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威脅
loading...

麵對著洛生的譏諷,柳驚鴻卻是神色絲毫不變,平靜的搖了搖頭:“你錯了,我之所以會這麽做,是因為在你對我的人出手的那一刻,你就已經是個必死之人了,至於他們,既然和你同屬一個陣營,自然也是逃不過一死。”


柳驚鴻臉上浮現出一抹殘酷的冷笑:“這麽多年來,還從來沒有人敢在我麵前這般囂張行事,你是第一個。”


“那老子就先殺了你!”


洛生話語冰冷,聲音當中蘊含著一種不加掩飾的殺意,他這個人從來都是少說多做,很少會說出類似的話,但這一刻,他是真的怒了。


無論敵人對他本人使用什麽樣的手段,他都可以平靜以對,但如果對他身邊的人出手,卻是徹底觸碰了他的逆鱗。


上一個這麽做的人是龍剛,此時此刻,他的屍骨恐怕都已經爛了。


“嗬嗬。”


麵對著洛生的怒火滔天,柳驚鴻冷笑了一聲,雖說神色中還是充斥著輕蔑,但他的內心,也是暗自的警惕了起來。


畢竟經過剛才的幾招試探,他已經知道洛生的確具備著威脅他的力量,何況這才剛剛開始,後者到底還有多少手段沒有使出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錚——”


洛生直接取出赤霄神劍,朝著柳驚鴻鎮殺了過去。


以他目前的境界動用赤霄神劍,在不借助靈髓的力量下,其實依然還是鬥不過柳驚鴻,因為後者無論是境界還是戰力,都是整個東荒域之上最為拔尖的一批人,身為東荒人傑錄之上高居第四名的天才,他的修煉天賦,同樣也是達到了史詩級別。


史詩級別的天才絕對沒有一個是庸人,即便洛生戰力逆天,又有超階靈器加持,但畢竟吃了境界上的虧,與柳驚鴻相戰起來,情況仍舊不容樂觀。


但洛生的劍招之中,蘊含著一股北風蕭兮、一往無前的恐怖氣勢,再加上赤霄神劍鋒銳至極,柳驚鴻根本就不敢與其硬碰,因此在最開始短暫的交手之中,洛生竟然是占據了不小的上風,將柳驚鴻逼得連連後退,幾乎找不到反擊的機會。


這一幕,也是令得那些正在圍攻蘇傾城、破軍、鐵劍三人的強者們神色微變,手下的動作都是不由得凝滯了幾分。


他們萬萬沒想到,一個通天境五重天的修士,竟然能夠和他們心目當中的無敵強者戰成這般局麵。


“轟——”


一根冰雪長箭突然毫無征兆的激射而出,直接洞穿了一名半步化龍秘境的強者的肩胛,而且要不是他的本能自覺通玄,在最後關頭微微側身,這一箭怕是能夠直接將他的腦袋射穿。


即便如此,一股巨大的寒意還是瞬間令得他半個身子都是徹底麻木了下來,且寒氣還有繼續擴散的趨勢!


他當機立斷,立即忍著劇痛將那冰雪長箭用力拔出,頃刻間血液噴灑,一道慘絕人寰的慘叫聲,也是同時在這地宮之中響徹而起。


不過他的果斷,也終究是讓他將這條手臂勉強保了下來,然而就算是這樣,這一箭的力量,也是令得這名境界達到了半步化龍秘境、真實戰力堪比初階化龍秘境修士的強者,徹底失去了作戰的能力。


這無疑令剩餘的人全都一驚,內心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群人當中除了洛生之外,居然還有一名高手存在?!


這真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下級帝國,能夠走出來的人物?!


事實上那出箭的人,並不是那兩個此前被他們打傷過的男子,而是那名白衣勝雪、美得讓人感到驚心動魄的白衣少女。


“真是一群廢物,連幾個通天境的修士都解決不了?!淩霄帝國養你們十年,有何意義?!”


正在和洛生激烈相戰的柳驚鴻看到這一幕,立時兩眼一瞪,憤怒的喝道。


聽到他的話,一眾淩霄帝國的強者臉色都是一變,感到一種無比的羞愧之意,隨即化羞愧為殺意,更加猛烈的對三人發起了進攻。


雖然戰圈之中有著蘇傾城的存在,使得戰鬥落敗得沒有那麽迅速,但雙方實力差距實在是太過懸殊,這樣下去,戰敗隻是遲早的事情。


而洛生這邊,由於柳驚鴻已經逐漸的從赤霄神劍的鋒銳當中適應下來,洛生剛開始所能夠占到的那種上風也是不複存在,畢竟前者的境界遠高於他,若是再這麽戰下去,最後輸陣的人,必然是他自己。


瞥見身後那隨時都有可能落敗的蘇傾城三人,洛生深深的吸了口氣,準備改變策略,先借助靈髓發動凶悍一擊,將戰鬥結束再說其他的。


借助靈髓的幫助,洛生甚至能夠爆發出堪比高階化龍秘境修士的攻擊力,雖然那隻是短短一瞬間,但是要擊敗柳驚鴻,卻也已經足夠了。


不過,如果柳驚鴻身上也攜帶了超階靈器級別的寶物,即便是威力比不上赤霄神劍,那麽這場戰鬥,恐怕就又會陷入困局之中。


“真是熱鬧啊。”


但就在這個時候,地宮的內部,突然傳出一個平靜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所有淩霄帝國的強者們,均是立即止住了手裏的動作,即便是正在和洛生戰鬥的柳驚鴻,眉頭也是緊皺了一下,隨即謔的轉頭,看向那聲音傳來的方位。


“你們竟然也在這裏?”


柳驚鴻神色難看,盯著那突然出現的歐陽修一幹人,眼神中露出一道隱晦的忌憚。


事實上直到現在,他都還沒有將洛生真正的放在眼中,因為在他看來,洛生根本不可能長時間保持這種強悍的戰鬥力,隻要時間一久,便會落敗在自己的手中,這一點應該是毫無疑問的。


但是麵對著眼前這幾個和他一樣背負著史詩級天才之名,而且早早便是在東荒之上成名的年輕強者,他卻是必須保持著最大的忌憚。


尤其是最前方的三個人,隨便一個他都必須要全力以赴,特別是居於正中間的那名男子,根本沒有人知道他的最終戰力,到底能夠達到什麽樣的程度。


“很不湊巧,比你先來很久。”


木塵淡淡的說了一句,語氣之中,充斥著一種淡淡的冷意。


因為他和柳驚鴻之間曾經爆發過一場激烈的矛盾,不過後來因為雙方背後的勢力出麵,那場爭鬥便被化解了下來,雖然表麵上不說什麽,但二人見麵,基本上都少不了要言語上攻擊對方幾句。


此刻在這黑暗天墟之中狹路相逢,木塵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聽到木塵的話,柳驚鴻眼睛一眯,身上散發出一股可怕的寒意。


不過,他也清楚眼下的局麵,此刻不比在外界,可以隨意行事,畢竟論起陣容,他所代表的淩霄帝國,遠遠比不上歐陽修三人代表的東荒中央帝國,在這黑暗天墟之中,有這三人作為一個隊伍主導者,沒有任何一方帝國能夠獨自與其對抗。


因此,雖然木塵的話讓他非常不爽,但一番審時度勢之後,他還是選擇了暫時隱忍下來。


他神色平靜的說道:“我現在的目標並不是你們,而是這幾個不長眼睛的小賊,你們若是有什麽話,便等到我解決了他們幾個之後再說吧。”


說完,他便是準備再度動手,繼續和洛生之間這場沒有結束的戰鬥。


“慢。”


可就在這時,歐陽修的聲音,卻再一次響了起來。


“又做什麽?”


柳驚鴻眉頭一皺,詫異的看著對方。


“如果你要出手的目標是洛兄和他的這幾位朋友的話,那麽此事,我倒是非管不可了。”


歐陽修負手而立,淡淡的說道。


他的聲音,十分平靜,但是那種語氣當中,卻是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堅決。


聽到他的話,淩霄帝國一方的強者們,都是忍不住一頭霧水,那看向洛生等人的眼神,也是變得極為的古怪。


他們現在已經開始忍不住懷疑洛生他們的身份,究竟是不是真的隻是一個下級帝國之中走出來的人?


柳驚鴻沉默了一會兒,方才沉聲問道:“為什麽?”


“沒有為什麽。”


歐陽修神色淡漠,依舊是那種平靜得不帶任何情緒的語調,卻令得柳驚鴻的表情,瞬間陰沉了下來。


“你確定你要為了一個下級帝國走出來的小子,跟我淩霄帝國結下這樣的梁子?”


柳驚鴻的聲音,透著一股寒意。


歐陽修瞥了他一眼,目光幽深的道:“你是在威脅我?”


這六個字,歐陽修雖然說得極淡,但是在他周圍的木塵、駱青芸等人,都是感到背後升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因為隻有熟悉歐陽修的人才知道,他幾乎從不真正將怒火表現出來,眼下的這種表現,其實已經代表他內心生出了殺意。


柳驚鴻自己也是立即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話說得有些不妥,瞳孔不由得微微縮了縮。


不過,他話已經說出,若是此刻再改口,未免也有些太丟人了。


因此,他隻能是冷笑了一聲道:“你可以這樣理解!”


他的這句話一出口,整個地宮大廳,瞬間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