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趙沉魚的消息
loading...

“你說什麽?!”


這一刻,神君的表情刹那間凝固在臉上,雙眼之中透出刺目的神光,他有些不能抑製自己的情緒。


畢竟這個境界,他早已為之追逐了數百年。


或許在整個東荒域,都沒有什麽人能夠理解他對於這個境界的那種強烈渴求,世人都認為他已經完全超脫,然而隻有他自己才知道,隨著數百年前他的修為止步,對於實力的向往,早已一日更比一日濃鬱。


他的天資極高,且實力也足以真正的衝擊皇者之境,但卻受製於這天地間的規則,不能讓他飛躍到另外一個層次上,這是他心中抹不去的遺憾。


數百年來,他上擊九天,下探九幽,隻為了尋找那可能根本不存在的成皇契機,但無論他怎麽努力,都是一無所獲。


直到最近,他方才在天池絕地之底再度體會到了那種實力上漲的感覺,這令他無比喜悅,但隨著十數日的修煉過去,他也是明白,那個地方依然無法讓他真正的突破到皇者之境。


可眼下洛生,卻是給他帶來了一個這般驚人的消息。


若換成是另外一人,神君或許根本不會對此事抱有一絲幻想,然而從洛生的口中道出,卻是令他那沉寂的內心,生出了一種強烈的希冀。


對於神君的激動,洛生自然理解,當年他修煉之時也曾經遇到過瓶頸,深知這種絕望當中突然看到了一絲希望的興奮。


他道:“前些時日,我去了一趟月城舊址,在那舊址當中發現了一些不一樣的天地規則,或許能夠使神君跨過那道坎。”


神君畢竟也非尋常修士,此時已經從興奮和激動當中平靜了下來,不解的道:“數年前我曾經去過那裏,基本上走遍了月城所有的角落,但卻沒有什麽收獲。”


洛生解釋道:“昔日的月城龍家內部,便是存在著太虛神界的一縷規則之力,當初月城大劫,陣法破碎,但卻沒有完全失效,所以神君當年前去那裏的時候才會一無所獲,而眼下,那陣法卻是徹底消散了。”


聞言,神君目光微凜:“月城大劫的製造者便是隱匿在這東荒內的魔族,如果他們也察覺到這一點的話……”


“這便是我這麽著急要找到你的原因。”


神君微微點頭,道:“此事關係重大,既如此,我便要立刻動身前往月城了。”


“我也是這個意思。”


洛生點頭道。


神君凝視著洛生,忽然說道:“我知道你或許有著驚天動地的來曆,我的這點實力在你看來或許不值一提,但我依然想說,隻要我還在世一日,便絕不會讓得你在這東荒出現半點意外!”


“謝了。”


洛生笑了笑,對此並沒有說什麽,若換成其他人,聽到神君這般許諾,隻怕睡著了都能笑醒,但對於他來講,心中卻是沒有什麽波瀾,甚至內心反而是微微歎了口氣,深感自己境界低微,真的必須要加緊提升實力了。


像是知道他內心的複雜情緒,神君拍了拍他的肩膀,沒有再做更多的言語,將洛生帶到一處安全的地域過後,又以造化玄功為其療傷,持續了一天一夜,總算將洛生引爆吞天訣靈氣產生的重傷恢複了五六分,便是再無繼續恢複的辦法,想要完全痊愈,隻能依靠時間。


一番療傷過後,神君的神色也是略微有些發白,他的內心再度感到一種驚訝,一名普通的化龍第一變的修士,若他親自出手為其療傷,必然能夠令其在短時間內便徹底恢複,但針對洛生這一日一夜的療傷,卻是令他消耗了許多的功力,若非他修為高深通玄,隻怕還真會因為這次療傷而陷入虛弱狀態當中。


饒是如此,他想要徹底恢複功力,隻怕也得數日苦修才可。


神君動身向著月城而去之後,洛生也是踏上了歸程,眼下五行靈體已經出現了三位,若是再找到兩位其他的五行靈體,便可造出一個神體來。


雖然神君此前跟他分析了一下其中的利弊,但洛生卻並不這般想,在他看來,若是讓魔族將五行靈體湊齊,隻怕不會顧及這五人的性命安危,強行提取靈力,所以他隻有在這之前將其他的兩位靈體找到,他日才有與對方談判的資本。


洛生並非是什麽悲天憫人的聖者,他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全是因為顧及蘇傾城安全罷了,若非如此,他才懶得繼續插手這件事,直接等到魔族將五行靈體湊齊便是,畢竟他們若是能夠打開通往這個小世界之外的屏障,對於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洛生再一次回到大嶺城,此前嶺北五煞被殺的事情已經基本揭過,畢竟那五人雖然實力不弱,但在這片地區畢竟算不上頂級強者,他們的死亡,隻是傳揚了兩三天便無人提起。


反倒是擊殺他們的洛生,此刻已經在大嶺城內傳的沸沸揚揚,畢竟能夠以初階化龍秘境斬殺五名實力遠勝於他的強者,這在整個大嶺城的曆史上都是從未有過的事。


甚至放眼東荒,這樣的事情也極少出現,唯一有記錄的一次便是在神君年少之時,曾經以一己之力擊斃了五名比他高出數個小境界的強者。


再結合洛生此前的種種戰績,此刻一些修士,甚至已經將洛生視作了少年時代的神君。


因此,洛生一入大嶺城,便有諸多修士聞訊趕來,其中自然有許多人是真的為了與其結交一番,但也不乏單純來看熱鬧的,畢竟大嶺城是一處混亂之地,大多修士都是兩手沾滿鮮血的滾刀肉,這樣的人,很難將其他人放在眼中。


洛生對此不勝其煩,很想就此離去,但想到這正好是一個打聽趙沉魚下落的好機會,便忍著不耐沒有立刻就走。


沒有想到,他這無意之舉,卻是意外的令他發現了一些線索。


他從一名修士的口中聽到,三天過後,作為大嶺城頂級勢力之一的懸空殿,將會在城中舉辦一場拍賣會。


而用來拍賣的物品,並非是什麽了不得的兵器或者其他天材地寶,而是一名女子。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