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白熱化的戰鬥!
loading...

洛生的手中光芒一閃,出現了一柄赤紅色的長劍。


與此同時,一千枚精粹的靈髓化作一股靈氣洪流,盡數灌注進了他手中的赤霄神劍。


“錚——”


赤霄神劍光芒大盛,發出一陣清脆的劍鳴聲,洛生深吸一口氣,舉起長劍,用力向下劈落。


“劍二!”


以他目前的修為,想要施展出劍二便如同探囊取物一般,根本不會對自己產生任何副作用。


隨著他手中的長劍落下,無數道透明劍氣刹那間布滿了整片天地,最後圍成一個巨大的劍陣,朝著那巨大的魔軀轟殺而去!


“鏘鏘——”


劍陣奮力轟擊魔軀,不斷的崩碎,卻也殺得對方出現了傷痕,連帶著作為召喚者的年輕男子,也是神色一白,嘴角溢出一縷鮮血。


洛生此刻的本身修為,就已經堪比化龍第七變的修士,加上他對劍道無以倫比的理解,施展出來的劍二絕對可以擊殺比這個境界更高的修士,那魔軀雖然強大,但再這樣的攻擊之下,顯然也不可能太輕鬆。


不過,隨著時間流逝,洛生打出的劍影終究是逐漸淡去了,雖然在劍影消失的刹那間,那萬丈魔軀也變得比之前透明了許多,且身上傷痕密布,但終究還存在這天地之間,如此一來,究竟孰強孰弱,一目了然。


“魔皇鎮世!”


年輕男子怒喝,洛生施展出來的劍二雖然未能將他召喚出的魔軀擊碎,但也是令得魔軀出現了巨大的損壞,此刻已經處在破碎的邊緣,他不得不提前打出可怕的一擊,否則,這一招將會徹底前功盡棄。


“禁!”


洛生口中輕語,那萬丈魔軀便是這般停留在了半空當中,再也無法寸進分毫。


與此同時,他的手指用力向前一點,那萬丈魔軀頓時裂痕密布,刹那間就直接崩碎,天地間黑霧彌漫,宛若來到了幽冥地獄。


年輕男子迅速將這些黑霧吸入體內,他的臉色有些難看,那望向洛生的目光,也是充斥著無比強烈的殺意。


他從來沒有任何時候,對一個同輩的年輕人,產生過這般巨大的忌憚。


按照他本來的估計,區區東荒,又能誕生出什麽了不得的天才人物?就算是被公認為第一天才的歐陽修,在他的眼中也就能勉強一看,至於其他的人,完全是土雞瓦狗,根本就不入自己的法眼。


即便洛生的出現,讓他產生了一些興趣,甚至在暗中調查過一番前者的底細,他也隻是覺得這是一個能夠勉強上眼的對手,與那歐陽修相同,算是這片天地最強大的天才,但即便如此,也並非自己之敵。


然而眼下,自己已經打破原來的計劃,動用了禁忌秘術,以數百名族人作為獻祭,甚至還召喚出了王上的虛影,卻仍舊未能輕易的擊敗對手。


雙方依然是處在一種互相僵持的狀態下。


這讓向來自負而驕傲的他,怎能接受?


“今日殺不了你,我自絕於此!”


在他心中念頭急轉之時,洛生那冰冷的聲音已是在這片天地間響徹。


他的時間不多,若是在這個期間無法將對方擊敗,情況將會變得非常不妙。


洛生神色沉凝,口誦咒語,未曾持劍的那隻手,更是飛速掐起一個個奇異的印訣,要溝通這天地間的偉力,壯大己身。


當年,他的某個記名弟子曾是這一道當中的大家,對於這種繁瑣的手段,他雖然頗為不屑,卻也有所了解。


眼下的情況,如果不能爆發出比之前更加強大的力量,恐怕再繼續打下去,也很難在自己的實力消退之前將對方擊潰,畢竟對方同樣也算是來曆非凡,手中很可能還有其他的底牌。


他在積蓄力量,要發動至強一擊!


隨著他的咒法施展而出,這天地間也是有著一縷縷奇異的力量降臨而下,沒入洛生的體內,竟然令洛生那原本就渾厚無比的氣息,再度出現了上漲!


看到這一幕,對方的神情也是徹底陰沉了下來,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天魔皇甲!”


他不敢再有任何保留,迅速召喚出一宗可怕的殺器!


那是一件漆黑如墨的鎧甲,仿佛是由煞氣和魔霧凝聚而成,沒有實體,卻給人一種堅固不朽的感覺,橫亙在那裏,即便不曾被催動,周遭的空間都是在不斷的扭曲著,像是承受不住這種威壓。


他的眼中,浮現出一抹傲然之色,這是他的王上親手賜下,賜給這一代最具天賦的九位魔子,一旦穿在身上,足可以免疫人尊之下的一切攻擊。


年輕男子名為魔九,這個聽上去十分隨意的名字,卻是在整個族群當中,都具有著偌大的名氣,更是實力和身份的一種極致體現。


因為這個名字,本就是他們一族的王賜予的,如那天魔皇甲一樣,都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劍二!”


洛生再次出手,打出一道恐怖的劍道法術。


隨著他話音落下,千百把虛劍在空中凝聚成一個無堅不摧的劍陣,閃爍著刺目的神光,如同剛才對付那萬丈魔軀之時一般,勢如破竹的轟殺向對方所在的那片區域,將其徹底遮蓋。


所有強者看到這一幕,都是在心中暗鬆了一口氣,在他們看來,洛生的這一劍已經堪稱無敵之境,任何人尊之下的修士恐怕都不敢說能夠接下來。


那人雖然強大,可是在麵對這一招的時候,竟然膽敢不閃不避,其結局,已經基本注定。


然而,在一陣錚錚而鳴的劍舞聲響徹過後,眾人再看向對方所在的區域時,表情卻是瞬間僵在了臉上,如同見鬼一般。


“嗬嗬,真是讓人驚訝的實力啊……”


魔九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軀,一具黑色的鎧甲將他的軀體盡數包裹,流動烏光,上方竟是沒有出現一絲一毫的痕跡。


洛生剛才施展出來的劍二,竟是連痕跡都無法在上方留下分毫!


不僅僅是觀戰的人,就連洛生自己,眉頭也是忍不住一皺。


要知道,剛才他的那一擊,可是融合了他此時暴漲的實力、赤霄神劍的鋒銳、對於劍道的理解和感悟、再加上使用秘法從天地之間接引而來的力量,幾種極致的力量合為一體,施展出來的劍二,可以說已經達到了化龍秘境修士所能夠達到的極限,若再要往上,便是人尊級別的超級強者才能夠掌控的力量了。


而一旦從這種狀態脫離,他在境界沒能跟上來之前,短時間內,恐怕都再也難以打出堪比這一擊的力量。


可是這樣的驚天一擊,竟是連在那天魔皇甲之上留下一道痕的能耐,都是不曾具備?!


“洛生,我就站在這裏讓你攻擊,如果你能破開我的防禦,便算你贏了,如何?”


這一刻,魔九自負到了極點,神色間再無任何忌憚之意,話語之間,無不透出一種深深地嘲弄之意。


似乎在召喚出了那所謂的天魔皇甲之後,他的自信心就已經完全膨脹,覺得這片天地之中無人能夠傷他。


洛生神色冰冷,不言不語,他又怎麽會不明白對方是在故意激怒他?


可是眼下的情況,自己若是想要破開他的防禦,就必須要施展出比剛才那招極致劍二更加恐怖的攻擊。


可就目前來說,這樣的攻擊,就算是他,也是無法施展。


他的修為畢竟隻是虛高,雖然眼下看似達到了高階化龍秘境,但真實水平其實還是處於通天境九重天,否則的話,倒是完全可以將吞天訣突破到第五層,隻要領悟第五層的功法神通,他便有足夠的自信,擊穿那所謂的天魔皇甲!


然而,此刻的真實情況,卻並沒有足夠的條件支撐他這樣去做。


他嚐試著打出一道紫光天雷,但結果卻隻是在那天魔皇甲之上留下了一道一閃而逝的光華,而後便徹底湮沒。


紫光天雷雖然強大,但畢竟隻是幼生形態,而且這玩意也並不會跟隨主人的實力增長而變強,隻會通過吞噬雷霆自主生長,在這種層次的戰鬥當中,所能夠起到的作用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龍象般若掌!”


洛生故技重施,接引天地之力,打出一記雄渾無比的龍象般若掌,要將對麵的魔頭鎮壓在掌下!


麵對這一擊,魔九的臉上,反倒是出現了一縷感興趣之色,他似乎不想再憑借著天魔皇甲硬抗。


佛魔兩道,一直勢同水火,雖然東荒域之上並沒有佛門的存在,但在他從小接受的訊息當中,便是早已將佛作為他們最大的敵人,洛生雖然不是佛,但此刻卻在施展一種很可能跟佛有著極大淵源的手段。


這無疑激起了他的好勝之心。


他冷笑道:“好一個龍象般若掌,我是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佛掌厲害,還是我的魔功更強!”


“大天魔羅掌!”


魔九一聲怒喝,聲震寰宇,這天地間的時間仿佛都在他這一喝之下完全停止了流動,所有的景物都被死死的定格在原地,也包括洛生全力一擊打出的龍象般若掌!


幽暗而漆黑的虛空當中,突然隆隆作響,而後撕開一條巨大的裂縫,一隻宛如從地獄當中伸出的漆黑大手,鎮壓天地萬物,狠狠的拍在了那金光流動的佛掌之上!


這一霎,天地皆顫!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