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擊殺秦陵
loading...

是夜,赤雲城上空烏雲密布,電閃雷鳴,一道道狀若虯龍般的雷電在雲海中跳動,爆炸聲響徹天地,駭得那森林中的蠻獸屁滾尿流,躲在各自的洞穴內瑟瑟發抖。


城內的大街上,空無一人,街道兩旁的所有門窗皆是緊閉著,在這雷電交加的夜裏,各家各戶都已熄燈滅火,早早的進入夢鄉。


“轟——”


隨著又一道炸裂的驚雷在天穹中劈落,下方的大地頓時被電光照射得如同白晝,那空曠無人的街道上,不知何時竟出現了一道白衣身影,在那滾滾的雷聲中,一步步的前行著。


狂風呼嘯,將他身上的白衣吹得獵獵作響,可他仍舊氣定神閑,不急不緩的向前走著,最後,終於在一處臨街的房屋前停了下來。


微微抬頭,一張俊俏的年輕麵孔呈現,赫然便是洛生,他盯著眼前的二層房屋,目光中露出一抹冰冷。


“今日,便先收取一點利息吧。”


自語了一聲,他腳下輕輕用力,一步便躍上了二樓的露台,穩穩落地,沒發出任何聲音。


不過,他並沒有特意掩飾自己的腳步聲,所以在走到一間臥室門口時,終於是驚動了裏麵的人。


“誰?誰在外麵?!”


屋內傳來一聲厲喝,洛生緩緩推開木門,望著那自床榻上猛然坐起的陰翳老者,不帶任何感情的道:“老東西,傷了人還敢待在自己家睡大覺,你膽子確實挺大的。”


“洛生!”


這陰翳老者正是秦陵,見到他後吃了一驚,立刻從床上竄起,想要跳窗逃走。


“若你今日還能逃走,我自絕於此。”


說完這句話,洛生身形一動,直接出現在那窗戶跟前,閃電般伸手掐住了秦陵脖子,將之舉到了半空中。


“你也來試試這個吧。”


掏出一支黑色的箭矢,洛生冷笑了一下。


“別……別殺我!你想怎樣都好商量!好商量!”


秦陵頓時瞪大了眼睛,雙腿拚命的撲騰起來,劇烈掙紮,口中哀呼道。


“啊!”


不理會他的求饒,洛生直接把毒箭刺進了他的嘴裏,後者發出一聲慘嚎過後,臉色急速變黑,又劇烈掙紮了一會兒,逐漸沒有了聲息。


像拎小雞仔一樣的拎著秦陵的屍體走出房門,前者剛才的慘叫終是驚動了屋裏的丫鬟和下人,看到自家老爺被殺,全都發出害怕的驚叫聲,紛紛縮在角落裏瑟瑟發抖。


沒有濫殺無辜,洛生提著這具屍體,直接趕往了秦家的府邸。


將屍體高懸在秦家的大門外,而後又將門上的刻著秦府二字的匾額拆下來,折成兩半扔在地上,這一夜,洛生沒有再繼續殺人,他知道明天秦家一定會徹底的炸鍋,因為這次死的人,是秦家的七長老!


不過在返回去的途中,洛生卻忽然眉頭一皺,隨即霍的轉身,盯著某個方位看了過去。


然而,那裏什麽都沒有。


他瞳孔一縮,緩緩回過頭來,目光凝重的盯著那不遠處負手而立的黑袍人影。


“真是了不起啊,年紀輕輕,竟然就能夠將秦陵擊殺,令人震驚。”


人影傳出淡淡的笑聲,讓人聽不出他的意圖。


洛生朝他作了一揖,道:“前輩突然到此,有什麽指教嗎?”


“你不必緊張,我之前說了,此事是你洛家和秦家的私事,莫風幹涉不了,我自然也不會多管閑事,隻是看你擊殺秦陵,有點震驚罷了。”


這黑袍人正是那天比武時,為洛生一家解圍的青天學院長老,姓段名玉。


洛生對此人有著一些好感,畢竟那天若不是他出麵,他們想脫身恐怕不會是一件太簡單的事。


他搖搖頭:“隻是僥幸而已。”


“嗬嗬,如果這種事都能僥幸,那未嚐不是實力的一種,你說對麽?”


段玉那笑嗬嗬的模樣,令他心中嘀咕起來,這家夥,到底想幹什麽?


“前輩有什麽話不妨直說。”他道。


“你有興趣進入青天學院修行麽?”


“青天學院?”


微微一怔,洛生並沒有馬上拒絕,在學院那種地方,他能夠得到許多赤雲城內沒有的修煉資源,而那些東西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十分重要。


“是的,在整個赤雲城內,沒有任何地方能給你優於青天學院的修煉環境和資源,以你的天資,進入學院修行,將來必然能夠成為通天境的修士,到時候要打敗秦家,不過是舉手之勞。”段玉淡淡的說道。


他相信,沒有任何一個少年能抗拒成為通天境強者的誘惑,畢竟這個境界在大多數人眼中,已經達到了人所能達到的極限。


如赤雲城城主,青天學院天級長老這一類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人物,也就是在這個境界而已。


洛生笑了笑:“擊潰秦家,倒不用成為通天境強者就能做到。”


“你就這麽有自信?”


“這就自信了?若你不信,可以等著瞧,最多再過一個月,秦家就會徹底從赤雲城除名。”


看著麵前少年自信的模樣,段玉的眼皮也是不著痕跡的一跳,但他出人意料的沒有反駁,隻是搖頭說道:“秦家還有個大女兒,如今正在青天學院的內院修行,雖然才二十五歲,但實力已經非同小可,不弱於她的父親。”


“這個我知道。”


洛生話語平靜,二十五歲修煉到玄位境,這在赤雲城的確是堪稱超級天才,但如果放在修行繁盛的一些地方,也就是稀鬆平常罷了。


瞧得洛生那淡定的模樣,段玉也不好再說什麽,衝他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拭目以待,如果你真能滅了秦家,我再來找你。”


“前輩慢走。”


……


翌日,秦家七長老秦陵被殺的消息,早已風一般的傳遍了整個赤雲城。


人人都在議論那高掛在秦家大門上的屍體,此事赫然已經成為了大家茶餘飯後最重要的談資,秦家這段時間的一些表現,導致其聲望地位早已不如從前,而眼下又發生了長老被殺的事情,讓得其僅剩的一點威嚴也不複存在。


“天殺的洛家,天殺的洛山!老子幹你祖宗!”


秦家內部,秦義目眥欲裂,他盯著秦陵那發黑的屍體,怒不可遏的罵聲,從其口中連珠炮一般的迸發而出。


秦陵明顯是被一擊殺死,在他看來,要擊殺秦陵,並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把其屍首掛在秦家大門外,依靠洛生那小子還不可能辦到,必定是洛山親自出手。


“爹,要不然……讓人傳信給大姐吧!隻要她回來,必然能徹底消滅洛家!”


秦然咬著嘴唇,她傷勢未愈,而眼下的局麵對秦家來說,已是極為不利。


秦義搖了搖頭,吐出一口濁氣,道:“暫時還沒到那一步,你大姐人在南山帝國,青天學院內院,距離這裏十萬八千裏,趕回來一趟太過麻煩,這件事,還是咱們自己處理。”


他看著外麵的天空,眼中湧現出濃鬱的狠毒之色:“今天,就讓我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


入夜,洛生平穩的坐在自己的房間當中,手中把玩著一顆紫黑色的珠子,輕輕的轉動著,時不時抬頭看一眼屋頂,似乎在等待什麽。


倘若仔細感知,便能知道他手中那顆不起眼的紫黑圓珠內,蘊含了多麽恐怖的力量。


那種力量,絕對可以炸死靈海境後期的修士,甚至連玄位境的修士,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擊中,恐怕也不會太好受。


“這麽快?”


耳朵一豎,聽著房頂上那忽然傳來的一道極其輕微的落地聲,洛生不由得嘴角一揚,仿佛早有預料般。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