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冥泉底部的動靜
loading...

洛生皺眉,他並非是什麽心胸狹窄之人,若無要事在身,此事倒也無妨,隻是此刻蘇傾城仍然還在閉關之中,若是就此離去,無人護法,卻是萬萬不可的。


正在他感到有些為難的時候,歐陽修卻是帶著一眾強者,再度回到了冥泉之畔。


離去之時,歐陽修的身旁不過三四十人,而此時此刻,卻已經達到了將近百人的隊伍,浩浩蕩蕩,而且這還隻是一部分,另外的隊伍,由木塵和雪寒帶隊,仍然在外尋找可能存在的聯盟對象。


“洛兄。”


歐陽修對著洛生拱了拱手,發現邊上多了一人,不由得抬眼看了對方一眼。


“這位是?”


“這是大乾帝國的太子。”洛生介紹道。


“你好!”


太子登時有些拘謹,連忙對著歐陽修施了一禮。


他雖然貴為一個帝國未來的君王,卻也十分明白眼前這群人在東荒域之上究竟具備著怎樣的份量,若論影響力,即便是他的父輩都比之不及。


歐陽修朝著他點頭致意,這已經算是極為給麵子,若換成另一人,他估計連看都懶得看一眼,純粹是看在洛生的麵子上才這樣。


洛生沉吟了一會兒,忽然說道:“歐陽兄可否幫我一個忙?”


“如今我們已結盟,便算是一條陣線上的,有什麽話但說無妨。”


洛生於是便將此前太子所言之事大致講述了一番,歐陽修聽完後未做猶豫,直接說道:“大乾帝國如今也是聯盟的一份子,既然他們是你的同伴,我們自當盡力幫助。”


聞言,太子頓時露出喜色。


歐陽修看向人群中的某位強者,說道:“昆兄,此事便有勞你帶人前去勞累一番了。”


“應該的。”


那人笑了笑,大手一揮,十數名強者便是從人群中走出,每一個人的氣息皆是充盈而澎湃,就連半步化龍秘境的修士,都占了三四成之多。


而這名被歐陽修稱作昆兄的男子,實力則更加強大,在東荒人傑錄之上名列第十二位,名見昆宇二字,早已是東荒域中成名已久的年輕強者。


“這位兄台,有勞你帶路。”


昆宇對太子說道。


太子點了點頭,眼神和洛生交匯了一下之後,這才起身,帶著昆宇一行人離開了此處。


“看起來聯盟之事還算順利?”


在太子等人離開後,洛生望著歐陽修身後的陣容,不禁愣了一下,雖然他認為聯盟應該不難,卻沒想到會順利到如此地步。


如今的他也算是黑暗天墟之中聲名鵲起的超級天才,雖然崛起的時間還短,但也已經深入人心,在場的諸多強者們,即便沒親眼見過,幾乎也對他有所耳聞,見他這般發問,均是流露出和善的笑容,衝著他微微點頭。


這便是實力帶來的好處,若是換做他剛剛進入黑暗天墟的時候,這些人是絕對不可能對他這般客氣與尊敬的。


歐陽修點了點頭,可是緊接著,卻又搖了搖頭。


“有什麽問題麽?”


洛生略顯不解。


“如今我們雖然已經聯合了黑暗天墟之中大部分的高級帝國,不過,根據情報之中的訊息來分析,恐怕這些還是不夠,我們需要再聯合一些其他的重量級勢力。”


“重量級勢力?”


洛生沉吟片刻,問道:“歐陽兄指的是?”


“東荒域之上,除卻中央帝國以外,一共還有三大頂級帝國,淩霄帝國和萬劍帝國你都已經見到過了,還剩下一個戰王國,你應該還沒有接觸過。”歐陽修緩緩的道。


“戰王國?”


“也是一方頂級帝國,不過行事一向獨來獨往,比之萬劍帝國的自我封鎖更加嚴重,他們從建國以來就從來不和其他任何帝國勢力打交道,在整個東荒域之上,除了我的師尊,無人和他們有過近距離的接觸。”


歐陽修緩緩道。


“正因如此,東荒人傑錄這一排行榜上,沒有一個人是他們的人,這次他們雖然也進入了黑暗天墟,但還是保持他們一貫的作風,不和任何人接觸。”


一旁,那紅衣似火,顏若桃花的駱青芸接過話頭,繼續說道。


“這樣的一群人,想讓他們與我們結盟,估計很難。”


洛生微微搖頭,他對於這種勢力的習性頗為了解,這種人或者勢力一般都是不願或者說不屑與其他人合作的,即便是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也有極大的可能依然如此。


“你說的不錯。”


歐陽修也點了點頭,他絲毫都不否認和戰王國結盟的難度,但他曾經聽到他的師尊說起過,在戰王國之中,存在著一種威力極強的合擊戰技,若是由多人一起修煉與施展,實力可在短時間內成倍爆發,可怕至極,可完全碾壓同等級的任何修士。


所以,他才想要盡力一試,若是能夠將戰王國也拉入聯盟之中,那麽他們與那中下級帝國之間的對立之局,便不會那麽嚴峻了。


又過了一日,木塵和雪寒,也是帶著將近百人的隊伍,趕回了冥泉之畔。


而今這個地方,幾乎匯聚了整個黑暗天墟當中,絕大部分的高級帝國以及頂級帝國強者,甚至包括那此前與洛生發生過不愉快的吳宗和蔣炎,也是帶著各自的隊伍,投入了聯盟之中。


當二人見到洛生之後,神色都是有些閃爍不定,他們自然都聽說了洛生前些時日在那殿宇當中登上十道階梯的壯舉,震驚之餘,內心也是對洛生生出了極大的忌憚。


若是單獨聽到此事,二人或許還會不屑一顧,但連木塵、柳驚鴻這樣的超級天才,都是隻能止步於第八道台階,可想而知,想要登上第十道台階,是一件多麽困難的事情。


何況此刻洛生身上的氣息,也是變得極為內斂,任憑二人如何查探,都是絲毫探不明後者的真實實力。


洛生的目光,隻淡淡的在二人身上掃了一掃,並沒有說什麽,甚至都沒有多停留刹那,隻像是審視普通的加入進來的聯盟成員一般,神色平淡至極。


說得難聽一些,這樣的貨色,如今已難入他的法眼。


洛生的無視,也是令得吳宗和蔣炎神色一沉,他們好歹也是東荒人傑錄之上名列前十的超級天才,即便是一些中級帝國的君王都會對他們客氣萬分,然而洛生,卻是絲毫都不在將他們放在眼中。


不過,二人也是十分清楚,今時不同往日了,不提歐陽修與洛生的關係,即便是如今的洛生自己,也是足夠讓他們忌憚,根本不敢輕易觸怒。


“除了淩霄帝國的柳驚鴻不知所蹤之外,現在隻剩下戰王國這一個頂級帝國沒有加入我們的聯盟,除此之外,所有的高級帝國,隻要是還沒有遇難的人,都已和我們結成了聯盟,一聲令下,隨時可以對那群中下級帝國聯盟發起攻擊。”


木塵語氣沉凝的說道,目光中閃爍著旺盛的戰意,這些天他一直都過得極為憋屈,上次他們被人圍毆襲殺,雖然最後擊退了敵人,但在那一戰當中他也是受了一些傷,哪怕不是很嚴重,卻也讓他憤怒無比。


而今人手充足,他認為,已經是時候對對方發起反攻了。


木塵的話,立刻激起了不少強者心中的怒火,他們當中最差的也是高級帝國出身,隻要還在東荒域之上,無論走到哪裏,別人都是以禮相待,又何曾被一群中下級帝國的無名之輩,欺辱成這般模樣?!


“大家稍安勿躁,我看這件事不宜操之過急。”


駱青芸望著群情激奮的眾多強者,輕聲說了一句,那天籟般的動聽聲音,令得在場的所有強者都是不由自主的安靜了下來,靜聽她的講話。


駱青芸於是便將剛才歐陽修對洛生所講之事娓娓闡述了一遍,眾人聽完過後,均是點了點頭,認為她所說確也言之有理。


他們雖然憤怒,但卻並沒有失去理智,中下級帝國的強者們實力突然暴漲,而今平均水準隻怕已經絲毫不弱於他們這些高級帝國甚至是頂級帝國之中的強者,更何況對方人數眾多,至少比己方多出了一倍不止的人手,這樣的差距無疑是可怕的。


更何況對方底細不明,如果真的按照洛生所說,很可能還有一位神秘巨頭在暗中操作這件事情,那麽即便他們而今匯聚了將近二百名強者,正麵與人相鬥起來,勝算隻怕也是微乎其微。


歐陽修緩緩說道:“剛才我已經與洛兄商量過了,柳驚鴻現在孤身一人,有他或者無他,區別都不大,但戰王國卻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強大勢力,我們必須要想辦法將之拉攏過來,各位之中,可有人知道他們此刻身在何地?”


歐陽修的話一出口,人群中頓時傳出一陣陣低低的議論之聲,過了許久,終於有一名強者說道:“我和戰王國當中有一人是舊識,隻是不知道他們願不願意結盟。”


“無妨,你隻要聯係到他便是,其他的我來想辦法。”歐陽修道。


那人點了點頭,正欲再說話。


“嘩啦啦——”


可就在這時,那原本平靜無波的冥泉之底,突然傳出一陣激烈的水流聲,緊接著,一道長達數百丈的水龍卷,突然呼嘯著從湖水之中升騰而起,直插天宇!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