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辦法
loading...

赤雲城裏的氣氛,比起洛生先前所想的,還要更加緊張幾分。


入城很容易,但想要出城,便需要經過重重關卡的檢查,一旦發現任何不對,便會直接被暫扣下來,在入城的一處關隘之中,他見到了許多被扣押的‘可疑人員’,而這些人,沒有一個是洛家的後代,純粹隻是為了完成上方交代的任務,被強行扣下來的。


進城後,洛生找了一處偏僻的客棧,暫時安頓下來,便到街上找了個小茶館打聽消息。


那段玉,倒的確是有些本事,城中到處都是搜查洛家下落的士兵,卻愣是沒有一個人被抓住。


這讓他稍稍鬆了口氣。


“我聽說七天後,幫助洛生逃走的令狐詩雨就會被判處斬首,你們到時候去不去湊熱鬧?”茶館裏有人說道。


“去啊,當然去,不過那麽漂亮的一個美人兒,就這麽身首異處了,著實有點可惜啊。”聽到他的話,眾人都發出惋惜的聲音。


“嗬嗬,其實也不一定,因為有種說法,那令狐詩雨不但是令狐家的人,實際上還是城主的私生女兒,就是一直以來名聲太差,所以她的身份就沒有對外公開。”


忽然,另一人說道。


“真的假的?!還有這種事兒?!”眾人頓時吃驚。


“是真是假不清楚,反正是有這種說法,嘿!要是這事兒是真的,那這城主可真夠狠毒的,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能殺。”


聽到此處,洛生不由得心中一沉,消息果然是真的。


“我感覺不太可能吧!虎毒還不食子呢,令狐詩雨要真是他女兒,他能下得了手?”有人質疑道。


“誰知道呢,這些權勢滔天的大人物,思考問題的方式總會和咱們不一樣的,在咱們眼裏是血肉至親,可在他們眼中,也許就不是那麽回事兒了,那令狐雪菲當初在外麵這麽囂張跋扈,不就是仗著那溺愛她的爹麽?為了她處死一個私生女兒,也不是不可能。”


“這倒是,話說回來,那洛生其實是為咱們赤雲城除了一害,否則等這魔女一畢業,這赤雲城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受她欺壓,當初修為不高的時候就囂張成那樣,一旦讓她學成歸來,那不是要翻天?!”


“誰說不是呢……”


……


洛生坐在客棧內的房間裏,思考著救人的辦法。


“以我目前之力,想劫法場是不可能的,隻有另外想辦法。”


他和令狐天之間的差距太大,後者現在隻需要一招就可以將他殺死,硬碰硬肯定是不可能的。


“想救人的話,得通過其他手段。”


思索了一陣,洛生想出了一個可行的辦法,雖然這辦法有點不光明,但是眼下也沒什麽更好的法子了。


正在他計劃著應該如何去實施這個辦法的時候,忽然間,樓下大堂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憑借腳步聲,他判斷出這群人應該穿著很厚的鎧甲。


“咚咚——”


外麵傳來敲門的聲音。


洛生走到門口,將門打開。


門外站著幾個身披鎧甲,手握銀槍的士兵,其中一人手中拿著幾張畫像,盯著洛生看了一會兒,方才傲慢的說道:“我們幾位軍爺正在追捕逃犯,小子,你有沒有看見過這兩個人。”


那士兵說著,將畫像給洛生看,洛生瞥了一眼,上麵正是他和洛山的畫像。


他露出一副思索的神色,想了想之後說道:“好像……在哪裏見過。”


“在哪裏?!”幾名士兵一愣,旋即同時睜大眼睛問道。


“嗬嗬,我在公告欄上的通緝名單裏見過。”洛生笑著說道。


“我去你媽的,敢耍老子?!”


那士兵兩眼一瞪,直接一腳朝洛生蹬了過來,洛生冷笑一聲,一把捏住他的腿,微微一用力,隻聽哢嚓一聲,這條腿直接被他給掰斷了。


“嗷!”


士兵發出殺豬一樣的叫聲,洛生用力一拽,便將其拋到了後方,另外幾人見狀,直接憤怒的抬起槍朝洛生刺來。


這些士兵都是元輪境七八重的實力,最強的就是那個被他掰斷腿的士兵,但也不過元輪境九重,當然不可能傷到他分毫。


他幹脆利落的將這幾個士兵全部打昏,而後盡數塞到了床底下,又脫下其中一人的鎧甲,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剛才打鬥的時候,他以吞天訣靈氣籠罩住了周圍一丈的區域,因此這裏發生的事情,沒有任何人知道。


換上鎧甲,戴好頭盔,洛生便提著長槍,若無其事的走下樓去,隨即朝著城主府的方向行去。


跟隨禁衛軍溜進城主府,沒有引來任何人的懷疑。


夜裏,他便想辦法潛入了之前的地牢,果然是在裏麵發現了被關押的令狐詩雨。


令狐詩雨就那樣靜靜的坐在地牢裏麵,身上倒是沒有傷,但一雙眼睛裏盡是灰暗,空洞無神的盯著地麵,那是一種心如死灰的眼神。


看到這一幕,洛生心中不由得一歎,這丫頭,竟然真的為了他將自己弄到了這步田地。


他剛要過去,就聽見外麵傳來走動的聲音,慌亂之下,趕緊躲到了牆角處。


來人是一名身著華服的中年男子,容貌跟那令狐天倒是頗有幾分相似,隻是眉宇間少了一分威嚴,多了幾分柔和。


“詩雨,你還是不肯說那小子在哪兒麽?”


中年人看著地牢中的令狐詩雨,歎息了一聲,問道。


令狐詩雨毫無感情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說了,我不知道他在什麽地方,而且即便我知道,我也不可能告訴你們!”


“哎,你從來都是這麽倔,那小子就這麽有魅力?讓你心甘情願的為他丟掉性命?!”中年人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洛公子於我有大恩,我是不可能出賣他的!而且……通過這次事情,我也明白了自己在那人心中究竟是什麽地位!死就死了吧,反正你們所有人不都是把我當成令狐家的恥辱麽?借著這件事情把我從恥辱柱上抹去,不是正和你們心意?”


令狐詩雨冷笑著說道,語氣中充滿了嘲諷和自嘲。


“你這又是何苦?再說我又何時把你當成是令狐家的恥辱了?”中年人皺了皺眉頭,道。


聞言,令狐詩雨呼吸一滯,接著搖了搖頭,神色複雜的道:“伯父,我知道您這些年一直在想辦法解決我身上的難題,耗費了許多精力,但是……總之,事到如今,我已經不想再多說了,一切,聽天由命吧。”


“你再好好考慮考慮,你父親對你肯定是有感情的,你向他服個軟,求個饒,這事兒也就過去了。”中年人勸道。


但這一次,無論他怎麽規勸,令狐詩雨都不再吐露半個字。


過了許久,中年人隻得歎了口氣,轉身離開了地牢。


中年人走後,令狐詩雨盯著潮濕的地麵,喃喃道:“他現在應該已經逃出赤雲城了吧?”


躲在暗處的洛生,緩緩走到關押令狐詩雨的囚牢外麵,盯著她看了片刻。


令狐詩雨若有所覺,倏的抬起頭來。


看著麵前這個穿著衛兵鎧甲的陌生男子,她的神色又很快冰冷了下來,一言不發。


洛生抬起手,輕輕撕下了貼合在臉上的仿生麵具。


看著那張清秀俊俏的容顏,一抹震驚,逐漸湧上令狐詩雨的臉頰。


她睜大了雙眼,玉手掩上紅唇,驚喜的道:“你……怎麽會在這裏?!”


“噓,我是來救你的。”洛生看了一眼門口,朝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令狐詩雨連忙閉上了嘴,臉上的喜悅被焦急所覆蓋,皺眉低聲道:“我不是都讓你有多遠跑多遠了嗎?你怎麽不但不跑,反而回來了?!”


“傻丫頭,我可沒有虧欠別人的習慣。”


朝她微微一笑,洛生的笑容之中,竟然是透著一種之前從未有過的柔和之色。


瞧得這個柔和的笑容,她的心怦然一跳,一抹緋紅立刻湧上了臉頰,像是兩片火燒雲一般,紅到了耳根。


“好好活著,別想著死不死的!我很快就把你救出去!”洛生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眼神,說完,便迅速離開了此處。


看著他遠去的背影,那一雙桃花眸子當中,充滿著喜悅和激動。


……


沒有立刻把令狐詩雨放出來的原因是,洛生知道此時即便把人放出來,他們也不可能逃得出城主府,想要安全的離開,隻有抓住令狐天最在乎的人,才能讓得他投鼠忌器。


而令狐天的七寸,便是他最疼愛的二夫人,也就是令狐雪菲的母親,林曦嬌。


林曦嬌是二十年前赤雲城豔名遠播的美人,當初無數的少年天才都曾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她也算是慧眼識人,選擇了潛力非凡的令狐天作為她的歸宿,因為相貌出眾,過門之後一直深受令狐天的喜愛,這也是為什麽令狐雪菲如此受寵的原因之一。


此時的她,雙眼紅腫,手中拿著一根堅韌的鞭子,正在院子裏狠狠的抽打著麵前的幾名丫鬟,那幾名丫鬟均是滿身傷痕,卻又不敢躲避,咬牙忍受著她的怒火。


“還我女兒!還我女兒!”


她一邊打一邊哭喊著,帶著一種悲憤。


躲在暗處的洛生見到這一幕,目光頓時更加冰冷了幾分,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