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擊殺嶺北五煞
loading...

洛生卻是沒有心思去理會雷宮主此刻是什麽想法,他全神貫注的運用赤霄神劍的力量將那道不滅的雷霆鎮壓,以求它待在自己體內的時候不會出來興風作浪,畢竟這玩意的力量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堪稱是毀滅級的,必須要認真對待。


這樣的鎮壓約莫持續了半柱香左右的時間,便是徹底結束。


“道友神技,實在令人大開眼界,佩服萬分。”


雷宮主輕歎,發自內心的感到歎服。


洛生笑了笑,對此不置可否。


過了片刻,他又說道:“雷宮主久居這大嶺城,我想向你打聽一些事情。”


“什麽事情?”


洛生於是便斟酌著向雷宮主提了提神君之名,本來他對此並不報什麽希望,沒想到雷宮主卻是點了點頭,說道:“在數月之前,神君大人的確短暫的降臨過大嶺城,但沒過多久便離去了,至於他究竟去了哪裏,沒有人知道。”


“這樣麽?”


洛生略感失望,但也沒有太過放在心上,畢竟在來之前他就已經想到過,這一趟估計不會那麽順利。


於是他又向雷宮主打聽了一下趙沉魚的事,後者對此則是徹底一無所知,畢竟他的身份如此,自然不會關注一個隻有通天境修為的小角色。


至於其他的,洛生卻是沒有興趣了解了。


他拒絕了雷宮主的挽留,迅速離開了雷王宮的區域。


他要找個地方將那不滅雷霆再想辦法分出幾縷來煉化,這樣的話,或許能夠讓他的傷勢迅速痊愈。


如此,數日時間匆匆而過。


而他的傷勢,也是隨著這幾日的煉化雷霆以及用心調理,徹底恢複了過來。


他從一道山巔之上長身而起,看向下方的大嶺城,眸光冰冷,此刻,還有一樁恩怨未曾處理呢。


在大嶺城的南部地區,各種青樓、花舫林立,這裏是整個大嶺城最為繁榮的區域,因為大嶺城內的修士幾乎都為男子,所以這些地方的誕生便是必不可少,幾乎每日都有新鮮的少女被送進大嶺城,以供這些人享用。


傳說,這些被送入大嶺城青樓和花舫的女子,都是外界那些帝國當中,某個城市內數一數二的美女,每一個都閉月羞花,天姿國色。


因此,想要一親芳澤的條件不是金錢,而是足夠多的靈髓。


嶺北五煞作為大嶺城內赫赫有名的一霸,在這南部地區當中,也是開了數間自己的花舫,以確保每日都有足夠多的靈髓進賬,供他們幾兄弟修煉之用。


畢竟想要在這混亂不堪的大嶺城立足,修為肯定是最為重要的。


洛生來到一間花舫門口,抬頭看了一眼招牌後走入了進去,立刻有著一名濃妝豔抹的女子扭著水蛇腰走過來,笑吟吟說道:“看客官有些麵生,可有熟悉的美女要尋?若是沒有,便由小女子給客官尋一個最漂亮的,你看如何?”


洛生不苟言笑,盯了她一眼後冷冷道:“讓你們當家的滾出來見我。”


妖豔女子一聽這話,立即眉頭一皺,叱喝道:“哪裏來的野小子,竟敢到這裏來撒野,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說著,便直接抬手朝著洛生攻來,要將其拿住。


洛生一揮手便將之扇飛了出去,這女子的修為不過在通天境一二重天,實在是有些不值一提,因此他動手的時候也未下殺手。


沒想到這妖豔女子站定後卻是哇哇大叫了起來,怒吼道:“快來人,給我把這小子亂刀分屍了!”


隨著她喝聲落下,花舫左右立刻跳出數名持刀修士,修為均是在通天境七八重天左右,不由分說直接掄動手裏的刀向洛生殺來,出手狠辣至極,當真是想要將其剁成十七八段。


洛生目光平靜,卻透著一種冷意,抬手轟出數拳,這幾名持刀的修士當即便是直接炸碎在了當場,爆碎成一灘灘的血霧,死得不能再死。


見此情形,那妖豔女子也是被嚇得雙腿發顫,但總算沒忘記要逃跑,立刻向著天空中飛掠而去,企圖逃脫一劫。


洛生一指點出,看都沒看一眼,那妖豔女子便直接化作一團血霧,徹底沒了生機。


花舫內的戰鬥,也終於驚動了內部盤踞的嶺北五煞之一,後者急速掠來,看到滿地的鮮血過後殺意衝天,正欲發怒,但當看見動手的人竟然是洛生之後,當即瞳孔一縮,而後迅速後撤,想要逃離此地。


但洛生有備而來,又怎麽會給他這個機會?迅速衝上前去,沒有任何花哨的一拳轟出,將周遭的空間都是震得不斷扭曲,逼得那嶺北五煞不得不出手抵擋,強行與洛生硬撼了一擊。


“砰砰——”


空氣當中立刻傳來兩道沉悶的骨骼斷裂聲,與洛生硬撼一記之後,他的兩條小臂竟然就這般折斷了。


嶺北五煞之一心中駭然,手臂上傳來的劇痛也是令他冷汗直冒,他的修為乃是化龍第三變,比洛生足足高出了兩個小境界,但在後者的麵前,卻仍舊是如此不堪一擊。


洛生沒有絲毫停留,馬上又是一拳轟出,一切便都徹底結束了。


而後,他又如法炮製,很快將嶺北五煞當中除了那名長衫劍修之外的另外幾煞全都鎮殺。


由於花舫當中發生的這些變故極為隱秘,加上速度極快,因此,當洛生趕到鄭雲所鎮守的那一處最為繁榮的花舫時,後者還並不知道,自己的幾個兄弟都已經遭受了不測。


作為嶺北五煞的老大,鄭雲平日間有兩大愛好,一是寶劍,二是美女,此時此刻,鄭雲正一手抱著寶劍,一手抱著一名美貌的少女,躺在花舫的最深處尋歡作樂。


突然,他神色一變,立即舉起手中的少女,朝天一擋。


一道淩厲無比的劍芒從天外飛來,但在擊中那少女的前一瞬,卻又強行偏移了它原本的軌跡,轟隆一聲擊在一旁的地麵上,將整片大地都擊出了一個數丈之深的巨坑。


洛生手持赤霄神劍落下,眸光若冷電,盯著那如臨大敵般的鄭雲,平靜的說道:“感知不錯。”


“嗬嗬,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鄭雲冷笑了一聲,隨即手中微微用力,那被他用來擋劍的美貌少女便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而後絕命。


洛生臉色一沉,想要出手已經來不及,雙眼之中的殺意當即更甚。


“我猜到你會來,但沒有想到,你竟然會拒絕雷王宮的幫助,一個人來此尋我。”


鄭雲盯著洛生,又盯著後者手中的赤霄神劍,半晌後說道:“你覺得憑你一個人就能殺我?”


“如果殺不了你,我自絕於此!”


洛生冷喝,聲音不高,但卻震動天地。


聽著他這中氣十足的喝聲,鄭雲心中也是微凜,他知道洛生的實力很是恐怖,而且聽他現在的喝聲,比起前幾日的時候,似乎又強橫了不少。


“看來我的幾個弟兄都已經死在你手裏了吧?”


鄭雲盯著洛生,後者身上沒有一滴血跡,但卻帶著一種濃濃的血腥氣,這明顯是剛剛經曆了一場血殺。


“很快你就要見到他們了!”


洛生再不廢話,手中長劍一抖,釋放出淩厲氣機,向著鄭雲斬殺而去。


鄭雲用手中長劍刺出一朵劍花,擋住了洛生這一劍,而後迅速衝向高天,將花舫頂部都撞出一個巨大的窟窿,向著遠處逃遁。


洛生自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迅速追擊而出,同時在半空中對其展開了迅猛淩厲的攻伐,要將之徹底斬於劍下。


不得不說,鄭雲的修為的確很強,化龍第七變的實力,其真實戰力也許還不止於此,即便洛生此刻傷勢痊愈,想要真正將之追上並且擊殺,也依然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二者一逃一追,距離逐漸拉近,最後在大嶺城外不遠處一座聳入雲端的高峰上,洛生終於追上了亡命奔逃的鄭雲。


“你不要欺人太甚!”


鄭雲盯著洛生怒喝,雙眼透出犀利的寒芒,他畢竟是一個高階化龍秘境的強者,至於洛生,哪怕戰力再強,其真實實力也不過就在化龍第一變罷了,他不相信後者真的能夠長時間保持這種戰力。


在他看來,洛生之所以這麽強,大部分是依賴於其手中那把神兵利器,若不是如此,根本不可能有這麽恐怖的戰力。


憑借外物獲取到的力量,即便再恐怖,也終究不是屬於自身,因此對於洛生竟然敢這般長時間的追殺於他,鄭雲的內心在感到極度憤怒的同時,臉上也是浮現出一種冷笑。


鄭雲的神色,洛生盡收眼底,對此他顯得十分平靜,並沒有半句廢話,抬起手中的赤霄神劍,便繼續朝著對方攻去。


可是,就在這戰鬥到達至關重要的時刻,鄭雲突然神色一僵,緊接著,他的整張臉以及脖頸上,突然攀爬上無數密密麻麻的血紋裂縫,不過數息時間,鄭雲此人便是在洛生微縮的瞳孔注視下,轟的一聲,直接炸碎開來。


而洛生的表情,也是在這一刻,徹底的凝重下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