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雷鳥
loading...

二人一齊來到中央帝國的帝宮,見到了歐陽修,但卻被後者告知,神君到現在仍舊未歸。


歐陽修說道:“南山帝國發生的事情,我已經聽三位都統說過了,太宰知道這件事情之後非常重視,但我師尊這一次出去的時候並沒有說過去什麽地方可以找到他,我看要想見他,恐怕隻有等他自己回來了。”


洛生皺了皺眉,月城的事情不比其他,他非得要親口告知神君不可,畢竟後者是除了他以及蘇傾城還有慕容燕雲三人外,少有的知道月城存在、並且曾經去過那裏的人。


最關鍵是,在整個東荒的所有修士當中,也沒有任何人比他更加接近皇者的層次,隻有讓神君去觸碰月城龍家內部的規則,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


“很急麽?”


察覺到洛生的神色,歐陽修不由得問道。


“嗯,十萬火急。”


洛生點了點頭。


歐陽修沉吟了一會兒,道:“師尊離開的時候雖然沒跟我說到哪裏去找他,不過他這一次出去是為了尋找五行靈體,去的第一站應該是北部的大嶺山脈,如果運氣好的話,也許他還在那裏。”


“我去找找看。”


“要不要派人跟你一起?”歐陽修道:“那大嶺山脈裏麵妖魔眾多,而且龍蛇混雜,一些滾刀肉修士也盤桓其中,就連化龍秘境的強者在裏麵都不一定安全。”


歐陽修天賦異稟,從黑暗天墟回來之後,如今實力也是突破到了化龍秘境,他清楚洛生和他一樣,已經屹立在這個層次當中,更明白後者的戰力遠勝他的本身境界,但對於大嶺山脈的危險,他認為還是很有必要提醒後者。


畢竟,那裏幾乎是整個東荒當中最為危險之地,大嶺山脈的最深處,不乏一些實力強大無匹的妖尊存在,何況即便不論那些妖族強者,便是大嶺山脈當中那些為非作歹的人類修士,亦是危險之極。


“不用。”


洛生搖了搖頭,在從大乾帝國趕赴中央帝國的這將近十天當中,他此前所受的傷勢也是恢複了十之七八,雖然眼下還沒有痊愈,但他若是不顧一切的出手,恐怕尊者之下,仍然沒有任何人能夠傷得到他。


歐陽修看了一眼跟隨洛生一同到來的狐媚,片刻後,瞳孔微微一震,因為他發現,以他的眼力,竟然絲毫都看不出來狐媚的具體修為,從後者的身上,他連一縷彌漫出來的氣息都是不曾感受到。


這種情況,隻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這少女隻是一個普通人,並不具備半點修為,第二種,則是眼前少女的實力遠遠超越了他,雙方之間的差距,大得無法形容,是以他無法探測。


而洛生沒有理由會帶著一個普通的少女萬萬裏迢迢從南山帝國趕到這裏,因此,她多半是屬於後者。


歐陽修見過的強者不知凡幾,自然知道一些老前輩功參造化,可以青春常駐,當即對著狐媚微微頷首,施了一禮,隨即又對洛生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多說什麽了,有什麽問題盡管來帝宮找我,我派人送你們去大嶺山脈。”


“不用,你把坐標告訴我便是。”洛生搖了搖頭。


“好。”


……


從歐陽修處得來大嶺山脈的坐標後,洛生和狐媚一齊離開了中央帝宮,但洛生卻是沒有急著趕去此行的目的地,而是對狐媚說道:“眼下我已經平安到達中央帝國,傾城求你幫忙的事情你也已經做到了,就請你先回去吧。”


他並不想帶著狐媚在身邊,因為沒有那個必要,即便大嶺山脈危險重重,他也絲毫不懼,畢竟他這一趟並不是去找事的,隻是為了找人,更何況,他也並非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人。


如今的他,隻要不碰上人尊級別的強者對他出手,應當是不會出現什麽差錯。


狐媚實力極強,他不希望浪費在這裏,讓她回去,更重要的目的便是請她製衡大乾帝國的陳詔,雖然後者和他已經有了約定,但這種人不遵守承諾的可能性並非沒有,隻有讓同為翻雲境尊者的狐媚回到南山帝國,青天學院的人才不會有危險。


狐媚知道洛生的意思,於是在一番沉吟之後點頭說道:“既然你這樣說了,那好吧,我先回去。”


“多謝。”洛生道。


狐媚擺了擺手,隨後忽然想起了什麽似的,又道:“我差點忘了,趙沉魚就是被跟那魔頭一夥的家夥帶走的,當時我一路尾隨了他們許久,這群家夥所去的坐標便是在這中央帝國,所以趙沉魚在這裏的可能性很大,既然我們已經答應了那陳家的二公主,這件事情希望你還是放在心上。”


“趙沉魚在中央帝國?”


洛生微微一怔,隨後點了點頭:“行,我知道了。”


“保重。”


“回去路上小心點。”


洛生與狐媚分開後,盯著後方的中央帝城看了一會兒,這才真正動身,朝著前方的密林當中行去。


這裏並非是大嶺山脈的區域,但是行走在這片林中,洛生已然能夠感覺到一些此地的不凡,這個地方的規則當中蘊含著一種奇異的力量,這種力量能夠使得生活在這裏的野獸性情比其他地方更加凶悍,並且使得妖獸擁有更加可怕的實力。


不過隻在此處行走了約莫半個時辰,洛生便遭遇了不下十頭化龍秘境的妖獸,正常來講,這個級別的妖獸雖然還不能真正化作人形,但已是具備了不低的智慧,可洛生所見,它們卻完全像是真正的野獸一般,還是遵循著最基本的食物鏈而生存,強者為尊,弱者為食,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殘酷而血淋淋。


當洛生按照歐陽修給他的坐標來到大嶺山脈的外圍部分,走進這片由黑色的山嶽構建而成的山脈過後,這種殘酷的生存法則更是展現得淋漓盡致。


“唳——”


一聲嘶鳴劃破天宇,驚得腳下的山川大地都驚顫了。


一隻巨大的怪鳥從天而降,它能有十丈長,羽翼宛若金鐵澆築而成,充滿了一種蒼勁的偉力,雙翼展開之時更是將近百丈,降臨下來的時候遮蔽天日,單單是那一雙青色的瞳孔,便是比洛生整個人還要大上數倍。


洛生心中一凜,這隻怪鳥的實力絕對達到了高階化龍秘境,且真實實力遠勝同級別的人類修士,因為它的肉身力量強大,這是同級別的人類修士所比不了的。


即便是他此刻的肉身,也是比不上這奇異的怪鳥。


不過,這怪鳥降臨下來的目標並不是他,而是不遠處山穀當中正在緩緩爬行的一隻老鱉。


那老鱉的軀體同樣巨大,高約兩丈,長達十丈,渾身縈繞著碧綠色的光芒,突然感受到從天上襲來的危險,立時將全身都縮進了堅硬的殼內,希望能夠保住一命。


可惜,那怪鳥的力量異常可怕,兩隻巨大的利爪鋒銳無匹,好似十把彎刀,隻一抓便將老鱉的殼一分為二,霎時間鮮血飛濺,尖利的鳥喙破入老鱉的腹中,迅速銜出一顆碧沉沉的妖丹,被那怪鳥嚼碎咽下。


山穀當中,老鱉的慘呼聲逐漸虛弱,最後安靜下來。


洛生並不想招惹那怪鳥,正打算悄悄離開,可就在此時,那怪鳥忽然發現了洛生的存在,一雙青幽幽的眼睛頓時射出兩道恐怖光芒,直射洛生而來。


這兩道光芒足以滅殺一名普通的初階化龍修士,但對於洛生來說卻並不算什麽,他一拳擊出,便直接將其擊散在了半空當中。


他眸光冰冷,直直的盯向那巨大的怪鳥,雖然不想招惹,但心中也無懼。


那怪鳥實力強橫,但智商依然和普通妖獸無異,沒有任何智慧可言,一聲啼叫之後便撲騰著翅膀朝洛生飛來,要用那雙可以一擊拍碎山嶽的利爪將洛生撕成碎片。


洛生沉著應對,正考慮著到底是與這怪鳥戰鬥一場還是盡快遁走,忽然,在那怪鳥的後方,急速破空飛來一支黑色的箭矢,箭矢上流動烏光,直接嘭的一聲插進了它的脊背當中。


這原本是致命的傷勢,但這怪鳥血脈力量強大,在一聲痛呼過後,周身血氣衝起,竟是直接將那黑色的箭矢從體內震了出去,頓時鮮血噴湧,猩紅的血液濺滿了整個山穀。


同時,十數道精悍的身影從山穀的內部掠出,似乎早就已經埋伏在此,那老鱉隻不過是一道誘餌。


“大家一起上,這雷鳥受了重傷,咱們這次一定能把它給獵殺掉!”


一道渾厚的聲音響徹,緊接著,十數道身影當中,一道當先的身影再次彎弓搭箭,拉動弓弦朝著那受傷的巨鳥射去。


怪鳥雖然受傷,但實力還在,見此情形,那對青色的巨眼當中透出無窮的殺機,它抬起一隻鋼鐵澆築的翅膀,狠狠向著下方拍去。


“轟!”


一道恐怖爆炸聲驚天動地,刺目的光芒將整個山穀內外都照射得如同白晝,耀得人睜不開眼。


洛生半眯著眼睛,他聽到山穀當中傳來一連串不絕於耳的慘叫聲,緊接著,空氣當中便彌漫起了一股血肉燒焦的味道,令人作嘔。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