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戰王嘯vs龍吟道喝
loading...

“讓開!”


金一大喝,抬手便是一掌,迅猛出擊,要將洛生逼退,同時再一次對準洛生打出雷電光束發動了強悍攻勢。


他們的陣法雖然玄奧無比,從外麵看幾乎連形態也是隱沒於虛空之中,然而事實上,這陣法卻是十分脆弱,一旦被人擊中陣眼,也就徹底消散了。


此前三人便是深知這一點,因此在與歐陽修等強者對戰的時候,一直將戰圈控製在一個最安全的範圍之內,為的就是避免陣眼被人發現。


他們原以為在這黑暗天墟當中,不會有人在陣道方麵的造詣能夠達到識破他們陣眼所在的程度,卻沒想到,竟然碰到了洛生這個怪胎。


洛生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與金一對了一擊之後,立刻借助反震之力身形急退,一副要脫離戰圈的意思。


三人自然十分疑惑,眼下洛生已是找到了他們的弱點所在,應該一鼓作氣將陣法破開才是,為何卻在這種時刻不進反退?


正在三人疑惑不解的時候,那金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麽一般,瞳孔緊縮了一下,大喝道:“回防陣眼!”


洛生的本體依然處在距離三人較為遙遠的地方,但他的神念卻是化出了一具身外化身,於陣眼前方顯化。


當金一發現不對的時候,洛生的身外化身,早已經對那陣眼發動了強悍的一擊。


他一掌轟擊在山壁之上的某個凸起部分,立刻震得整座山都在劇烈的顫動著。


同時,一道鋒銳的琴音也是猛然殺至,兩道強悍的力量一齊落在同一個點上,頃刻間便將整座山都洞穿而去,留下一個透明的大洞。


與此同時,這山穀之中的某種奇異力量,也是隨之消於無形。


洛生朝著蘇傾城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由得微微一笑,後者果然十分明白他內心的想法,早已做好了破陣的準備。


他的這具身外化身雖然具備一定的攻擊力,但隻要修為不達人尊,神念攻勢便始終成不了什麽大氣候,想要破開陣眼,依舊是極難的事情。


而他的本尊則需要牽製三人的視線,根本無法出手,這個時候,蘇傾城的強悍一擊,就顯得極為重要了。


陣眼被毀,陣法被破,三人都是有些失神,在他們的內心當中,從來就不相信有同輩人能夠破開他們的聯手,卻沒有想到,今天竟然真的有人做到了!


他們的內心當中,不由得生出一種滑稽的想法,這家夥難不成是什麽古代強者轉世重生不成?否則怎麽可能以通天境九重天的境界,凝聚出那至少也需要高階化龍期修士才能凝練出來的身外化身?!


不過三人都是超級天才,很快平複了下來。


金一緩緩道:“洛兄天縱之姿,實在讓在下好生佩服,不過這陣法雖被你二人破開,可要擊敗我三兄弟,倒也沒有這麽簡單。”


他的話語中,透出一種強大的自信,無論陣法是否還在,他們三個始終都是半步化龍秘境的修士,且戰力遠比尋常強者高出許多,如果不借助陣法放手一戰的話,沒準勝麵還會更大。


畢竟,陣法雖然能讓他們先天立於不敗之地,但同時也是一種隱性的枷鎖,令三人在戰鬥的時候無法做到隨心所欲。


洛生哈哈一笑,目光中鋒芒畢露:“那就讓我來好好領教一下三位的高招!”


“傾城,我來對付金一兄和銀二兄,那位銅三兄就交給你,沒問題吧?!”


洛生偏頭,看向不遠處的蘇傾城。


“必定取勝。”


蘇傾城臻首輕點,話語平靜,但卻是充斥著一種無比的自信,像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聞言,那戴著黃銅麵具的銅三眉頭一皺,雖然剛才蘇傾城表現出的實力已經讓他心驚,不過一個女子,卻敢如此輕視自己,終究是令他的內心不爽到了極點。


“姑娘未免也太自信了一些吧?!”


銅三冷哼一聲,抬起手便一拳向前轟出,宛若一隻金屬巨錘在撼天,拳印飛出的刹那,就連周遭的虛空都是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縫,恐怖到了極點。


這是他的含怒一擊,為的就是徹底擊潰敵人,自然不會因為蘇傾城的美貌而產生任何憐香惜玉之情。


不過,麵對著如此強悍的一擊,蘇傾城的麵色卻仍舊絲毫未變,芊芊玉手緩緩向前印了一下,玉臂內側的金色靈印光芒一閃,緊接著,銅三打出的凶悍拳印,便是瞬息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痕,猶如一張巨大的蛛網。


“嘩——”


下一刻,拳印轟然炸碎,直接爆成了漫天的光雨。


這一幕,令得金一和銀二神色巨變,隨即再不遲疑,同時對洛生發起了凶悍的攻擊。


原本他們還以為銅三能夠迅速的擊敗蘇傾城,這樣他們三兄弟便是能夠專心致誌的聯手對付洛生,可是看剛才的情況,別說是迅速解決對方,他能夠在蘇傾城的手下撐多久,都還是個未知數!


這對男女,為何一個個都這麽變態?!


“來得好!”


洛生一聲大笑,看上去雖然很輕鬆,但麵對著金一和銀二的迅猛攻勢,他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畢竟這兩個人當中的任意一個,實力都不會弱於除卻歐陽修之外的任何一個東荒人傑錄前五的強者,更何況他們來自於戰力強大聞名的戰王國,真正交手時發揮出的實力,恐怕還會更強。


二人奮力一擊,洛生則是提氣分別與他們對了一掌,兩聲劇烈的爆炸聲過後,他隻感到胸腔內血氣激烈翻湧,幾乎就快要蔓延到喉嚨的位置,身形也是在這巨大的反震之力之下倒飛而出,退出很遠才站位腳步。


不過,這反而是激起了他的好勝心,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跟這種同樣精修過肉身之力的強者動過手了,此前的雪寒雖然強大,但對於劍道的修煉,卻是遠遠大於肉身修煉,因此與他過招的時候,全然及不上與金一和銀二交手那般酣暢淋漓。


金一和銀二兩人與洛生對了一擊之後,同樣是身形巨震,向後橫飛而出,尤其是是拳頭和手臂上傳來的那種劇烈疼痛,更是讓二人惕然心驚。


洛生的肉身強悍得簡直令人發指,這般硬碰硬的對轟之下,二人生出一種仿佛就連骨頭都是要在那可怕的力量之下被打得崩碎的感覺。


僅一擊而已,二人的拳頭上便出現了點點血跡,連帶著整條手臂都是劇烈脹痛起來,像是一拳擊在了堅硬的生鐵上。


“戰王嘯!”


金一怒喝一聲,他同樣也是性格極為驕傲之人,當然不可能就此退縮,不過這一次他倒是沒有再次和洛生硬碰硬,而是張口一喝,竟是施展出了一種強悍的神念戰技!


“哞——”


恐怖的聲浪像是海潮一般一浪接著一浪拍擊而來,還未曾臨體,便是震得洛生渾身每一個毛孔都瞬間張開。


這一道攻擊,絕對連一般的化龍第三變強者都能夠重傷甚至擊殺!


洛生的表情也是變得有些怪異,這一世,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施展出這樣的神念戰技,畢竟這是一門很難掌控的手段,除非是神念力遠超尋常修士,否則想要將之修煉成功,其難度至少是同等級戰技的數倍。


如他此前修煉的雷吟功一般,這樣的戰技,依靠的不是靈氣催動,而是神念。


看樣子,這金一的神念強度即便是無法和他相比,恐怕也勝過一般的修士很多。


洛生淡淡的笑了笑,下一瞬,同樣是張口一喝,但卻不是要施展雷吟功,而是吐出一個宛若黃鍾大呂一般的禁字。


他直接使出了功法神通當中的龍吟道喝!


他十分清楚,雷吟功的品級與對方施展的神念戰技相差太多,強行施展,恐怕作用不大,如果沒有意外,對方所施展的至少也是一種天級下品的神念戰技。


神念戰技尤為稀少,可若是運用得當,其威力會超出它本身的品級,因此,比同等級的戰技更加強大。


但洛生的龍吟道喝卻是吞天訣之中衍生出來的一宗功法神通,其威力會隨著洛生的實力提升而跟著變得越發強大,因此完全不能用簡單的品級來劃分。


當然,以洛生如今的實力,施展出的龍吟道喝也不可能真的超越天級戰技的界限,可用來對付對方的一道神念戰技,倒也完全足夠了。


隨著洛生那個禁字吐出,金一所施展的戰王嘯,也是硬生生的被定格在了半空當中,無法再向前蔓延。


由神念匯聚而成的音波,猶如一道道半透明的海潮一般,不斷的顫動發狂,震得周圍的虛空都在劇烈扭曲,仿佛是具備著某種特殊生命,隨時會破開洛生的防禦,將他吞沒進去。


然而,不管這些音波如何發狂,依舊是無法突破天地之中那道看不見的奇異力量,被牢牢的定在半空中,無法逃脫。


因為洛生施展出的龍吟道喝當中,原本就存在著一種奇特的規則之力,那是一種近神的力量,若非是實力真的勝過洛生太多,在同類型的交鋒當中,其他力量根本就不會是其對手。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