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聽風酒樓
loading...

“這淩霄帝國是什麽來頭?”


看到眾人的反應,洛生不由得有些詫異。


太子小聲向他解釋道:“淩霄帝國是整個東荒之中,除了中央帝國之外,實力最強大的人類帝國,頂級帝國裏麵的頂級帝國,他們的國君三百年前就已經是人尊級別的強者,如今功參造化,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幾人之一。”


洛生微微點頭,目光看向那帶著數十名年輕強者,從那帝宮之外走入的男子。


男子看上去約莫四十歲上下的年紀,身穿紫金龍袍,頭戴平天冠,舉手投足之中,都是帶著一股鎮壓八方的強大氣魄。


與之相比,類似於陳詔這樣翻雲境的人尊,都是有些不值一提。


太宰迎上前去,笑著道:“不知淩霄國君駕到,實在是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淩霄國君哈哈一笑,對方這般舉動,也是讓他臉上大感有光,當即回了一禮,並且與其好生客氣了一番。


畢竟後者,即便是在這強者輩出的東荒中央帝國之中,也絕對是名列前三的超級強者,而且他還把控著整個中央帝國的朝政、經濟大權,可謂是權勢滔天,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僅次於中央帝國君王的存在。


便是這東荒域之上的第一強者神君,也隻是和他平等相交。


“今年為何是太宰會客?莫非神君又在閉關?”


一番寒暄之後,淩霄國君也是問起了神君的去向。


太宰微微搖頭:“那倒沒有,神君此前去了天斷山脈……淩霄皇有所不知,近幾年天墟之外出現了一頭絕世凶妖,他擔心會對這次的百國大戰造成影響,故而前去收伏,算算時間,應該也快回來了。”


“天斷山脈竟然還有值得神君出手的妖魔?莫非是那頭水魔獸?”


淩霄國君有些驚訝的問道。


“正是那水魔獸。”


太宰苦笑著點了點頭。


聞言,廣場之上但凡知道那水魔獸底細的強者,全都露出了驚色。


位於遠處的陳詔,同樣也是臉色一變,麵露震動之色。


“父皇也知道那水魔獸是何物?”


大公主低聲問道。


“知道。”


陳詔點了點頭,口中吐出一口濁氣:“那水魔獸是一頭絕世凶魔,很多年前就曾有數位人尊死在它的利爪之下,其中還有類似於父皇這樣的高手……”


聞言,眾人均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神君回來了!”


突然,有人指著天外驚喜的叫道。


廣場之上所有人的目光,均是謔的朝著那人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一名羽衣修士,用劍挑著一隻體型巨大的怪物,從天空之外,迅速的朝著這邊迫近。


羽衣修士本來距離這裏極遠,但他的速度,卻是快得令人咂舌,不過眨眼之間,便已經來到了帝宮的頂部。


直到此時,人們才看見那被他用長劍挑著的怪物體型究竟有多大。


它身長十丈有餘,長相似龍而非龍,渾身都布滿了斑駁的黑色鱗片,猶如是鐵水澆築而成,散發著凜冽寒光,即便此刻已經徹底氣絕,隻是這具屍體在此,便足以令人感到心驚肉跳。


“縱橫東荒妖界數百年的水魔獸啊,竟然就這般被殺了……”


所有的人尊都感到一種深深的震撼,包括那剛剛來到此處的淩霄國君,此刻他那看向羽衣修士的目光,充斥著一種說不出的複雜。


他原本以為,自己這十年苦修頗有進步,實力即便是及不上羽衣修士,應該也不會相差得太遠了。


然而當他看到後者那輕描淡寫挑著水魔獸屍體從天而降的樣子,他便是生出一種無力之感。


光是這水魔獸活著的時候,他就未必能夠對付。


神君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這是太宰和淩霄國君此刻內心的想法,也唯有到了他們這種層次,才能真正的明白,那身穿羽衣,飄逸出塵,看上去極為年輕的男子,究竟有多麽恐怖。


洛生的目光,也是定格在那站在帝宮重樓之上的神君身上,後者此刻本尊降臨,和當初在神塔之中見到的同級虛影,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感覺。


神君本人,比他此前感覺的看上去還要年輕許多,若不是提前所知,恐怕很多人都會將神君看作是年輕一輩的修士。


即便如此,在場的天之驕女當中,也有無數人望著那手握三尺青鋒,迎風而立的羽衣修士,眼裏露出無法掩飾的仰慕之色。


她們之前在自己國度之中見到的那些所謂天之驕子,在如同皓月般的神君麵前,簡直連螢火都算不上。


神君拖著水魔獸的屍體,降落在廣場之上。


太宰和淩霄國君一同迎了上去,然而後者的目光,卻是在在場的人群當中,不斷的掃過,像是在尋找著什麽。


最後,他的目光定格在陳詔等人所在的方位。


看著那同樣正一動不動望著他的洛生,神君的眼中,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隨後衝著洛生微微點了點頭。


這一舉動,無疑是引起了在場所有人尊的震驚。


東荒域之上的第一強者神君大人,竟然對一個下級帝國的君王點頭?!這怎麽可能?!


在場的人之中,實力比陳詔更強的人,恐怕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他一個下級帝國的君王,何德何能能夠承受神君一點頭?!


就連陳詔自己也是有些受寵若驚,先是一呆,緊接著連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激動得渾身都有些顫抖了。


連帶太子和大公主,以及破軍和鐵劍,都是感到臉上有光,生出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而不遠處的一處區域之中,此前那和大乾帝國發生摩擦的天龍帝國一眾,則是麵色鐵青的看著這一幕,那對陳詔出手的白發老人,更是兩隻眼睛都瞪圓了。


唯有蘇傾城才知道,神君其實是在對著洛生點頭。


後者此前,早已經將那天在神塔之中發生的一些事情告訴了她。


此時她的內心,也是忍不住生出一種驕傲之感。


英雄固然愛美人,但美人卻更加愛英雄,雖然最開始的時候,蘇傾城選擇追隨洛生,僅僅隻是因為琴曲的緣故,可是事到如今,卻早已不單單隻是這個原因。


後者無時無刻,都在帶給她不同的驚喜。


神君的尺度拿捏的很好,與洛生對視片刻之後,便是收回了目光,他自然也十分明白,在這樣的場合表現得太多,對於洛生而言,其實並不是一件好事。


神君歸來之後,便替下太宰,主持這一次的百國之戰。


雖然眼下距離黑暗天墟真正開啟,還有三天左右的時間,但是,凡是有資格來參加百國之戰的國家,此刻均是已經到齊。


因此這剩餘的三天時間,神君便應允眾多人尊級強者的懇求,在帝宮之中講道三日。


神君的道,唯有人尊級別的強者聽了才能夠有所收獲,至於通天境的修士,聽得再多也不可能有什麽領悟,因此在這個期間,諸多遠道而來的各國年輕強者,便是趁著這個機會暫且離開了帝宮,打算到城中遊覽一番,領略領略東荒域之上最繁華帝國的風采。


洛生一行人,自然也是不例外。


聽風酒樓,乃是中央帝都中,一家極為重要的酒樓,雖然是以酒樓命名,實際上卻是一處交友之地,因為帝都之中的天驕們,平日間都喜歡聚集在聽風酒樓之中飲酒論道。


許多遠道而來的天才,來之前就早已聽說聽風酒樓的名字,自然想要進入其中領教一番。


洛生一行人的實力雖然十分強悍,但在如今的中央帝都之中,卻是顯得十分稀鬆平常。


如今的帝都,遍地都是足以驚豔一方的年輕強者,三十歲之前達到通天境九重天巔峰的修士比比皆是,甚至在前往聽風酒樓的路上,洛生還見到了一名修為境界絲毫不弱於大公主,而年齡卻要比後者小的多的年輕修士。


相比起來,他們這六人當中,卻隻有三人達到了通天境九重天巔峰,看上去倒是有些寒酸了。


一行人來到聽風酒樓門口,還沒來得及走入門內,便有兩名氣息強大的強者出現,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抱歉幾位,今日聽風酒樓座席已滿,各位要不還是改日再來吧。”


兩名強者的態度倒是十分客氣,說話間也沒有任何語氣不對的地方,但聽在六人耳朵裏,卻是有一種諷刺的感覺。


因為他們明明看見,聽風酒樓之中雖然客人眾多,但第一層明顯都還沒有坐滿,就更不要說這家酒樓同樣也還有第二層,第三層的雅座了。


他們不讓自己進去的原因,自然就是看不上自己這一行人的實力。


大公主神色一沉,她並不傻,當然也知道對方的意思,可是她的內心卻並不服氣,皺眉說道:“那裏不是還有空位?”


“那是天龍帝國的位置,往年之中,他們國家來的天才們都坐在那裏,這些都是提前分好了的。”那強者解釋道。


“哦?”


聞言,大公主頓時眉頭一挑,冷笑說道:“如此正好,你讓我們進去坐下,等到天龍帝國的人來了,我親自和他們商量!”


“這……”


兩人均是皺了皺眉,顯然還是有些不願。


不過,他們畢竟也隻是看門的,沒必要為了一個還沒現身的中級帝國的人隨便開罪眼前這一群實力不弱的天才,天龍帝國的麵子,還沒有那麽大。


在大公主的幾番要求之下,兩人終於是將路讓了出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