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交手
loading...

在三十萬金幣這個數字之下,自然沒有人再繼續加價,雷吟功被那女子買下,很快,便開始了第二件寶物的競拍。


洛生直接起身離開了此處,看樣子今天想要有所收獲,怕是不可能了。


不過他走出紫雲宮沒多久,忽然腳步一頓,轉過頭去。


一名容顏清麗的女子站在不遠處,正是剛才那花費了三十萬金幣將雷吟功購買下來的人。


“姑娘有事嗎?”洛生有些奇怪的問道。


“公子似乎對這雷吟功有些興趣?”


那女子笑了笑,將一部卷軸拋向洛生。


洛生伸手接過,盯著卷軸看了一眼,眉頭微皺,道:“姑娘,你這是?”


“我姐姐特意囑咐我,將之送給你。”


洛生打量了她片刻,終於想起了她是誰,難怪剛才看著有一些麵熟。


這名女子正是白天在聽雨樓的時候,為蘇傾城伴舞的那四名女子中的一位。


洛生搖了搖頭,而後將手裏的卷軸推了回去,道:“替我多謝你姐姐,不過我跟她隻是萍水相逢,如此貴重的東西,我不能無功受祿。”


“公子既然是精通音律之人,胸中定有廣闊的天地,為何要糾結於一些世俗之物呢?”


洛生道:“先前傾城小姐相邀,我已經拒絕了她一次,若是此刻再收下她的東西,怕是有些不妥。”


那女子微微點頭:“是有些不妥,那不然這樣,幹脆你跟我去見見我姐姐吧,見過之後,再收下此物,不就妥當了麽?”


“這……”洛生眉頭微皺。


見洛生還是沒有爽快的答應,那女子不由得有些無奈,沒好氣的道:“我姐姐是靈虛城第一美人,又不是什麽洪水猛獸,難不成還能把你給吃了不成?”


洛生啞然。


不過最後,他還是同意了去見蘇傾城。


對方兩次相請,更是以重寶相贈,他要是再不給點麵子的話,就太說不過去了。


聽雨樓雖說是一處青樓,但當中的女子卻是真正的賣藝不賣身,和妓院完全不同,因此這裏也並不是每天都營業,如今便是處於關閉的狀態。


聽雨樓的後方,一處小院。


悠揚清雅的琴聲飄蕩在空氣當中,宛如天籟之音,那亭中坐著一名白衣女子,玉指輕撫琴弦,身上散發著一種聖潔之意,好似高山雪蓮一般,空靈若仙。


一曲罷,蘇傾城微微抬頭,望著那站在不遠處的洛生,黛眉一舒,道:“公子來了。”


洛生鼓了鼓掌,讚道:“姑娘的琴藝真叫人歎為觀止。”


他這話不是在故意稱讚對方,如果不摻雜其他的成分,單隻從琴藝上來說,蘇傾城絕對是他見過的琴道造詣最高的人之一,一曲《星落》,被她演繹得淋漓盡致,蕩氣回腸,便是比起當年天璿聖主獨奏時,也是相差無幾。


“公子謬讚了。”


蘇傾城微微頷首,隨即略作遲疑,忽然將臉上的輕紗揭去。


洛生迅速轉過頭去,見此情形,蘇傾城那清麗絕倫的容顏之上,不禁浮現出一抹愕然。


隻聽洛生說道:“傾城小姐,你兩次相邀,不知道是否有什麽指教?”


蘇傾城沉默了一下,說道:“這些年,我一直在等一個人,直到今天公子出現,我想,公子應該就是我要等的那個人。”


“傾城小姐言重了,我們隻是萍水相逢,甚至你都還不知道我姓甚名誰,如此便斷言我是你要等的那個人,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


蘇傾城道:“知音難遇,白天跟公子合奏,我已經能夠肯定這一點,可公子卻如此抗拒傾城,到底是什麽原因呢?”


她的話語中,有著一絲絲的無奈,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天才俊傑拜倒在她的裙下,她都從來不曾垂青一人,今日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讓她願意與之相交的人,對方卻像是對她完全不感興趣似的,甚至直接轉過頭去,都沒有看她一眼。


她長時間戴著麵紗,其實除了不想太惹人注目之外,還有一個原因便是,唯有她認定的男子,才能夠見她的樣子。


“我……是一個傳統的人。”洛生遲疑了一下說道。


蘇傾城有些錯愕,隻得重新將麵紗掛上,方才說道:“公子可以轉過身來了。”


洛生回過頭,望著亭中的蘇傾城,道:“多謝傾城小姐理解在下。”


蘇傾城無奈,道:“公子可真是個奇怪的人。”


她話語落下,又說道:“公子能不能再跟傾城合奏一次《星落》?”


“傾城小姐似乎很喜歡這首曲子?”洛生並未馬上答應,而是如此問道。


“若說是喜歡這首曲子,不如說是……”


她說到此處,忽然頓了頓,看向洛生:“公子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好吧。”洛生點頭。


蘇傾城這才展顏一笑,玉手一拂,一張古琴便從須彌戒中飛出,落在洛生的麵前。


“這次由傾城來起音。”蘇傾城看著洛生說道。


她以玉指勾動琴弦,一個個柔和的音符,從古琴中徐徐飄出。


但跟白天不同的是,這一次蘇傾城的琴音當中,透著一種說不出的魔力,落入洛生耳畔,頓時令其心中一凜。


對方這是要試探他的修為呢。


他當即拂動琴弦,一股霸道的琴音頓時傳出,將那些從四麵八方湧動而來,如同水波一般的音階震散。


蘇傾城每一次拂動琴弦,都有一道強大的音波向著洛生襲來,隨著洛生一次次的將她的攻擊抵擋而下,蘇傾城彈出的琴聲也越來越淩厲,讓洛生都不得不鄭重對待,在那強烈的琴聲攻擊下,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


“雪落千寒!”


蘇傾城一聲輕叱,玉指猛然疾動,一道可怕的琴聲頓時從她的玉指間飛出,帶著一種冰寒的氣勢壓迫而來,琴音未至,光是那股冰冷的氣息,便讓洛生的頭發上、肩膀上,都是瞬間結出了一些細小的冰屑。


洛生目光一凝,這道琴聲格外強大,就算是玄位境下極位的修士,一個不慎恐怕也會被斬殺。


蘇傾城打出這一道琴聲之後,立刻也後悔了,她看得出來,洛生的境界應該是在靈海境和玄位境之間,差不多是半步玄位境的樣子,這實力雖然相當不弱,但若是想要接下她這一招,也是極難的事情。


她正要起身相救,身形卻突然一頓,隨即睜大雙眼,盯著那正在快速掃動琴弦的洛生。


洛生以霸道的琴聲相迎,雖說被她的琴音逼得節節敗退,但最後,卻是硬生生的將之給抵擋了下來。


她本身就是玄位境上極位的修士,一手琴音攻擊更是出神入化,僅僅隻是憑借琴聲,她就曾經戰敗過一名同境界的修士。


見到洛生竟能接下她這一招,她的心中自然十分驚訝。


“傾城小姐,你下手要是再重點,我可就真沒命了啊。”


望著蘇傾城,洛生頗為無奈的說道,他的琴音雖然不弱於對方,可前者的境界卻要比他高出許多,何況他並沒有修煉過任何琴音戰技,剛才憑著琴音強行接下對方的攻擊,已經給他造成了一些頭暈目眩之感。


蘇傾城俏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歉然之色,說道:“抱歉,剛才一下沒有收住手,你……你沒什麽事吧?”


“還好。”


洛生搖了搖頭,他也知道蘇傾城並不是故意對他下重手,不過要是他的修為還停留在一個月前,剛才怕是真的危險了。


現在嘛,雖說他有些落入下風,但,還不至於被這一道琴音就給擊潰。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