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虛浮
loading...

不過下一瞬,洛生便是從那地底之中直接騰空而起,淩空虛踏,負手而立,一襲白衣飄然若雪,竟是未曾受傷一絲一毫。


這一結果,令得所有觀戰的人都神色呆滯。


與蔣炎硬撼了一擊之後,洛生竟然一點傷勢都沒有出現?!


此時此刻,雖然已經有人認出他就是那一日在聽風酒樓當中以一敵五的白衣青年,但即便如此,眼前發生的一幕,還是讓得眾人感到無法接受。


那蔣炎是什麽人?放眼整個東荒域都排的上號的超級天才!不要說是年輕一輩,就是一些老一輩的強者都不是他的對手,從他出道至今,隕落在他手中的化龍秘境修士,已經不下於一手之數。


畢竟人尊的誕生太過艱難,但凡是能夠達到化龍秘境的修士,在這東荒域之上,便已經稱得上高手二字。


然而這樣一個少年成名的風雲人物,而今卻是在一個不過區區通天境五重天的修士身上,吃了如此暴虧。


那吳宗也是眉頭緊皺的看著這一幕,心中生出一股凜然。


他的實力雖然比蔣炎略強,卻也強得十分有限。


剛才蔣炎的那一道風雷指,或許是有著輕敵的成分在其中,導致威力並不如平日間那麽恐怖,但不管怎麽說,那也是一道貨真價實的天級戰技,更何況,蔣炎本身的實力,也已經達到了化龍秘境。


在他施展出來的風雷指之下,即便是他都得認真對待,而如果換成是一名普通的半步化龍秘境的修士,一旦硬接,最後的結果恐怕非死即傷。


但洛生不但接住了,而且至少從表麵上來看,根本不曾受傷,從這一點上,比起那吐血橫飛的蔣炎,已是強了太多。


“怎會如此?!”


蔣炎滿嘴鮮血,也難以掩飾他眼神之中的震動,喃喃的道。


他受傷不重,此時內心的震動,其實勝過了他所受的傷勢。


對此,洛生隻是冷冷看了他一眼,便是身形一動,再次對其發起了進攻。


“欺人太甚,真以為我收拾不了你?!”


見到洛生再度殺來,蔣炎的目光也是一冷,雖然對方的強大超出了他的預料,但他畢竟也是東荒人傑錄之中榜上有名的超級天才,自然不會是浪得虛名之輩,立即調整狀態奮力回擊,與洛生悍勇的戰在了一起。


洛生的這具軀體,經過兩年以來的錘煉,已是能夠抗衡半步化龍秘境的修士,但蔣炎顯然超出了這個範疇,在這樣拳拳到肉的交手之中,他發現自己的肉身比起對方還是遜色了一籌,撞擊之時,拳腳上不斷傳來劇痛之感,而那蔣炎卻神色平靜,毫無痛苦之意。


洛生隻得催動雷神仙體的雷霆之力將全身覆蓋,凝成一道雷電戰甲,以此來彌補這種差距。


二人越打越激烈,眨眼之間便已經交手上百招,而洛生的體內,也是開始傳來一種靈氣劇烈消耗的訊號,若不是他修煉的功法足夠強大,在這樣的恐怖消耗之下,恐怕早已力竭而死。


即便如此,他也感到絕不能再這樣繼續鬥下去了,對方的境界畢竟遠勝過他,如果再這般和交戰,結局恐怕不會樂觀。


而且,這個時候他身體表麵凝聚出的雷電鎧甲,已經開始出現一道道的裂紋,即將碎裂開來,掌指之間也是滲出了點點血跡。


好在,蔣炎的拳頭之上同樣是有著鮮血滲透而出,並不是毫發無損。


“這人的實力好生恐怖!幸好剛才我沒有上前!”


人群中,無數自詡實力不弱的強者內心均是湧上這樣的念頭,剛才在歐陽修離開的時候,他們也想過要立即上前逼問洛生,但被蔣炎搶在了前方,也幸虧是如此,才讓他們躲過一劫。


畢竟,如果換成是自己,他們相信絕不可能和蔣炎戰成這般局麵。


“龍象般若掌!”


洛生一聲大喝,聚納四方靈氣,而後打出一記鎏金掌印,掌印如同佛陀之手般爆發出熾盛的光輝,將前方的天地盡數遮蓋。


蔣炎瞳孔一縮,下一刻,他竟是直接祭出了一道護身神符,身形瞬息間退到了百丈之外,沒有與其硬碰。


以他的實力,自然感受得到那掌印之上蘊含著的可怕威能,比起此前對方施展的那種天眼神通還要更加的強大。


這小子到底是什麽來頭,才這般修為境界,怎會強大到如此境地?!


他的內心,充斥著一股凜冽的寒意。


洛生的目光死死鎖定著蔣炎,剛才那一招龍象般若掌,若是成功擊中,必然能夠對其造成嚴重的傷勢,可後者卻在他出手的瞬間便十分果斷的引動護身神符退走,一擊不中,他已經無力再發出這種威力的攻擊。


若是真的不顧一切,他或許能夠斬殺蔣炎,但自己的下場也絕不會好,如今這裏眾多強者虎視眈眈,更有那東荒人傑錄第六的吳宗在此,真要那般做,自己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想到此處,他深吸了一口氣,將虛浮的氣息緩緩平息下來,而後盯著立身在遠處的蔣炎,冷笑道:“什麽東荒人傑錄第七的天才,簡直是浪得虛名!”


此言一出,蔣炎雙眼之中頓時噴出無窮的怒火,但想到洛生剛才施展的種種強悍手段,一時之間,他竟是有些不敢出手。


洛生說完這一句,便是收回了目光,沒有再繼續出言嘲諷,他也不想太咄咄逼人,萬一這家夥真的衝過來和他拚死一戰的話,情況就有些不妙了。


好在蔣炎對他頗為忌憚,加上此刻也並不知道他實際上已經是強弩之末,因此除了憤怒之外,倒也沒有其他過激的行為。


“還有哪位英雄想留下我的,盡可以過來一試。”


洛生話語平靜,視線冷漠的掃過周圍天空上環伺著的無數強者,沒有半分緊張之意,且氣息穩固,絲毫不像是剛剛經曆了一場大戰。


眾多強者自然是無人願意當這個出頭鳥,雖然他們一起上的話,也許瞬息間就能拿下洛生幾人,但眾多帝國各自為營,互相之間並不統一,一些帝國之間甚至早有舊仇,也不可能因為洛生的關係而同仇敵愾。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