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藏寶圖
loading...

在洛生二人離開鑒寶閣後,三樓上的年輕男女,頓時發出不屑的嘲笑聲。


“那小子可真是不識抬舉,剛才要不是萱姐出言相助,他現在恐怕已經被楊文宇打斷一條腿了。”


“就是,看他身旁有美人跟隨,還以為多少會有點能耐,沒想到,也是個中看不中用的貨。”


“那楊文宇在黑陵城的霸道,是出了名的,我看這事兒不會就這麽完了。”


聽著身旁那些貶低洛生,討好自己的聲音,趙靈萱的目光也是微微一動,睫毛輕顫,按照她對楊文宇的了解,後者必然還會再找洛生的麻煩,不過,她卻並不打算再一次出手相助,甚至都沒有去提醒一句。


這樣的年輕人,自認為有點天賦,便傲氣衝天,將誰都不放在眼中,有人去殺殺他的銳氣也是極好的。


離開鑒寶閣沒多久,洛生就發現自己被人跟蹤了。


但他沒有在意,以他現在的實力,靈海境之中,恐怕還沒有人能威脅到他,即便是玄位境下極位的修士,他也能放手一戰,當然,暫時隻局限於黑陵城內。


“剛才那些人好像在偷偷跟著我們?”


走出一段距離後,令狐詩雨也發現了不對勁兒,不由問道。


“嗯,幾隻阿貓阿狗。”洛生平靜的說道。


令狐詩雨點了點頭,不再多言,洛生引著她,不但沒有往人多的地方走,反而是向著一些偏僻的小道方向行去。


見狀,一直在後方緊隨的楊文宇,也是冷笑了一聲。


畢竟這光天化日的,要是直接出手,難免是會造成一些麻煩,可若是到了僻靜的地方,想怎麽收拾那小子都再無顧忌了。


關鍵是他身旁的那個女子,實在是個極品尤物,這讓愛美如命的他見到了,怎能輕易放過?


洛生七拐八拐,鑽進了一條小巷當中,而後直接停下,坐在了一旁的石階之上。


楊文宇帶著幾名隨從走進小巷的時候,看到坐在石階上的洛生,也是一愣。


他幾乎都懶得去管洛生,直接走向了令狐詩雨,笑著道:“這位姑娘,在下是黑陵城楊家的人,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與你交個朋友。”


“抱歉,我沒有興趣。”令狐詩雨冷冷的道。


楊文宇歎了口氣,看向身後的一眾隨從,佯裝失望道:“這姑娘不理我,可是我又喜愛美人心切,你們說,這該如何是好?”


那幾名隨從平日間都是跟著楊文宇在外橫行霸道慣了,聽到這話,臉上紛紛露出yin蕩的笑容,異口同聲的道:“當然是把她給搶回去!”


“雖然沒有風度,可也隻能如此了。”


搖了搖頭,楊文宇哈哈一笑,直接一把抓向了令狐詩雨。


可是他的手還未伸出去多遠,一隻強有力的手便橫在了他麵前,一把扣住他的手腕。


“小子,勸你識點相吧,我現在還沒沒打算收拾你,要是等會兒我玩的開心,沒準就放你一馬了。”楊文宇看著出手的洛生,緩緩搖頭道。


話語落下,見洛生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他的臉上也是迅速爬上一抹凶殘,手中折扇直接橫擊了過去,帶著呼呼風聲,轟向洛生的麵門。


這折扇實際上是一把低階靈器,可見楊文宇的出身的確不凡,隨時隨地都有靈器在手。


若是換成另一名靈海境中期的修士,楊文宇這一擊之下,必然會將他打得腦漿迸裂。


然而洛生的速度快如閃電,他微微偏頭,折扇的攻擊便被他輕易的躲過,同時,掐著對方手腕的那隻手猛的一用力,直接將楊文宇的手腕捏斷。


“哢嚓——”


空氣中傳來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


楊文宇是個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哪裏忍受過這樣的疼痛,骨頭被人強行擰斷,那種劇痛直接是令得他殺豬一般的嚎叫了起來,額頭上湧出豆大的汗珠,看起來無比的慘烈。


洛生聽得厭煩,又是一記掌刀,狠狠劈在他的頭上,隻聽砰的一聲,楊文宇直接仰麵朝天倒了下去,也不知死了沒有。


這一切就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他的那些隨從們,一瞬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少爺!”


等他們反應過來後,連忙朝著衝了過來,各自的神色驚恐到了極點,要是楊文宇有什麽閃失的話,他們這些人,恐怕一個都活不了。


洛生拔出長劍,朝前一掃。


可怕的劍光頃刻間呼嘯而出,駭得這些隨從觸電般的後退,但即便如此,他們仍舊受了不同程度的傷,有兩人,更是直接被劍氣斬下了雙手。血流如注,噴濺得到處都是。


“平日裏欺橫霸市,今天算是給你們一點教訓,下次就沒這麽輕鬆了。”


長劍回鞘,洛生冷冷的說道。


說完,他牽著令狐詩雨,直接掠上屋頂,幾個閃身便迅速遠去。


“楊家在黑陵城的勢力應該不小,咱們稍作停留,估計就又得走了。”到了一處安全之地,洛生頗為無奈的說道。


令狐詩雨俏臉微紅:“都是我惹出來的麻煩……要不然我去買個麵具,把樣子遮掩起來吧。”


“沒必要,這種不長眼的東西不用慣著他。”朝她投去一個別在意的眼神,洛生摸出之前在鑒寶閣購買的那枚玉片,對著天空,眯起眼睛仔細的看了起來。


“這玉的材質並不好,怎麽你好像很在意的樣子?”令狐詩雨問道。


“你好好看看。”洛生將玉片遞過。


不解的接過玉片,盯著裏麵的那些血色紋路看了一會兒,令狐詩雨的表情逐漸變化起來,道:“這是一幅地圖?”


“應該是一幅藏寶圖,就是不知道,是什麽地方的藏寶圖。”洛生點頭道。


令狐詩雨思索了片刻,突然把玉片橫向翻轉了過來。


“側麵有字!”她驚道。


洛生一愣:“什麽字?”


令狐詩雨蹙起眉頭看了一會兒,搖頭道:“這好像不是現在的文字……我看不明白。”


洛生拿過玉佩,從側麵朝裏看了進去,看清楚上方的文字過後,他的眼神中,不禁露出一道喜色。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