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通道遇襲
loading...

洛生離開黑魔域之後,便直接回到了皇宮。


此次時間倉促,他還沒有來得及達成他心中整頓黑魔域的目的,不過他相信,這些事情,靈宗宗主會暫時幫他代勞的。


至於後續的事情,隻有等到他代表大乾帝國參加百國大戰回來再說了。


眼下,距離百國大戰開啟的日子,還有十天。


洛生剛剛回到皇宮,便被陳詔叫了過去。


後者頗有責怪之意,怪罪他直到此刻才回來,因為從大乾帝國趕到東荒中央帝國,路上所需要耗費的時間便至少得數天。


好在,眼下時間還是足夠的。


“既然洛生回來了,那我們便不要耽擱了,即刻出發吧。”


陳詔看著殿內的幾人,沉吟了一下說道。


眾人自然都沒有什麽意見,不過,這個時候洛生忽然說道:“陛下,難道忘了當初和我的約定?”


“什麽約定?”


陳詔愣了一下。


洛生沒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旁邊那臉龐始終保持著冰冷之色的大公主。


後者冷冷的盯了他一眼:“你真以為她能接的了我三招?”


“不試一試怎麽知道?”


此時,殿外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


緊接著,一襲白衣的蘇傾城,平靜的走入了殿內。


看到她的出現,陳詔眼中也是有著一道火熱之色閃過,即便他將這種情緒壓製的極好,同樣是被洛生盡數收入眼中,當即神色微沉。


蘇傾城的話語,令得大公主冷笑連連:“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


“轟!”


她直接出手,一掌向前拍來,不管是招式還是威力,都狠辣到了極致,沒有半分留手的意思。


這一掌的威力,令周圍的破軍和鐵劍等人,都是目光微凜,表情略顯凝重。


大公主的境界,雖然還是停留在通天境之中,但其真實戰力,恐怕,就連一些初階化龍秘境的修士,都是未必能夠媲美。


洛生雖然不喜歡這個女人,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女人很不簡單,就這一掌所爆發出的那種威能,便比龍剛更強,哪怕比不上厲衝天那般強大,也遜色不了幾分了。


不過,他對蘇傾城頗有信心,這一掌雖強,但想必還難不倒她。


果然,蘇傾城目光平靜,雖然可怕的掌風已經將她身上的白衣吹拂得獵獵作響,但她的表情依然鎮定。


她的兩隻玉手在虛空中輕輕一抓,一股液體般的寒冷靈氣便是出現在她的掌中,凝聚成一支虛幻的冰雪箭矢。


同時,一張紫檀色的古琴浮現而出,她以琴弦作攻,將那玄冰之箭,嗖的一聲對著掌風拍來的方向射去。


玄冰之箭雖然是靈氣凝聚而成,但其鋒銳程度卻更甚於真正的箭矢,且帶著一股極度可怕的寒氣,將這養心殿內的溫度都是冷凍得下降了許多。


掌風和箭矢在空中定格,隨即雙雙湮滅下去。


大公主輕輕點頭,眼裏的輕視之色,也是盡數的消散而去。


“來試試我第二招。”


“寒冰旋魄!”


大公主一身輕喝,雙腿之間立時出現兩道冰藍色的匹練,隨著她雙腿邁動,化出一個旋風狀的氣旋,急速旋轉之間,發出嗡嗡的轟鳴聲,將周圍的空間都是擠壓得微微變形,閃電般的籠罩向蘇傾城站立的方位。


那旋風氣旋之外,包裹著密密麻麻的冰刃,每一枚冰刃,都像是真正的刀劍一般鋒銳,可想而知,如果被那氣旋卷中,恐怕立刻就會變成一灘碎肉。


如果說剛才那一掌,她還抱著一絲試探的心思,那麽這一招,無疑是真正的全力而為了。


蘇傾城的神色,也是凝重了許多,對方所修煉的靈氣屬性,似乎也是冰屬性,不過其招數之中的殺機,卻是比自己要濃重得多。


“月寒。”


蘇傾城一聲輕吟,整個嬌軀之上,仿佛都在這一刻被披上了一層銀色的薄紗,晶瑩剔透,神聖不可侵犯,猶如是月宮之上的廣寒天女,化身為一道皎潔的月光,照耀世間。


整個養心殿內,都被一股聖潔的力量所覆蓋。


不要說是其他人,就連洛生都是心中微動。


這一招,他從未見蘇傾城使用過,他沒記錯的話,那應該是脫胎於四九玄功之中的一道功法神通。


大公主踢出的兩道氣旋,在即將接觸到蘇傾城的身軀之時,便毫無波動的消失在了空中。


整個養心殿內鴉雀無聲,安靜得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清晰地聽見。


“公主請出第三招吧。”


蘇傾城平靜的說道。


大公主沉默了一會兒,隨即搖了搖頭:“不必,你有資格代表大乾帝國參加這次的百國之戰。”


說完,便閉目養神了起來。


陳詔深深的看了蘇傾城一眼,就在剛才那一瞬間,他甚至動了即便不要洛生參加百國之戰也要拿下蘇傾城的念頭,但是,最後他還是忍住了。


這一切,留待百國大戰之後再說倒也不遲,畢竟洛生可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戰力,缺他不可。


何況剛才蘇傾城的表現,也同樣讓他內心驚訝莫名,這一對男女,沒有一個是簡單的。


有了這二人的加盟,大乾帝國在黑暗天墟之中獲得資源的機會,也會大得多。


連同陳詔一起,一行共七人,通過乘坐空間船,朝著東荒中央帝國的方向趕去。


東荒域之上的各大帝國,包括大乾帝國和南山帝國這樣的下級帝國,其實都是有著絕對獨立的主權力,並不受任何人管轄。


但這塊土地之上的王者,乃是位於東荒域中心區域的東荒中央帝國,所以許多的帝國之中,也修建了通向東荒中央帝國的空間通道。


在空間通道之中,速度至少可以達到外界的十倍,再加上空間船的作用,速度幾乎可以達到外界的二十倍上下,然而即便這樣,想要從大乾帝國趕向東荒中央帝國,至少也要五天左右的時間,而且這還是在陳詔親自操縱空間船的前提條件下。


若是沒有這些條件,即便是一個玄位境的修士不眠不休的飛上一兩年,恐怕也很難在兩地之間跨越。


空間通道之中,有些地方是重疊的,因此在趕路的中途,也是不時能夠見到一些從其他帝國趕向東荒中央帝國的代表,這些人的組成成分和他們沒有太多區別,均是由一個實力極強的人尊級修士領頭,然後後方跟隨著數量不一的通天境天才。


雖然,大部分帝國的通天境天才數量,都未曾超過二十人,但類似於他們這般十人都未曾達到的帝國,卻還從未見到過。


“大乾帝國暫時還是一個下級帝國,也是東荒域之中少數幾個有資格參加百國之戰的下級帝國,所以我們的名額,要比他們少很多。”


陳詔雖然有些不想提起這件事,但感到幾人的詫異,還是解釋了一下。


“也就是說,幾個娃娃在黑暗天墟裏頭麵對的壓力,也會比別人大得多。”


這個時候,後方突然傳來一道略帶戲謔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空間船上的眾人都是側過頭去,陳詔也是眉頭微皺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下一瞬,他的表情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一架比起他們乘坐的空間船明顯高了一個層次的靈舟徐徐而來,上方載著一個白發老人,以及十數名氣息穩健的年輕強者。


“璣老鬼!”


陳詔臉色鐵青的看著那白發老人,忍不住咬了咬牙。


靈舟速度極快,很快便完全追了上來,卻是不再繼續加速,而是放慢了速度,和空間船並排而行。


那白發老人滿麵紅光,鶴發童顏,兩道灰白色的眉毛垂至腰間,手中杵著一根碧玉般的翠綠拐杖,年紀明顯已經極老,但是一身氣息卻是如淵似海,深不可測,洛生看了他一眼後,心中便微微凜然。


此人的實力,恐怕更在陳詔之上。


想不到還沒有出空間通道,便遇到了這樣的強者。


“怎麽,十年前的百國大戰你大乾帝國便是全軍覆沒,這次居然還不死心,又找了一群小孩代你去送死?”


白發老人雖然年歲極大,但說話卻十分具有侵略性,簡簡單單的幾句話,便是令得陳詔臉色發白,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過了半晌,他才深吸了一口氣,冷笑說道:“璣老鬼,我勸你不要高興得太早了,今時不同往日!這一次的百國之戰,我大乾帝國必將大放異彩!一雪十年前的奇恥大辱!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我們走著瞧便是!”


說完這句話,他目光冰冷的在其後方那些年輕通天境修士的身上一一掃過,冷冷道:“倒是你們,最好小心一些,百國大戰之中的強者數不勝數,你莫要以為憑你們這中級帝國的實力,便可橫行無忌!小心點吧,莫要步我大乾帝國十年前的後塵!”


聞言,白發老人神色冰冷,手中的碧綠竹杖輕輕一點,一股無法言喻的可怕波動便是自虛空之中生起,直接殺向陳詔立身之地。


陳詔並不畏懼,同樣是屈指一彈,兩股無形波動在空中相撞,空間霎時間坍塌,就連雙方所乘坐的船隻,都是被這撞擊產生的衝擊波震得朝著各自的方向橫飛而出。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