第七十二章:玄位境
loading...

短暫的黑暗過去之後,洛生發現,自己置身在一處宏偉的廣場之上。


廣場極大,其中一片空地當中,錯落有致的分布著十餘處墓穴,而在這片墓穴上方的天空,則是有著點點明亮的繁星點綴。


此刻外界原是白天,而這裏,卻是處於夜幕降臨的狀態。


不僅如此,這片天地間的靈氣,至少是外界的十倍以上。


顯然,這所謂的聖殿,也是一處自成空間。


不過雖說名字叫聖殿,但實際上這裏就是一片大的墓群,青天學院曆代院長坐化之後,所遺留下來的墓群。


洛生並未急著做什麽,他四下看了一眼,發現敖大力和蘇傾城就在不遠處,不過他們好像暫時暈了過去。


洛生走上前去,將敖大力搖醒,後者悠悠睜開眼睛的同時,一旁的蘇傾城也是清醒了過來。


“沒事吧?”洛生問敖大力。


敖大力沒有說話,似乎還沒有回過神來。


洛生又看了一眼蘇傾城,遲疑了一下,問道:“你也沒事吧?”


蘇傾城搖搖頭,隨即微微一笑,道:“寒江孤影,江湖過客,有緣自會相見,這是你說的,看樣子,我們的緣分還未盡。”


洛生有些無語,他看了看遠處的墓群,問道:“你對這聖殿有了解嗎?”


“沒有。”蘇傾城很幹脆的答道。


聞言,洛生不免有些失望,蘇傾城臉上則是浮現出一絲無奈:“聖殿是青天學院內院的聖地,同時也是禁地,就連內部的人對這裏都不甚了解,我一個外人又怎麽可能知道些什麽?”


說到這裏的時候,她話語一頓,又道:“不過,聽雨樓的主人,曾經在內院修行過,而且還做過某一屆的天榜第一,所以他來過這裏一次,好像,收獲還不小。”


蘇傾城指向廣場上的那些墓穴,道:“我記得他提起過一次,他當年所獲的機緣,就在這些墓穴當中。”


“真是這樣?”


洛生眉頭一挑,不免感到有些詫異,按照正常人的想法,墳墓之處但凡有什麽機緣,必然是隱藏在墓穴當中,但,這裏畢竟是青天學院曆代院主坐化的地方,學院方麵,應該不會允許學員隨便進入曆代院主的陵寢吧?


想到這裏,洛生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其中一道墓穴之前。


“震陽院主之墓。”


六個簡潔的大字,卻是透著一股蒼勁之氣,在這座墳墓的周圍,有著一種奇特的空間波動在微微蕩漾著。


墳墓看上去雖小,但其內部,必然是別有洞天。


“震陽院主,似乎是青天學院的上代院主,記載中坐化於三百年前。”


一道白衣倩影飄來,蘇傾城望著墓碑上方的字,說道。


洛生遲疑了下,下一刻,便直接狠狠一拳朝著墓碑上方轟了過去。


如他所料,他的拳頭並沒有成功的落下,就在距離墓碑還有半尺左右的時候,便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擋住,無論他怎麽用力,他的拳頭都無法再向內寸進絲毫。


“至少也要中階通天境的修士全力出手,才有可能把這道防禦破開。”洛生思忖道。


“中階通天境……”


蘇傾城秀眉微蹙,盯了墓碑一會兒,忽然臻首輕點,道:“我明白了,史詩級別的天才難以出現,聖殿的存在,實際上就是為了天榜前五的那些人所準備的,能夠達到天榜前五,本身也是有著媲美初階通天境修士的戰鬥力,所以,這裏的防禦才會這麽強。”


說到這裏,她話鋒一轉,又搖了搖頭,道:“錯了,應該是正因為如此,這裏的防禦,才會這麽弱,否則一代院主的陵寢,又怎麽可能隻具備這樣的防禦力。”


“隻有最優秀的學員,才有可能獲得老輩院主留下來的機緣。”


洛生微微點頭,隨即苦笑道:“這麽說來,老輩院主的機緣,我們是不可能得到了。”


“那也未必。”蘇傾城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洛生道:“傾城小姐難道還有其他的辦法破開防禦?”


“這個倒沒有,不過,即便是正麵破開防禦,我想我們三人合力,也未必就完全沒有希望。”


她盯著洛生道:“畢竟,有洛生公子在這裏,什麽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洛生眼角一抽,隨即正色道:“傾城小姐如果真的這麽想,就實在是太看得起在下了,這裏的防禦以我的能力,是絕對不可能破開的。”


他這話倒也不是自謙的說法,這道墓碑之上的防禦,至少也要通天境中階修士的全力一擊才有可能將之打開,而且必須是通天境五六重天之上的強者。


以他現在的實力,即便是真的不計後果的將吞天訣靈氣徹底引爆,恐怕也是很難破開墓碑上的防禦。


畢竟通天境之間,每相差一重天,差距都會很大,尤其是到了中階之後。


聽到洛生這麽說,蘇傾城也沒有再多言,隻是說道:“好不容易進一次聖殿,如果得不到其他的機緣,隻是借助這裏的靈氣修煉十天,有些令人不甘啊。”


這話明顯是說到了洛生的心坎上,頓時便是讓他眼皮一跳,要知道,他向來都是賊不走空,能拿大頭就絕對不拿小頭。


眼前明擺著一處人尊境界的強者留下的機緣,可卻不能將之卷走,他確實非常的心癢難耐。


不過對此他也沒有什麽好的辦法,便搖了搖頭,到一旁坐下,開始煉化那火焱獸的妖丹。


如果將妖丹煉化,並且境界徹底突破到玄位境下極位,或許還能有著幾分機會。


見狀,蘇傾城也很懂事的沒有去打擾他,甚至同樣就在不遠處席地而坐,幫他留意著周圍的情況,杜絕任何擾亂他心神的事物出現。


這期間,敖大力也清醒了過來,聽蘇傾城說起此事,立刻上前對著那墓碑一陣狂轟濫炸般的猛擊,可惜,無論敖大力的拳勁多麽強橫,墓碑上那股無形的防禦力量,都是將之一絲不漏的盡數吸收了下去,就連一絲細小的波瀾,都是未曾激起。


連著轟了半天,他也是累得夠嗆,隻得盤腿坐下來,專心的吸納周圍那濃鬱的天地靈氣用於煉。


如此這般,五天的時間,便是匆忙而過。


五天之後,洛生方才悠悠睜開了眼睛。


此時此刻,火焱獸妖丹當中的靈氣,已經被他盡數的吸收。


並且借助這片天地當中濃鬱的靈氣,他的境界,已是真正的突破到了玄位境的下極位。


他有足夠的把握,此時此刻,要是再和那楚雲霄相戰,即便是不動用吞天訣靈氣,他也不會再出現絲毫的下風!


察覺到洛生這裏的波動,蘇傾城也是睜開了眼眸,這五天當中,她同樣是有所獲益,不過她本就是玄位境上極位頂峰的修士,短短幾天的修煉,顯然是無法讓她的境界有著什麽明顯的提升。


眼下,還在修煉狀態當中的,還剩下敖大力一人。


不過敖大力的境界是在靈海境後期,如果正常修煉,即便這裏的天地靈氣極為濃鬱,恐怕滿打滿算,十天時間也未必就能夠突破到玄位境,因此,洛生便運轉吞天訣,將這片天地其他地方的靈氣強行拉扯過來,而後將之全部打向敖大力所在的那片區域。


“好霸道的手段……他修煉的是什麽功法?”


洛生的舉動,蘇傾城自然也是有所察覺,當即她便暗吃了一驚,她生於名門,未至聽雨樓前,見識過的世麵遠勝南山帝國所有的同代修士,然而,就即便是以她的眼力,也完全無法看出洛生所修行的,究竟是什麽級別的功法。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