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潛入天池底部
loading...

見他從始至終都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樣子,絲毫沒有麵對人尊強者的那種尊敬和拘謹,四人也是暗暗又將洛生高看了一分。


回到岸邊過後,洛生本來正欲離去,卻忽然想到,眼前的幾人都非凡俗,說不定曾經在此處見到過神君的蹤跡,於是便走上前去詢問了一番。


聽到洛生提起神君之名,幾人的神色再度巨震了一下,那看向洛生的目光已經不能用驚訝來形容,隨即,那名苦修士打扮的覆雨境人尊強者十分謹慎的道:“不知小道友和神君大人是什麽關係?”


“沒什麽關係,不過我有要緊的事情需要尋他。”洛生道。


聞言,那苦修士點了點頭,這才說道:“前幾日我在這天池附近見過神君,但隻是匆匆一麵,他老人家似乎有事在身。”


“他去哪兒了?”洛生忙問道。


這名苦修士指了指麵前那藍得有些發黑的湖麵,道:“就在這天池之中。”


這個答案有些出乎洛生的預料,但他終於是鬆了口氣,他最擔心的就是久尋無果,眼下既然已經知道神君的去向,情況無論如何也比之前要好得多了。


洛生走到岸邊,看著眼前那一汪深不可測的湖水,心中也是有些打鼓。


畢竟他的吞天訣才修煉到第四層,還不知道能否抵擋得住這湖中的力量。


此前他可是親眼看見,那名高階化龍秘境的修士跌入湖中的時候,瞬間就被湖水給徹底吞噬了。


他雖然肉身強大,而且修有至聖功法,但畢竟境界低微,就算比此前那名被湖水吞沒的修士強,恐怕也強得十分有限。


察覺到洛生目光有異,那名修為達到了覆雨境的苦修強者嘴唇不由得動了動,隨即忍不住問道:“小道友是想下去?”


“嗯。”洛生點頭。


聞言,前者頓時搖了搖頭,而後說道:“這湖水中的力量,就算是我,抵擋起來也十分吃力,我建議小道友還是就在這裏耐心等候,或許神君過不了多久就會現身。”


聽到他這麽說,洛生便也沒有貿然下水,而是先用神念對著湖水當中釋放出一道訊號,希望神君能夠接收到,並加以回應。


然而,這湖水卻具備著一種奇異的力量,洛生的神念在觸及到它表麵的一瞬間,便是直接被徹底侵蝕,中斷而去。


見狀,洛生吸了口氣,隨即運轉吞天訣靈氣,將自己的丹田牢牢護住,縱身一躍便跳入了湖水當中。


岸邊,幾名人尊級強者均是瞳孔緊縮,而至於那些化龍秘境的修士,更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那被激蕩出水花的湖麵,片刻後,全都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


“這小子……不要命了……”


……


洛生入水過後,立刻感到一種恐怖的腐蝕力從四麵八方朝著他衝撞而來,瞬間爬滿了他的全身,若非他提前以吞天訣靈氣將全身包裹了起來,恐怕下場便會和此前那名落水的修士一般,瞬間被融化消失。


饒是如此,他也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吞天訣靈氣像是一層紗衣般籠罩在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個角落,不斷蕩漾出金色的光芒,顫抖不已,像是隨時都會被那種藍黑色的湖水浸透。


哪怕他功法霸道,眼下畢竟才修煉到第四層,麵對這種奇異的天地偉力,自然不可能免疫。


這個時候,丹田內響起二黑的聲音:“你不如試著把那紅蓮業火引出體外,沒準能夠抵擋這湖水的力量。”


聽到這句話,洛生先是一愣,隨即點了點頭,立刻運轉吞天訣,強行將此前陳詔種在他體內的紅蓮業火迫出了身體外部。


那紅蓮業火在修士體內的時候,乃是一顆極度恐怖的炸彈,就算是絕巔人尊,若是被人種下這東西,都隻能受人支配,因為一旦引爆它,宿主將毫無活路可言,也不知道陳詔究竟是從什麽地方得到了這樣的奇物。


但紅蓮業火一旦離開修士的身體,就會變得異常孱弱,就比如現在,那一朵蓮花形狀的赤紅火焰跳動在湖水當中,被洛生一指點中,立刻炸開,變成了無數細小的粉色火苗。


洛生迅速將之引動,覆蓋在身體外部,吞天訣靈氣所凝成紗衣的外麵,頓時,那種從四麵八方蔓延而來的恐怖腐蝕力頃刻間消於無形。


直到此刻,他方才長出了一口氣,而後全力施展神念力,希望可以溝通到同在天池當中的神君,可惜,和在岸上的時候一樣,這湖水有著一種奇異的隔絕性,將他打出去的神念瞬間瓦解,連一絲波瀾都未能激起。


“這地方有些不一般。”


忽然,二黑冷不丁說了一句。


“怎麽不一般?”


“我也說不上來……你先將那幻魔藍星給我,我需要盡快煉化它,如果運氣好,這一次說不定我就真的能夠徹底脫離寄生狀態,到時候你再幫我找一具合適的肉身,我沒準能夠恢複當年的幾分實力!”


聽到二黑的話,洛生也是不由得神色一振,若真像他說的那樣,那麽日後自己也算是有了一個強大的助力。


畢竟,昔日的二黑乃是一位絕代皇者,哪怕隻能夠恢複二三分實力,都是極度恐怖的強者。


洛生迅速將那幻魔藍星從須彌戒中取出,送入了丹田內,而後二黑便像上一次那樣,陷入了沉眠之中。


而他自己,則是順著湖水向下遨遊,希望能盡快找到神君的蹤跡。


不過,這談何容易?


天池絕地,說是池,其實就是一個又大又深的奇湖,縱橫百裏,水深千丈,在不能夠施展神念的情況下,想要在這樣廣闊的水域當中找一個人,無異於是大海撈針。


但洛生此刻也是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隻能是按照自己的想象,向著神君有可能存在的那些地方潛行過去。


一段時間過去,依然沒有任何收獲。


洛生於是便停下了腳步,暫時放棄了找尋,他在思考一些事情。


天池絕地,水中天材地寶無數,但都是生長在最深的水域當中,那樣的地方,即便是一般的人尊強者都休想靠近,因為一旦臨近,就會徹底被那種可怕的力量吞噬。


越是危險的地方,生長的天材地寶便越是珍貴,這一點毋庸置疑。


但洛生隱約覺得,神君進入這天池絕地,恐怕未必是為了尋寶而來。


因為以他的修為,即便是這天材地寶無數的絕地之中,也未必真能找得出對他有用的寶物。


但不管怎樣,向著深的地方潛行應當是沒有差錯的。


抱著這樣的想法,洛生急速下潛,距離水麵越來越遠,而周圍的世界,也是隨著他的這般下潛,迅速的變得黑暗起來。


四周都是冰冷徹骨的湖水,並且越往下潛,水中的侵蝕之力就越發可怕,令得洛生都忍不住心驚肉跳起來,因為眼下他不過才向下潛了三百丈不到的樣子,但是這片水域當中的侵蝕之力,絕對已經能夠讓覆雨境的人尊都要化成膿血。


好在,紅蓮業火也是天地奇物,被他一次性徹底引開,抵擋這片區域的侵蝕之力倒還算不上什麽難事。


即便如此,洛生也絲毫不敢掉以輕心,全神貫注的注意著四周的動靜,並且將赤霄神劍都拎在了手中,畢竟湖水廣袤陰暗,終年不見陽光,當中沒準生存著什麽恐怖的異獸,他要麵對的,可不僅僅是那種可怕的侵蝕力。


好在,一路下潛,洛生也始終沒有感到周圍掠過任何生命跡象,這令得他略微鬆了一口氣。


轉眼間,洛生已經下潛到了八百丈的位置,距離最底部區域已經不遠。


這個時候,籠罩在他身體外側的吞天訣靈氣已經徹底失效,他能夠停留在此,全靠那一簇紅蓮業火支撐。


可是,那原本沒有太多動靜的紅蓮業火早已開始顫抖跳動,顯然是承受著莫大的壓力。


“時間不多了……”


這一幕讓得洛生心中一沉,這紅蓮業火雖然也是天地奇物,但終究隻有這麽細小的一簇,而天池絕地內的侵蝕力卻是無窮無盡,二者根本就不是同一個量級的。


眼下他已經接近絕地的最底端,這裏的侵蝕力,絕對可以讓翻雲境人尊死於非命,即便是徹地境的人尊在這裏,都會舉步維艱。


洛生總算是明白了,為何這天池絕地之內天材地寶無數,但卻始終沒有人下來大批量采摘,原來光是這裏那種可怕的侵蝕力,就足以令得九成九的所謂強者都望而卻步。


他不敢繼續耽擱,再次加速下潛,這次,他身體外圍那些紅蓮業火發出了嗡嗡的鳴叫聲,劇烈的顫動起來,這是它即將崩潰的前兆。


洛生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忍不住罵了一句娘,這紅蓮業火是他現在唯一的倚仗,若是突然崩碎,那麽自己將沒有半點活路可言!


就在他腦海中思緒急轉,猶豫著要不要上浮的時候,那最下方的池底之中,忽然有著一道微弱的光芒閃爍了起來,若在外麵,這道微光無疑很不起眼,但在這暗無天日的池底當中,卻是猶如一盞明燈般,立刻吸引了洛生的目光。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