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退敵
loading...

“萬魂叩首!”


秦冰仿佛有些氣急敗壞的一聲大喝,隨著她喝聲傳出,無數道詭異的虛影在虛空之中陡然凝聚,布滿了四麵八方,將洛生完全圍困在其中。


緊接著,這些狀若厲鬼一般的虛影皆是向後仰脖,而後脈動同步,在秦冰的指引之下,狠狠向下叩來!


一股可怕的氣息瞬時間凝聚,這一刻,洛生的軀體上出現了無數密密麻麻、狀若蛛網一般的裂紋,猩紅的血液隱隱透出,似乎隨時隨地都會徹底炸開!


強大如他此刻的肉身,都被逼到了這樣境地,可想而知,若是換成一兩月之前,這一叩他必然死了!


即便如此,這一叩首帶給洛生的創傷,仍然不容小覷,且還沒有完!


“龍象般若掌!”


洛生一聲大吼,軀體自主發光,赤金色的神芒從他的每一個毛孔當中迸發,裂開的傷口迅速愈合,與此同時,一道鎏金鑄成的佛陀之手在虛空中凝聚,伴隨著洛生的手掌拍下,用力向前一掃,漫天的厲鬼頃刻間被拍得七零八落,哀鳴遍野。


但是一擊過後,龍象般若掌的力量也是因此消耗殆盡,短時間內無法再施展了。


“噗——”


秦冰張口吐出一大口鮮血,臉色慘白得有些嚇人,很顯然為了施展出剛才那樣的一招,她也是遭受了巨大的反噬。


以她目前的實力,施展這樣的攻伐之術,還有些勉強。


不過,洛生的嘴角同樣是溢出一縷鮮血,對方的招式當中蘊生著一種極為詭異的力量,即便他施展龍象般若掌將其擊潰,自身仍然遭受了不輕的創傷。


秦冰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雖然洛生也不是毫發無損,但她依然覺得十分難以接受,在她看來,自己和洛生再度交手,對方應該是毫無還手之力才是!隻有自己殺他的份,哪能讓洛生將她打傷?!


相較於秦冰的氣急敗壞,洛生顯得十分淡然,秦冰的境界雖然高於他,且施展的手段也是詭異而強大,但交手經驗卻是差了自己十萬八千裏,如果她沒有更強於那萬魂叩首一個層次的手段,想要將自己擊敗,完全是癡人說夢。


“試試我這一招?”


洛生一聲淡笑,雷神仙體頃刻間召喚而出,同時眉心處綻放出一枚奇異的眼睛,天上也是瞬間雷雲密布,垂落下道道翻湧的閃電。


“神雷之眼!”


隨著洛生的一聲叱喝,一道純以雷霆凝聚而成的銀白光束從他的第三隻眼睛當中噴湧而出,洞穿了虛空,直接殺到了秦冰近前。


感受到其中濃鬱的雷電之力,秦冰的表情也是劇變了起來,竟是有些不敢硬接他的攻擊,身形一動,竟然直接化作一縷紅煙融入了虛空之中,就此消失。


洛生的攻擊,也隨之撲空。


他微微皺了皺眉,並未放鬆警惕,依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留意著四周的動靜。


對方的手段異乎尋常,神出鬼沒,沒準此刻就躲在什麽地方看著他,找時機發動致命一擊。


然而,當他盤膝而坐,以神念將四麵八方都籠罩住,細細探查了一番後,卻發現周圍並沒有秦冰的所在。


他的神念之強,不遜色任何人尊之下的修士,除非秦冰隱匿藏身的本事能夠超越這一境界,否則的話,絕對無法逃脫他的探測。


“真的跑了?”


半晌後,他睜開眼睛,神色顯得有些古怪。


在剛才秦冰和他的交手之中,嚴格說起來他並沒有占到半點上風,雖說他有足夠的自信自己能夠贏得勝利,但那畢竟隻是他內心的想法,秦冰並不會這麽想。


“她似乎很忌憚我的神雷之眼……”


洛生思忖了一番之後,得出這樣的一個結論。


在他施展龍象般若掌之時,秦冰依舊能夠保持臉色不變,反倒是在自己施展出神雷之眼的時候,對方好像顯得尤為忌憚,甚至立即選擇了遁走。


嚴格說起來,神雷之眼雖然是雷神仙體之中衍生出的煉體神通,但純以力量計算,是比不上他此前施展的龍象般若掌的。


不過天地萬物之中論殺伐之力,雷電之力當數第一,尤其是對於一些見不得陽光的生物,如陰魂厲鬼之類,更是具備著極大的克製性。


洛生望向遠處,目光幽深,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


“你受傷了?”


一處幽暗的洞穴當中,漆黑霧靄彌漫,充斥著一種混沌氣,中心處盤坐著一個人,被黑色的氣息籠罩,渾身都裹在黑袍之中,看不見他的臉。


看著從外緩緩走來的紅衣女子,他的聲音不悲不喜,不帶任何感情的說道。


紅衣女子正是和洛生交手後遁逃的秦冰,聽見對方的詢問過後,她點了點頭,表情顯得有些屈辱。


“那些廢物當中,還有能傷你的人?”


似乎是感到有些意外,那黑氣縈繞的人再度開口,聲音當中,透出一分淡淡的意外。


“是那歐陽修?”


秦冰沉默不語。


“如此說來,你去找那個家夥了。”


黑袍男子的聲音,仿佛是從九幽冥府當中傳出,透著一股令人頭皮發麻的漠然。


秦冰不由自主的臉色一白,本能的向後退了兩步,顫聲說道:“我……是去找他了,他是我的殺父仇人,難道你要我無動於衷?”


“愚蠢!”


黑袍男子一聲冷喝,震得秦冰手腳皆顫,低垂著頭,絲毫不敢反駁對方。


黑袍男子冷冷道:“你隻需要做好你應該做的事情,至於報仇,等時機到了,我自然會給你這個機會!”


“是……”


秦冰唯唯諾諾的答道。


黑袍男子微微搖頭,手掌一揮,一股黑色的詭異波動隨即落入秦冰的身上,後者頓時發出一聲壓抑而暢快的叫聲,緊接著渾身散發黑光,此前所受的傷,竟然在瞬間就徹底痊愈了。


“多謝殿下!”


“抓緊時間把剩餘的廢物都攏在一起,我們隻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了,要是接下來再有不聽話的人,你應該知道怎麽做。”


黑袍男子不帶任何感情的說道,再度恢複了漠然。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