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一個來曆不明的小丫頭
loading...

這是一片陌生的天地。


天空是灰蒙蒙的一片,頭頂並無半點日光存在,四麵是各種姿態怪異的奇特灌木,長七短八的生長著,地麵幹枯而龜裂,周圍找不到一點生命的痕跡。


這片天地,都是透著一股令人窒息的壓抑之感。


“這什麽鬼地方?!”


敖大力揉了揉眼睛,盯著周圍發了句牢騷,他和洛生一起進的空間裂縫,因此被傳送到了同一個地方,眼下這裏除了他們兩人,再沒有其他任何一個人。


對此,洛生倒是沒有任何意外,這裏應該是青天學院以前的人尊開辟出的自成空間,當然是無法演化得和外麵一模一樣,想要達到和外界相同的那種地步,根本不是南山帝國的修士能夠做到的。


忽然,他目光一凜,隨即感知了一下丹田內的情況,發現丹田之中的金色靈氣雖然依舊還在,但卻無法再調動出來。


他不由得歎道:“我們的修為被禁錮了。”


敖大力愣了片刻,趕緊也查看了一番自己的情況,頓時氣得罵娘。


“這還搞個屁,失去了修為,還怎麽跟別人爭啊。”敖大力有些沮喪的說道。


洛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說道:“之前我還奇怪為什麽選拔賽的內容會這麽簡單,這就能解釋了,我想其他人肯定也和我們遭遇了相同的情況,倒是用不著擔心什麽。”


聞言,敖大力的神色這才有所緩和。


他捏緊了拳頭,對準腳下的幹裂大地狠狠轟出一拳。


一個一尺深的坑洞,出現在他的麵前。


“應該相當於元輪境七八重的修為。”洛生根據敖大力造成的破壞,沉吟了一下道。


敖大力點點頭:“你呢?修為還剩下多少?”


洛生遲疑了下,雷神仙體施展而出,頓時,一道道跳動的雷弧在他的身上彌漫開來,雖然不似之前那般強悍,卻也頗具威勢。


他同樣是對著地麵一拳擊出,一個比敖大力略深一些的坑洞,便是出現在視線之中。


“元輪境九重。”敖大力說道。


洛生收起雷神仙體,隨即抽出腰間的長劍,狠狠一劍對著遠處削出。


可惜,失去了修為,即便他對劍道的領悟極高,這一劍所造成的破壞也沒有超過他的一雙拳頭。


洛生從須彌戒中取出那對達到了中階靈器的銅錘,敖大力拿在手中掂了掂,苦笑道:“以我現在的狀態,拿著這錘子反而是累贅。”


無奈,洛生隻好又將銅錘收了起來。


兩人休整了片刻,這才對著不遠處的山林當中行去。


既然是獵殺妖獸,自然需要進山。


……


廣場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凝視著那仿佛廣寒仙女落凡塵一般的白衣倩影,很多的年輕人,都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自慚形穢之色。


玄清子從那高台上走下,目光喜悅的看著這道氣質出塵的白衣倩影,之前的嚴肅一掃而空,笑著道:“終於想通了?”


蘇傾城微微點頭,目光看著那倒映著鏡中影像的大鏡子,有些歉然的道:“玄長老,不知我還趕得上今年的招生大會麽?”


玄清子愣了愣,隨即擺手道:“幾年前我就說過,青天學院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隻要你願意,隨時都可以來,至於什麽選拔之類的,倒是完全不用了。”


此言一出,整個廣場上頓時嘩然。


許多因為遲到而未曾趕上這一次的招生大會的人,臉上紛紛露出無比氣憤的神色。


充斥著不滿的議論聲,迅速在廣場之上彌漫。


玄清子眉頭一皺,喝道:“都給我閉嘴!”


以他強大的修為,這一聲爆喝之下,頓時將那些議論之聲全部震散,所有議論者都是感到一陣恐怖的壓迫感像是泰山壓頂一般碾來,登時全部閉上了嘴,不敢在有任何的不滿流露出來。


等下方完全安靜後,玄清子方才淡淡的道:“並非是我故意開後門,隻是你們這些人,憑什麽與她相比?”


“我們怎麽就不能相比了?!”有人不滿的道。


玄清子冷笑了一下,並未答話,隻是看著蘇傾城微微點頭。


蘇傾城的神色有些無奈,不過聽得那些質疑的聲音,還是玉手一拂,頓時間,一張紫檀色的古琴,便是出現在她的手中。


“錚——”


她以手指輕輕的撥動了一下琴弦,一道飽含侵略性的琴聲便是響徹在空氣當中,登時震得那些發出質疑聲的人,渾身巨顫,身形不受控製的倒退而出。


這一手,頓時震得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包括那主席台上的幾名天榜強者,臉上都是不由自主的露出凝重之色。


一道琴聲便能達到這種地步,若是真的動手,她該有多強?!


“她好像……她好像是聽雨樓的傾城小姐!”


這時候,下方終於有人認出了她,因為她適才以輕紗遮麵,再加上真正見過她的人並不多,所以出現的刹那,並沒有人識破她的真實身份,此刻聽到琴聲,方才猛然驚覺過來。


“靈虛城聽雨樓……”


這一刻,下方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質疑和不滿之聲,靈虛城雖然比起南山帝國的首府天麟都城略有不及,但也是南山帝國十二座高級城池中名列前茅的大城市,而聽雨樓,更是靈虛城內舉足輕重的大勢力。


即便拋開這些背景,蘇傾城的修煉天賦,以及在琴道上的造詣,也一樣令人難望項背,光是青天學院的琴道宗師,便是數次想要邀她入學院,無奈她一直不為所動。


楚雲霄眼中帶著一絲絲無法掩飾的傾慕,走到蘇傾城身前,朝她做了一揖,道:“天榜楚雲霄,代替青天學院,向傾城小姐道聲歡迎。”


蘇傾城微微一怔,她對此人略有印象,因為每一次她在聽雨樓彈琴的時候,這人都必然會到場,更是數次想要邀她出去,不過都被她給拒絕了。


她點了點頭,回以一禮:“傾城謝過了。”


楚雲霄還想再說話,但蘇傾城的目光已不再看他,而是緊緊的盯著那古樸的大鏡子之中。


見狀,楚雲霄神色一僵,那玄清子在一旁,也是明白他心中所想,無奈搖了搖頭,說道:“回去吧。”


楚雲霄麵色突然陰晴不定,尤其是他剛剛想到某種可能,袖袍中的拳頭,忍不住狠狠的握了起來。


……


距離洛生和敖大力進入這片陌生的空間,已然過去了三天。


這片空間很大很大,導致洛生二人在這三天時間當中,竟然是沒有遇到一個同來參賽的學員。


不過這也正合他倆的心意,他們如今雖然是元輪境的實力,但是聯手之下,要斬殺靈海境初期的妖獸,也並不是什麽困難的事情,這三天以來他們倆已經擊斃了不下五頭靈海境初期的妖獸,隻是都沒有尋覓到半顆妖丹的存在。


洛生和敖大力坐在一堆篝火旁,不斷翻轉著手裏用樹枝穿著的一塊獸肉,獸肉在火焰的作用下,散發出令人食欲大開的香氣和滋滋的冒油聲。


“這片空間裏的妖獸數量應該很有限,依我看真正能產出妖丹的妖獸不會超過二百頭。”洛生一邊翻轉著烤得焦黃的獸肉,一邊說道。


敖大力愣了下:“那不是說這第一輪就要淘汰超過一半的人?”


洛生點點頭:“很有可能,畢竟青天學院是南山帝國的第一學府,要求很嚴格也是正常的事情。”


他看了一眼不遠處黑漆漆的密林,道:“等吃完了再進山轉悠一圈,看能不能獵到一頭有妖丹的妖獸。”


“沒問題,早弄完早出去。”敖大力大口咀嚼著獸肉,含糊不清的道。


洛生笑了笑,對於這幾天的一無所獲,他其實也有些無奈,畢竟並不是每一隻妖獸都能夠產出妖丹來,在靈海境修為的妖獸當中,妖丹是十分稀有並且完全隨機的,並不能通過妖獸的氣息來判斷它體內是否有妖丹存在。


所以這種事情,全憑運氣。


洛生將樹枝上的烤肉烤得完全焦黃後,便準備開吃,不過正在他把肉送到嘴邊打算咬下去的時候,附近的空氣中,突然響起一聲吞咽口水的聲音。


洛生目光一凜,立即拔出長劍,盯著不遠處的一處灌木叢喝道:“誰在後麵?!給我出來!”


見到洛生的姿態,敖大力也是立刻放下烤肉,眉頭緊皺起來。


“別,別殺我……”


這時,一個身高差不多隻有洛生腰部那麽高,紮著兩個漂亮馬尾辮的小女孩,從那灌木叢後麵慢騰騰的挪了出來,兩隻小手高高的舉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噙著淚花,小嘴一癟,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