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麻煩
loading...

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連她自己都是感到一種強烈的不自信。


如果按照石台之上所記敘的文字來看,這位妖神隻怕是一尊強大到了完全無法揣測的蓋代強者,這樣的強者,怎麽可能和洛生扯上絲毫關係?!


聽到她的話,洛生的瞳孔,也是不著痕跡的微微縮了一下,他倒是沒有想到,駱青芸竟然還能夠知道這一點。


不過也僅僅止步於此了,因為無論是誰,即便能夠知道這些,卻也不可能真的將他和這雕像之中的人聯係在一起。


因為兩人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天地之差都難以形容。


“除了這個以外,應該還有其他特殊的手段,可以吸取信仰之力吧?”


木塵倒吸了一口涼氣,聲音有些幹澀的問道。


駱青芸沉默片刻,道:“我確實是不知道還有這樣的手段,連我師父也是不知,但是並不代表就一定不存在,或許洛兄掌控著一種未知的手段,能夠吸取這種神奇的信仰之力呢?”


說到此處,她那看向洛生的目光,不由得帶上了一種狂熱。


如果,洛生真的掌控著這種能夠吸取信仰之力的神異手段,那無疑將會是驚世級別的,若是能夠將之習得,其帶來的種種好處,簡直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瞥見她的神色,洛生便大概知道她內心的想法,當即搖了搖頭說道:“駱姑娘怕是誤會了,我也不知道為何我能夠吸取這雕像之中的信仰之力,剛才我走到這雕像下麵,立刻就形成了現在的局麵,若我真有你說的那種能耐,隻怕此刻也不會在這地宮之中與各位相遇了。”


聞言,駱青芸的臉上,也是流露出一種淡淡的失望之色。


不過,原本這就幾乎是毫無可能的事情,雖然她感到有些失望,但也不至於因此影響心情。


但洛生的話還是不出意外的引發了一場巨大的波瀾。


洛生並非是雕像的主人,但是卻能夠吸收雕像之中的信仰之力,這至少能夠說明,這尊雕像是認可洛生的。


他們都是東荒域之上的頂級天才,然而,能夠被這雕像所認可的人,卻並不是他們,而是洛生,這一點,令得眾人多少都有些難以接受。


“多認識幾個字果然是有好處啊。”


一名強者酸溜溜的說道,語氣之中,充滿了豔羨和妒忌的味道。


在他看來,洛生之所以能夠得到雕像的認可,唯一的原因恐怕就是他認得那石台上的字,除此之外,便再也沒有其他的可能性。


當然,這隻是他的想法而已,如歐陽修,木塵,駱青芸這種級別的天才,卻早已深刻的明白洛生絕非是池中之物,雕像認可他,也絕非隻是因為他識得那種古文字這麽簡單。


“現在怎麽辦?”


有強者出言詢問,眼下,他們既不能收取那些壓縮到極致的紫色靈髓,也無法從信仰之力當中分得一杯羹,東荒中央帝國這群天才的定位,立即變得有些尷尬起來。


“地宮很大,我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駱青芸沉吟了一會兒說道。


這個提議,頓時得到了所有人的讚同。


“洛兄,既然如此,我等便先行一步了。”


歐陽修平靜的對洛生說道。


“各位請便。”


洛生微微點頭,也未多言,說完這句話後,便是閉上了眼睛,繼續吸取信仰之力。


東荒中央帝國的人很快便從這裏離開,朝著地宮的更深處走去。


“二位可以先跟進去,我之後再來尋你們。”


等到東荒中央帝國的人走後,洛生又睜開了眼眸,對等候在一旁的鐵劍和破軍二人道。


二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隨即均是搖了搖頭。


鐵劍無奈的道:“還是等你一起吧,就憑我們這點實力,跟在他們後麵也是無用,即便真的遇到了什麽了不得的寶貝,隻怕也沒有我們的份兒。”


說完,他又抬頭看了一眼頭頂,又道:“算了,我先出去看看太子和大公主怎樣。”


說著,便是直接衝天而起,直接離開了這座地宮,過程十分順利,並未受到任何阻攔。


破軍見狀,對著洛生二人點了點頭,而後也是跟了上去。


蘇傾城便在洛生的身旁盤坐了下來,靜靜的等候著他將信仰之力吸收成功。


然而,這個過程還沒有持續多久,破軍和鐵劍二人,便又折返了回來。


準確的說,是被人從上方扔了下來。


在地宮力量的托舉下,二人這才勉強站穩身形,嘴角都是各有血跡溢出。


一行人緊隨他們降臨到地宮之內,為首的人,正是當日在聽風酒樓之中見到過的那位淩霄帝國的第一天才,東荒人傑錄上高居第四的柳驚鴻。


柳驚鴻眸光睿智的打量著眼前的這座地宮,神色還算平靜,但眼神之中的喜色,卻是無法掩蓋。


“大哥,你快看這是什麽?!”


一名強者瞪著眼睛,盯著不遠處那個灌滿了精粹靈髓的水坑。


柳驚鴻立時橫移了過去,在辨明水坑中的物質乃是一種精粹到了極點的靈髓之後,即便是以他的定力,都是忍不住的立刻喜形於色,大笑著說道:“這恐怕是一場天大的機緣!爾等趕緊收取此物,能收多少是多少!”


說著,他便是立刻取出須彌戒,開始收取水坑中的紫色靈髓,從始至終,都沒有看洛生幾人一眼。


鐵劍和破軍神色冰冷的盯著柳驚鴻等人,雙拳緊緊的攥著,目光中流露出殺意,很顯然,他們剛才就是被這群人給擊傷,並且從上麵扔下來的。


淩霄帝國的一行人,臉上的喜悅之色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就變成了驚詫之色,所有的須彌戒盡皆炸碎,他們遭遇了和東荒中央帝國此前遭遇的情況,一模一樣的事情。


“怎麽會這樣?!”


柳驚鴻眉頭緊皺,臉上盡是肉痛之色。


他同樣也能夠感覺到,那種紫色的靈髓,隻怕每一滴都能夠比得上千滴靈髓,這樣的損失,實在是有些讓人難以接受。


而這個時候,他的目光方才猛地一轉,鎖定在那正坐在雕像之下吸收信仰之力的洛生身上。


洛生這個時候,已經將雕像之中的信仰之力盡數吸收到了體內,在接觸到柳驚鴻的目光之後,他先是看了一眼一臉憤色的鐵劍和破軍二人,隨即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是你?”


柳驚鴻眯了眯眼睛,對於洛生,他倒是有些印象,雖然當時他降臨在聽風酒樓的時候,洛生和天龍帝國之間的戰鬥早已經結束,但他也是從旁人的口中,聽說過一些關於洛生的事情,雖然,他並沒有將其放在心上。


“我問你,你知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


柳驚鴻背負著雙手,眼神帶著一種睥睨之色,盯著洛生淡淡的問道。


洛生並沒有回答他的話,甚至都不曾搭理半分,直接將其無視。


他看著鐵劍和破軍,道:“剛才是他們把你們打傷的?”


二人對視了一眼,均是沉默不語,他們當然明白洛生問這句話的意義,這令得二人頗為感動。


但他們卻更加明白,柳驚鴻一行人的實力有多麽強大,在這黑暗天墟之中,恐怕除了歐陽修他們所代表的一隊人之外,極少能夠找得出比他們更加強大的隊伍。


洛生的戰力雖然遠遠超過了他的真實境界,但如果跟這群人對上,隻怕也沒有什麽好結果。


二人的沉默,實際上已經是一種回答。


“他媽的,我老大在跟你說話,你耳朵聾了?!”


柳驚鴻身後,一名年輕男子怒目圓睜,那瞪著洛生的那種眼神,仿佛後者跟他有著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一般。


“這兩個家夥是我們打傷的又怎樣?!現在該輪到你了!”


說完,這名實力達到了通天境九重天巔峰,隨時都有可能突破的年輕強者騰空而起,直接朝著洛生轟殺了過來。


“雷火掌!”


一聲大吼震動地宮,一道閃爍的雷霆掌印從他的掌心當中凝聚而出,迅速在空中放大,伴隨著無窮的赤炎火光從天而降,狠狠的朝著洛生站立的方向轟擊而來。


“嗤嗤——”


那恐怖的高溫,將周遭的空氣都是燒灼得寸寸爆裂,就連四周的空間也是出現了微微的扭曲。


然而,麵對著如此恐怖的攻擊,洛生的表情依舊顯得淡定無比,盯著那從天而降的巨大掌印,他緩緩張口,吐出一個字。


“禁。”


隨著這個字出口,那雷火凝聚而成的可怕掌印,便是瞬間被一股奇異的力量定格在了空中,再也無法寸進分毫。


“天荒三式,天荒合一。”


與此同時,洛生一聲輕叱,右拳一瞬間仿佛化作了一輪燃燒的星辰,釋放出一種刺眼的光芒,這種光芒,將整個地宮大廳都是照得如同白晝一般,所有人都被光芒徹底淹沒,絲毫看不見對方的臉。


隻聽得一聲淒厲的慘叫響徹而起,當白光散去之後,一道渾身是血的人影便深陷在大廳一側的牆壁上,整個身軀都陷入了牆壁當中,雙眼緊閉,生死不知。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