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合圍之勢
loading...

聽到二人的話,連洛生都是忍不住怔了一下,差點沒笑聲出來。


吳宗和蔣炎,雖然都是實力強大的少年天才,分別位列東荒人傑錄的第六位和第七位,不容小覷。


但那對麵那三個戴著金屬麵具的人,就連他都是有些看不出深淺,若是單對單,他還有足夠的把握可以取勝,而如果真的讓對方三人一同出手,並且結下陣法,在不動用靈髓催動赤霄神劍的前提下,他能夠勝過對方的可能性,恐怕也是微乎其微。


而以他現在的實力,要對付吳宗和蔣炎二人,恐怕一隻手就已經足夠。


可想而知,這二人的行為,無異於是自取其辱。


果然,那三人聽到吳宗和蔣炎的話之後,也均是一笑,隨即那金一淡淡的道:“既然兩位朋友心有不服,便由你們二人打這頭陣如何?”


“還怕你不成?!”


二人哼了一聲,雖然他們知道對方來自頂級帝國,實力不會差,但從他們三個的身上,二人卻是感覺不到什麽危險的氣息,想來相比起木塵、雪寒這樣的超級天才,這三人還差了很多。


而隻要他們沒有達到這個級別,自己便不會懼了對方。


當然,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在眾多強者麵前表現一番,畢竟二人也明白如今的洛生在聯盟之中的地位,如果自己再不好好表現一下,恐怕之後的情況會十分尷尬。


吳宗和蔣炎對視一眼,隨即吳宗飛掠上前,直接對著那金一出手。


“崩天掌!”


吳宗一出手便是一道威力極強的戰技,因為他知道對方並不是什麽軟柿子,所以想要在第一時間便將其徹底擊敗。


與此同時,那蔣炎也是身形一動,朝著那銀二飛去,同時一聲大喝,轟出一道火焰神拳,要以烈火之力壓製住對方。


可是麵對二人的攻擊,那金一和銀二隻是平靜的伸出一指,根本就不曾結出陣法,瞬息間便是將二人徹底擊潰。


“噗——”


“噗——”


兩道口吐鮮血的聲音同時在天地間響徹而起,緊接著眾人便是驚愕的見到,吳宗和蔣炎無比狼狽的倒飛而出,口噴鮮血,直接一頭砸進了地麵之中。


這一結果,令得眾多強者的神色,都是忍不住一凜。


僅僅從這一手來判斷,金一和銀二的修為,就絕對不會弱於東荒人傑錄之上除了歐陽修之外的任何人。


“東荒域果然是藏龍臥虎,戰王國如果參與東荒的人傑爭霸,恐怕那榜單之上的排行,全部都得改上一改。”


有強者感歎,那兩人的實力,顯然極度可怕,平日間戰王國不顯山不露水,今日終於是讓人見到了屬於他們的鋒芒。


金一平靜的道:“歐陽兄如果派出這樣的貨色與我們較量,是否過於小看我們這群兄弟了?”


他的話無疑是狂妄的,但這一次聽在眾人的耳朵裏麵,卻是再無人像之前那般輕視,全都覺得他有說這句話的資本。


不過,要說他們三人就能夠擊敗自己這一邊任意的十人聯手,大部分人仍舊是絲毫不相信。


歐陽修的目光,在人群當中慢慢掃過,不等他開口,便有多名強者站了出來。


木塵、雪寒、駱青芸等榜上有名的強者自然是首當其衝,之後又有數名達到了半步化龍秘境的強者挺身,很快,十個人的數量便已經湊齊。


至於洛生,他雖然也對那金一三人的合擊戰技挺感興趣,但眼見人員已經足夠,也就沒有再說什麽,打算看上一出好戲。


金一三人看著歐陽修等十名強者,神色終於逐漸正色了起來,不提其他,單單是歐陽修的大名,他們便早已聽過,後者乃當今東荒域明麵上的第一天才,盛名之下無虛士,他的實力之強,自然沒有任何的爭議。


而且從對方的身上,他們也的確感覺到了一種濃鬱的威脅性,能讓他們產生這種感覺,無疑是極度恐怖的。


“各位結陣吧。”


歐陽修注視著金一三人,緩緩的道。


“不急。”


金一卻是搖了搖頭,並沒有立刻就要使用合擊手段的意思。


見狀,木塵、雪寒等強者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一道冷色,對方的這種舉動,對於他們來講,無疑是一種輕視。


“劍二!”


雪寒一聲冷喝,手中的紫色細劍淩空劈下,朝著那金一揮動而去。


頓時間,無窮無盡的劍氣衝霄直上,帶著撕裂虛空的偉力向下鎮壓,盡數籠罩在金一的身上。


然而,麵對這無比可怕的劍氣,那金一卻沒有任何的凝重之色,隻是凝望著那漫天劍氣,微微點了下頭。


似乎,雪寒拚盡全力打出的劍二,也隻當得上他一點頭罷了。


“戰靈裂天。”


金一輕語,他的雙眼當中,突然出現一團烈焰般的旺盛戰意,代表了他無敵的信念,而後貫衝八方,宛若出籠的猛虎一般,直接朝著那漫天劍氣迎麵撲去。


劍二的強大毋庸置疑,可金一的戰意卻似乎更加恐怖,二者在空中僵持了沒有多久,眾人便是目瞪口呆的發現,雪寒打出的漫天劍氣,竟是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消散!


“這怎麽可能?!”


雪寒兩眼瞪大,此前連續受挫於洛生和蘇傾城,已經是讓他的自信心受到了不小的打擊,而眼下出現的這個名叫金一的男子似乎更加恐怖,輕而易舉的就擊潰了他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劍二!


他到底還是不是東荒人傑錄上高居第三的超級天才?為何最近出現的修士,每一個都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事實上,不光是他自己,但凡是目睹這一切的任何人,內心當中都是生出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雪寒的劍道天賦恐怖之極,他奮力一擊施展出來的劍二,甚至足以跨越幾個小台階斬殺敵人,即便是歐陽修,恐怕也無法這般輕而易舉的抵擋而下。


難道那戴著金色麵具的男子,竟然比歐陽修的戰力還要更加恐怖?!


洛生也是雙眼微眯,有些驚奇的看著這一幕。


不過,他的閱曆畢竟遠勝在場的人無數,很快就發現了問題的所在。


金一的本身實力,並沒有這麽強大,他之所以能夠輕描淡寫的化解雪寒施展出的劍二,應該還是與他們三人的站位有關係。


在常人看來,三人隻是淩空虛踏,隨意的分散著,可是對於精通陣法的洛生來講,此刻的三人已經結成了一種無形的陣法,隻是暫時還沒有運轉起來而已。


隻要在這樣的站位當中,三人的力量便可以隨時共享,也就是說,剛才金一化出的戰意,實際上還凝結了另外兩個麵具男子的力量,而並非他一人。


“不要讓他們靠在一起。”


洛生暗中對歐陽修傳音道。


歐陽修聞言,神色一震,隨即身形微動,閃電般的殺進了金一三人的站圈當中,連續打出三道攻擊,將三人各自逼退了一步。


頓時,那種可怕的感覺便是消散了大半。


金一三人站定之後,明顯吃了一驚,他們沒有想到歐陽修竟然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就發現了奧妙的所在,心中不由得暗暗咂舌,這東荒人傑錄第一位,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不過,三人明顯對這陣法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幾乎瞬間便是各自做出了應對,同時打出一道刁鑽的攻擊,直攻歐陽修的身體要害。


若不是境界勝過三人太多,即便是再強的戰力,也必須要立刻脫離戰圈,否則必然要身受重傷。


歐陽修雖然強大,但此刻也不得不抽身而退。


在他退走的瞬間,三人便重新複歸到了原來的位置上。


一股恐怖的氣息,再度升騰而起。


“歐陽兄果然是天縱之姿,竟然馬上就明白了個中奧妙,讓在下好生佩服。”


金一並不掩飾內心的讚賞之情,由衷的說道。


不過對於他的誇讚,歐陽修卻是搖了搖頭,這一舉動,令得金一三人都是略感錯愕。


隻當他是在謙虛,於是過了片刻,金一又道:“不過,即便你能夠看出這陣法的奧妙所在,恐怕也是破不開我三人的合圍之勢。”


“試一試才知道。”


歐陽修不置可否,身形卻是再度一動,與此同時,另外的九名強者也是瞬間動了起來。


從剛才歐陽修與對方的交手和對話中,他們已經聽出了一些端倪。


想要取勝,便得想辦法先將三人分開,否則這個過程將會異常艱難。


但也正是因為明白這一點,金一三人才將自己的合圍之勢構造得猶如一個鐵桶般,令得眾人想要出手破陣,卻根本就找不到合適的突破口,無論怎樣努力,最多也隻能讓戰鬥陷入一種膠著的狀態。


而且金一三人當中的任何一人,都可以隨時借用另外兩人的力量對敵,這樣一來,即便是十人當中實力最強大的歐陽修,也是無法與他們正麵硬碰,所以哪怕是十人圍攻三人,也依舊是守多攻少,根本就破不開對方的防禦圈。


對於這樣的局麵,歐陽修等人也是沒有什麽太好的應對之策,隻能是全力出手,時刻留心著對方的破綻,畢竟金一三人從小就苦修合擊戰技,極度擅長聯手對敵,相互之間的默契程度根本就不是他們這臨時聯手所能夠比擬的。


說得誇張一些,即便是再來十個人,若是無法做到相互間的默契,恐怕也一樣隻能讓戰鬥陷入膠著狀態,因為對方的合圍之勢,早就已經先天立於不敗之地。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