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信仰之力
loading...

“他在幹什麽?”


見到洛生的舉動,鐵劍忍不住問道。


雖然他並不知道這座地宮的主人究竟是什麽級別的強者,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絕對是他們無法觸碰的層次。


何況雕像上麵的文字,也早已表露出了許多的信息,若是強行觸碰,會造成怎樣的後果根本無法預料。


“他應該有自己的考量。”


蘇傾城沉吟了一下說道,即便她同樣不知道洛生此舉是什麽意思,但出於對後者的信任,她還是選擇了將心放寬。


聽到她的回答,鐵劍和破軍二人麵麵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那些靈髓……”


破軍有些遲疑的看著正在瘋狂收取靈髓的東荒中央帝國一眾人,終究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渴望,準備上前分一杯羹。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卻突然頓住腳步,緊接著,瞳孔陡然間緊縮了一下。


東荒中央帝國的一眾強者,手中的須彌戒均是在這一刻盡數的破碎,那好不容易才收入其中的紫色靈髓,也是在重新接觸到空氣的瞬間,全部化為了烏有。


“怎麽會這樣?!”


有強者震驚,喃喃自語,話語中充滿了心痛。


歐陽修等人看著手中的須彌戒爆碎,神色也均是猛的一沉,緊接著立刻停了下來。


眾人的目光,不由得看向洛生的方向,畢竟在這座地宮之中,他是唯一一個懂得那種古文字的人,或許他能夠弄明白這一切是為什麽。


“你在做什麽?”


歐陽修詫異,看著盤坐在地的洛生。


木塵,駱青芸等人也均是露出不解之意,更有一些強者,看著打坐入定般的洛生,眼神十分不善。


在他們看來,洛生必然是向他們隱瞞了一些信息,否則他怎麽會不去搶奪那種高質量的靈髓,反而在這個地方枯坐著?


他此刻的枯坐,說不定是一場不小的機緣。


莫要說他們,便是歐陽修,木塵,駱青芸的內心之中,也是生出了一些類似的想法。


聽到身邊傳來的動靜,洛生也是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目光在歐陽修他們的身上掃了掃,他隨即說道:“池中的靈髓,乃是皇者修煉時伴生之物,若沒有與之相匹的實力,想要將這一池子的靈髓收取,毫無可能,諸位最好也不要再白費力氣了。”


他在見到這一池子的紫色靈髓之時,內心便早已深知這一點,所以從一開始,他就完全沒有打這些靈髓的主意。


否則以他賊不走空的性格,又豈會看著這麽多人動手收取至寶,而全然無動於衷?


“洛兄沒有和我們開玩笑?”


歐陽修沉默了一會兒,凝視著洛生問道。


“如果你們不相信,何必來問我?”


洛生平靜的說道:“那些靈髓隻要一離開池子,立刻就會喪失效果,各位如果信不過我,大可以再施手段去試一試。”


洛生的回答,令得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


滿滿一池子精粹程度勝過普通靈髓千百倍的靈髓,卻隻能看不能取,這是一種什麽樣的遺憾?


“那你又是在幹什麽?”


歐陽修身後有強者看著洛生,目露狐疑之色。


“吸收雕像之中的信仰之力。”


洛生倒也坦誠幹脆,並沒有任何隱瞞,直接道出了實情。


因為他知道對方之中必然是有著能分辨出信仰之力的人,隱瞞也是無用。


而且這雕像之中的信仰之力,普天之下除了他以外,也沒有其他的任何人能夠吸收。


“我看你是在胡吹大氣!這雕像是這位地宮裏的絕世女強者所立,你這區區通天境五重天的修為,也敢誇下這樣的海口?!也不怕一不留神閃了舌頭!”


有強者冷漠出聲,話語中的嘲諷之意毫不掩飾。


對於這樣的言語,洛生直接選擇無視,他全神貫注的以神念勾動雕像中的信仰之力,源源不斷的將其注入自己的眉心。


這股信仰之力極為精純,因為那是曾經的妖神接納來的善信之力,每一縷都足夠抵得上百日修煉,唯一有些可惜的是,或許是因為雕像才立下不久,便是被從廟堂之中搬到了這座地宮之內,導致雕像內的信仰之力十分有限,不能讓他暢快淋漓的吸收。


“你……你真的在吸收這股信仰之力?!”


逐漸察覺到洛生的話似乎並不是在胡言亂語,那名強者的神情也是瞬間劇變,露出不敢相信之色。


歐陽修等人的瞳孔,也俱是微微一縮。


“既然如此,這些信仰之力應該屬於來到地宮裏麵的每一個人!見者都有份!你不能獨享!”


那名強者兩眼一瞪,怒喝道。


剛才收取靈髓失利,已是讓他憋了一肚子火,此刻見到洛生竟然在獨自吸收雕像之中珍貴的信仰之力,他心中的怒火立時間被徹底點燃。


見洛生依舊不語,他也是怒不可遏的直接一掌打向了洛生。


“嘭。”


然而,洛生的身上,卻是反彈出一股熾盛的光芒,光芒出現的瞬間,這名實力達到了通天境九重天巔峰,真實戰力甚至堪比初階化龍秘境修士的強者,便是瞬間橫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後方的石壁之上。


“噗——”


那強者立時噴出一大口鮮血,順著石壁緩緩的滑落下來,氣息萎靡到了極點。


這一幕,令得其他本來有些躍躍欲試的強者,也是立刻心中一震,連忙壓下了那種想要出手的想法。


“他竟然得到了雕像裏信仰之力的庇護……”


駱青芸神色震動,玉手掩上紅唇,但卻難掩目光中的難以置信。


“什麽意思?”


眾人不解,連忙詢問道。


駱青芸所在的宗門,名為神宗,乃是整個東荒域之上最大的教門,教中精研信仰之道,對於這種神異的力量最是了解。


神宗的宗主,乃是一位絕巔人尊,實力恐怖至極,位列整個東荒最強大的幾人之一。


然而,若是在神宗的範圍之內,吸取信徒們的信仰之力與人交戰,其實力還會瞬間暴漲,就連神君都未必能夠將之戰敗。


“經籍之中記載,唯有信仰之力的主人,才能吸收雕像中的信仰之力……”


駱青芸緩緩說道,猶如一道驚雷,在地宮之中炸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