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拍賣開始
loading...

說到後來,懸空殿主話語中的意圖已經十分明顯,他就是看準了洛生的來曆不凡,故此想要狠狠的宰他一頓。


洛生自然聽出了他話裏話外的意思,不由得在心中暗罵了一句,這個家夥知道他背靠中央帝國,無法從明麵上對他做什麽,但又想要在他的身上實現利益最大化,故此才會說出這樣耐人尋味的話來。


不過洛生是何等人物,又怎麽會被他三言兩語便給套住?當下他隻是微微一笑,沒有流露出絲毫其他的情緒,平靜的說道:“殿主隻怕是誤會了,我這個人從來隻喜歡絕色美人,近日碰巧路過此處,得知兩天後將有一場拍賣盛會,故而來此一看,既然殿主是這般態度,那我想這場交易也沒有必要在進行下去了,還請將那戰技歸還於我,我這就離去了。”


“嗯?”


懸空殿主眉頭微微一皺,目光盯著洛生看了一會兒,企圖從他的眼神當中瞧出一些端倪,但盯著他看了半晌過後,卻仍然是一無所獲,對方的眼神就像是一扇不可探視的深淵,即便他修道數百年,也絲毫無法覺察到洛生內心的想法。


最後,他終於敗下陣來,卻沒有將那戰技歸還,而是笑著說道:“洛小友勿怪,隻是此事確實充滿了不確定性,畢竟拍賣會當場,隻要能夠拿出足夠的靈髓或者等同價值的天材地寶,誰都可以參與進來叫價,你提供的戰技雖然很珍貴,但也未必就一定能夠壓得過所有出價的人啊。”


洛生冷笑:“既然如此,那還是算了吧!”


懸空殿主神色一滯,隨即又是一聲幹笑,說道:“洛小友先別著急,我話還沒有說完,雖然拍賣場上充滿了不確定性,但我想洛小友所提供的這套戰技的價值,應當是再沒有任何出價者能夠比得上,這一點,你大可以安心。”


洛生依舊未曾答允,眼皮抬也不抬的說道:“罷了吧!我剛才仔細想過了,區區大嶺城,恐怕也難以出現什麽真正的絕色美人,我這卷軸的價值你再清楚不過,現在想來,我將它拿來出價,實在是一件極度愚蠢的事情,此事就此作罷,不要再提了!”


懸空殿主這下徹底敗下陣來,連忙說道:“這個你卻是想錯了,這大嶺城雖然比不得中央帝國,但能夠用來拍賣的女子,那自然都是世間少見的美人,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帶你過去看看。”


聞言,洛生心中一動,表麵上仍然不動聲色,隻是冷笑了一聲。


見狀,懸空殿主直接從王座之上走了下來,在前方引路,要帶洛生去看一看他口中的絕色美人。


洛生自然樂得跟他一起,二人穿過層層疊疊的機關暗道,最後終於在一處地牢之前停了下來。


洛生的目光朝著裏麵瞟了一眼,果然是見到,那身穿赤紅戰甲的趙沉魚躺在地牢的角落當中,雙眸緊閉,似乎正處於昏迷的狀態。


這個狀態的趙沉魚令得洛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一旁的懸空殿主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忙說道:“這女子被我們發現的時候是在一處荒郊野外,似乎是精疲力竭了,發現的時候就處於昏迷狀態,這幾天醒了幾次,又昏睡了過去,但我們懸空殿從未動過她,但凡隻要是要拿出來拍賣的女子,我們懸空殿絕對不會提前染指,這一點,你可以完全放心。”


洛生微微點頭,對方的話,讓他心中稍稍鬆了一口氣,這正是他最擔心的一點,但眼下看趙沉魚的裝扮,似乎的確沒有人對她動過手腳,否則衣物不會這般完整。


為了避免被懸空殿主下套,洛生並沒有表現出太感興趣的樣子,隻是笑了笑說道:“的確是一位少見的美人,但我那卷軸的價值也絕對夠買下她了,我並非沒有見過絕色女子,這個價格,不會有人比我出的更高。”


懸空殿主點頭附和,他自然不想得罪洛生這個大客戶,畢竟那卷卷軸,對於他而言都是一件了不得的珍寶,因為東荒域沒有天級之上的戰技,故而這樣等級達到了天級上品的戰技,便算是世間最強大的一係列戰技了。


更何況,洛生提供的卷軸還是集合攻防為一體的煉體戰技,更加難能可貴。


逗留片刻之後,二人一同回到了大殿,洛生倒也沒有再表現出要離開的意思,懸空殿主會意,立即派人安排洛生住進了他們的貴賓樓,告訴他,兩天過後,拍賣會開始之前,會有人前去請他。


至於那卷卷軸,懸空殿主倒也十分爽快的暫時還給了洛生,因為知道他背景強悍,因而不可能像是對待其他人那樣隨便。


若換成是一名普通的化龍秘境修士攜寶來找他談判,三言兩語談不攏,隻怕他就已經強行動手了。


而對於洛生,他自然不敢如此。


兩天時間轉瞬即過,在這兩日當中,懸空殿主數次來到洛生居住的宅邸,生怕他提早離開,直到拍賣會開始前一刻,他才終於放下心來。


而拍賣會開始的地點就在懸空殿以西不遠處的一處拍賣行之中,平日間很少啟用,而一旦啟用,便是會用來拍賣一些了不得的東西。


上一次啟用這裏,還是三年前拍賣一件超階靈器級別的法器,那一次吸引了整個大嶺城的修士前來,甚至大嶺山脈當中都有不少強者聞訊趕來此地。


此外便是眼前這一次。


要說人數的多少,隻怕這一次比起上一次還要更甚,畢竟上一次拍賣的東西是一件靈器,最終的獲益者隻能是最後取得它的人,而其他人都無法占到什麽光,但這一次,壓軸出場的是一名絕世美女,就算是最後無法到手,過過眼癮也是極為不錯的,不少人都是抱著這樣的心思趕到這裏。


因此,這個足以容納上萬人的三層拍賣廳,也是顯得十分擁擠不堪。


剛開始拿出來拍賣的都是一些比較普通的物件,雖然有的價值也不小,但叫價的人終歸不多,直到一個時辰過去,當一株五千年份的玄空草出現在拍賣台上過後,現場的氣氛才終於被調動了起來。


因為對於任何一個化龍秘境的修士而言,這個年份的玄空草都具有非常強大的功效。


即便是洛生,也是略有些異動。


不過斟酌了片刻,他還是放棄了,一是他現在有些囊中羞澀,沒有什麽東西能夠拿出來競拍,二是他目前的修為方才化龍第一變,如果過早的接觸玄空草,反而會降低在它這個層次當中的功效,未必是一件好事。


最終,這株玄空草被一名相貌陰柔的男子以五萬靈髓的價格拍下。


這無疑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數字,即便是掏空了一名覆雨境的人尊強者,都未必能夠拿得出這麽恐怖數量的靈髓。


故而,那名陰柔男子的身份,也是引起了諸多修士的猜測,畢竟那人麵生的很,似乎並未在這大嶺城內見過。


洛生對此人並沒有什麽興趣,他的目的隻是為了救下趙沉魚,至於其他的,他倒是懶得理會。


然而過了沒多久,他卻是感覺到一股窺視的目光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隨即謔的轉頭,朝著那目光傳來的方位看了過去。


那陰柔男子正麵帶笑容的看著他,從他的眼神中其實看不出什麽特別的情緒,但卻令得洛生本能的感到有些不舒服。


“此人有些麵熟。”


洛生心中暗道,細細思忖了片刻,總覺得他在什麽地方見過那人,但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來,隻是隱隱覺得熟悉。


拍賣還在繼續,當然後麵拿出來的東西也已經所剩無幾,畢竟五千年份的玄空草都出來了,還能有多少寶物的價值能夠勝過它?


實際上,之後再出現的寶物,價值頂多也就是與那玄空草相仿,隻是功效各不相同,因此也是引發了不小的競價熱潮。


又是一個多時辰過去,當整個拍賣會進行到差不多三個時辰的時候,懸空殿主終於走上了拍賣台,將原本的拍賣師替了下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這一刻匯聚在了一起,現場的氣氛也在這一刻達到了頂峰,畢竟很多人來這裏的目的,就是等待著這一刻。


懸空殿主微微一笑,伸手向前按了按,示意大家安靜,而後說道:“我沒有太多要說的,想必大家都已經知道,這最後一件用來拍賣的物品不是什麽天材地寶,也不是什麽靈器法器,而是一名絕色美女,但這一次拍賣的規則與之前不同,我懸空殿不接受以靈髓作為競價物,隻接受以物換物,而且必須是極為珍貴的天材地寶,否則將不能參與競價。”


此言一出,現場頓時響起不少唏噓聲,不過仔細想想也本該如此,此前的玄空草已經拍出了五萬靈髓的天價,這名絕色美女壓軸出現,若是還用靈髓叫價,價格必然會更高,無疑很難成功拍賣,唯有以物換物,才是最合適的交易方法。


“現在開始出價。”


懸空殿主說完,招了招手示意身後的人,將一名被鐵鏈牢牢捆綁起來的女子帶上了拍賣台。


當洛生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眉宇間不由得閃過一抹怒色,雖然他和趙沉魚並沒有什麽特殊關係,但看到這樣的情況,仍然是讓他內心大為光火。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