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玉片
loading...

洛生循聲望去,說話的人,正是昨日在客棧見到的那名趙家女子。


她立於三樓之上,昨日那俊秀男子雖然不在,不過此刻她也並非獨自一人,身邊還有年輕幾名男女,皆是氣質不凡,衣著華貴,明顯都是世家子弟。


洛生點了點頭算是回應,卻並未開口,他對趙家的人並不感冒,昨天也隻是動了惻隱之心才會出手救下那個叫茵茵的小女孩,並不想跟他們有什麽交集。


見狀,趙靈萱也沒有再與他搭話,雖然昨天這人救了茵茵,但他身上那股傲慢的感覺,卻讓她十分不喜。


她卻沒有想過,原本就是她們自己禮數不足,才會令得洛生如此。


“萱姐,那男的是誰啊?你好心跟他打招呼,他居然敢用這種態度對你?”


趙靈萱不遠處,一名錦衣男子盯著樓下的洛生,有些不悅的問道。


趙靈萱淡淡道:“昨晚茵茵從城外回來的時候,有個暗月門的殺手想綁架她,是他幫忙阻攔了殺手一下,所以趙家欠他一個人情。”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他敢這麽目中無人。”那錦衣男子恍然大悟。


“哼,那又怎樣?一碼歸一碼,這小子的態度太讓人不喜了,要換成是我,非得教訓他一下不可。”另一人說道。


“算了,反正以後應該也不會和他有什麽接觸了。”趙靈萱道。


聽到她的話,眾人這才閉嘴。


洛生並沒有注意到三樓上的談話,即便聽到了估計也隻會搖頭一笑,他現在心裏想的,全是能不能在這尋覓到一些有用材料的事兒。


第一層雖然都是散戶在擺攤售賣物品,但洛生還挺喜歡在這些地方轉悠,因為哪怕是再不起眼的小攤位上,有時候也會發現寶物。


洛生的目光,被一枚躺在角落中,差不多有巴掌大小的半透明玉片吸引了過去。


他拿在手中,仔細的看了看。


這玉並不是什麽好玉,顏色十分駁雜,在玉片當中,摻雜著一些血紅色的紋路。


盯著紋路看了片刻,他忽然一怔,這些紋路,全部拚湊在一起的模樣,居然是一幅地圖?


但凡是使用紙張之外的載體記錄下來的地圖,大多都是為了繪製取得某些特殊物品而存在的線路,這麽做的目,自然是掩人耳目。


換句話說,他手中的這枚玉片,很可能是一幅藏寶圖。


洛生不動聲色的將玉片放下,而後,又從攤位上隨便拿了幾樣東西,這才問道:“這些一共多少錢?”


“一千枚金幣。”


那老頭露出滿口黃牙,笑著報出一個價格。


洛生並未還價,直接將錢付了。


然而就在他準備伸手去拿那玉片的時候,忽然另一隻手先他一步,猛地將玉片搶了過去。


洛生的目光立即陰沉了下來,轉過頭,冷冷盯著那手持折扇,作公子打扮的年輕男子。


“這東西我要了。”


那手持折扇的男子笑了笑,丟出一枚沉甸甸的錢袋。


老頭露出一絲為難之色,說道:“這位客人,剛才這位公子已經先把錢付了……”


“裏頭是三千枚金幣,這事兒你別管了。”折扇男子淡淡道。


聞言,那老頭吞了口唾沫,立即閉上了嘴,迅速將錢袋收入自己懷中,又將洛生給他的一千金幣遞了回來,道:“不好意思啊公子,剛才你選的那幾樣東西,就算我白送給你的。”


“你這人怎麽能這樣?明明是我們先來的!”令狐詩雨黛眉一蹙,不悅的道。


老頭有些尷尬,洛生擺擺手,讓令狐詩雨不要再繼續說下去,而後看著那折扇男子,平靜的說道:“把玉放下。”


折扇男子上下打量了一會兒洛生,笑了笑說道:“憑什麽?這玉可是我掏錢買的。”


說著,他把玩了一下手中的玉片,又看了一眼洛生身旁的令狐詩雨,眼神中頓時湧出一絲狂熱,道:“除非這位美人開口,我便把玉讓給你。”


令狐詩雨雖然不知那玉片是什麽,但她隱隱感覺,洛生其實就是衝著那玉片去的,當下便準備說話。


可她還沒張口,洛生便用眼神阻止了她,緊接著盯著折扇男子,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把玉放下。”


這一次,折扇男子的目光中,明顯閃過一道殺意,沉著臉說道:“小子,居然敢跟我搶東西,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此言一出,他身後那幾名隨從立刻圍了上來,虎視眈眈的盯著洛生。


這幾名隨從都是靈海境後期的修為,折扇男子同樣也達到了這個級別,從表麵上看,似乎隨便一人就能輕鬆將他給收拾了。


就在雙方針尖對麥芒的時候,一道倩影忽然從三樓上飄然落下。


“敢在鑒寶閣鬧事,楊文宇,你們楊家做事情,可真是肆無忌憚啊。”


說話的人正是趙靈萱,此刻,她神色微沉,盯著那折扇男子,語氣十分不善的說道。


她的眼神帶著一種審視,注視著對方的雙眼,似乎是想從對方的眼睛裏看出某些東西。


後者瞳孔微縮了一下,隨即恢複正常,道:“隻是公平競拍罷了,我出的價錢更高,這東西自然應該歸我所有。”


說著,他看了一眼攤主,道:“你說是吧?”


攤主幹笑了一下,卻沒敢說話。


趙靈萱盯著攤主,冷冷的道:“若是做買賣都像是你這般,將來誰還會到鑒寶閣來買東西?從今天開始,不許你在此擺攤!”


聞言,那攤主頓時神色慘變,差點沒哭出來。


趙靈萱沒有理會他,又盯著楊文宇道:“還不把東西拿出來?”


後者咬了咬牙,神色一陣變幻,最後終究是將玉片放了下來。


原本他也隻是看中令狐詩雨的美色,不滿洛生居然有這等美人相伴,所以才故意過來整這麽一出,想讓洛生丟臉罷了。


但如果因為這種事和趙家針鋒相對,那就太不值得了,畢竟,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們走!”


楊文宇揮了揮手,便帶著幾名隨從離開了鑒寶閣。


趙靈萱盯著他的背影看了很長時間,才慢慢收回目光。


隨即,又望著洛生,淡淡的道:“沒什麽事吧?”


洛生搖了搖頭,收起玉片,道:“多謝了。”


說完,他便再不多留,直接帶著令狐詩雨走出了鑒寶閣。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