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合作
loading...

靈宗宗主的聲音之中,透著一種深深的疲憊之意。


洛生內心不解,因此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停在原地眼神莫名的看著她。


“你還不走?”


靈宗宗主眼皮微抬,詫異的望著洛生。


“我覺得有點奇怪。”


洛生望著那一襲赤袍的靈宗宗主,忽然笑了起來:“如果我剛才說我是陳詔的親眷,宗主是否會立即出手將我鎮殺在此?”


“是。”


靈宗宗主並不掩飾,直接點頭。


這個答案,令洛生和蘇傾城都是微感錯愕。


洛生道:“宗主和陳詔有仇?”


聽到他並不稱呼陳詔為陳皇,靈宗宗主也是微微一怔,隨即冷冷一哂,拂袖說道:“你身懷赤鐵令,即便不是陳詔的親眷,恐怕也與他關係不淺,我跟你之間,沒什麽好說的,在我還沒有改變主意之前,你還是趕緊走吧!”


洛生這時候卻並不急著離開,而是老神在在的重新坐回到了蒲團之上。


靈宗宗主眼神微眯。


“不知宗主到沒到過南山帝國?”


“很多年前曾經去過幾次。”


“既然如此,我來給宗主講一個故事吧。”


洛生便平靜的將前些時日青天學院之外發生的那場驚天大戰徐徐道來,以及他是如何被陳詔種下紅蓮業火,強行收入帳中的事情,一一說了。


他可以肯定,眼前的靈宗宗主並不是陳詔專門設計來考驗他的,因為後者絕對猜想不到他沒有被紅蓮業火所牽製,所以他根本沒有必要這樣做。


眼前的赤袍女子,恐怕和陳詔之間,也是有著一樁深仇大怨。


果然,就在洛生將當初在南山帝國之時發生的一些事情說出之後,靈宗宗主對他的態度,明顯有了很大的改善。


至少那股隱隱的殺意,已經不複存在。


洛生凝望著她:“現在宗主應該可以告訴我,找我究竟有什麽目的了吧?”


“沒有什麽,隻是聽說黑魔域最近出了一個身懷赤鐵令的人,所以想要將你引過來一看究竟,如果情況屬實,便直接殺了。”


靈宗宗主神色平靜的說道:“還好我沒有直接動手,險些害了無辜。”


洛生淡淡一笑:“如果宗主覺得我實力低微,幫不上什麽忙的話,那不妨聽聽在下的幾句建議。”


“你說。”


“以靈宗目前的實力,和把控著整個大乾帝國的陳詔相比,完全不值一提,不要說皇室的最高戰力,即便陳詔隨便派出一個準人尊級別的修士,如那萬晟書院的院主,都能輕而易舉的將你們拿下。”


“嗯。”


“但皇室並沒有那麽做,這便是宗主的機會。”


洛生道:“黑魔域雖然沒有帝都那般遼闊,但如果宗主能夠想辦法將此地盡數拿下的話,也是一塊不小的疆域,等到宗主有了屬於自己的地盤,慢慢發展練兵,將來才有跟皇室對抗的可能,否則以靈宗現在的規模,即便再發展一千年,也不可能是大乾帝國皇室的對手。”


“這就是你所謂的建議?”靈宗宗主皺眉。


她有些失望,原本,她還以為洛生能夠給出什麽好的說法。


說了等於沒說。


洛生繼續平靜的道:“如果宗主願意的話,我們可以聯手。”


“你?”


靈宗宗主搖頭一笑:“恕我直言,你能斬殺龍剛那種修士,實力固然不弱,但如果僅靠你自己的話,根本左右不了我和其他兩大勢力的爭鬥結局,他們任何一方的勢力都不弱於我靈宗,甚至黑魔門的門主,修為還比我更勝一籌,達到了化龍第八變,你覺得你一個通天境的小修士,能夠威脅到這種人麽?”


她並沒有小看洛生,但也實在覺得洛生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這種級別的爭鬥,他想要插手,恐怕還差的太遠。


洛生認真的道:“那宗主要如何才能相信我?”


靈宗宗主見他不像是在說笑,沉吟了一會兒之後便說道:“黑魔域之中,雖然以東部為尊,但在西部和北部的勢力之中,也有一些實力不弱的門派和幫會,如果你能夠在拿下北部地區的赤蛟堂,我就認可你的實力。”


“赤蛟堂的堂主,十年前就已經是化龍第二變的修士,至於這些年究竟有沒有再突破,我也不太清楚。”


“成交。”


洛生未做猶豫的點了點頭:“但是我的時間不多,最多再過二十天就必須要返回大乾帝國皇宮,代表他們參加百國之戰,所以在這個期間,需要宗主自行想辦法對付黑魔域中的其他宗門勢力。”


“看來你是吃定赤蛟堂了?”


靈宗宗主眉頭一挑,她實在弄不明白,洛生一個通天境四重天的小修士,究竟是從何而來的自信?


在她的認知當中,恐怕世上根本沒有能夠以通天境四重天的境界,斬殺化龍第二變,甚至是第三變的修士。


“如果,你真能殺了赤蛟堂的堂主,並且從百國大戰之中活著回來,我自然不會再拒絕與你合作,到時候即便是讓我聽命於你都沒問題。”靈宗宗主淡淡的笑道。


“那就一言為定。”


洛生哈哈一笑,沒有再繼續在這個地方多留,很快帶著蘇傾城轉身離去。


注視著他的背影,靈宗宗主的眼瞳之中,不禁流露出一抹奇特之色。


“要殺赤蛟堂的堂主,你有把握麽?”


離開靈宗很遠之後,蘇傾城方才問道。


“沒有。”


洛生搖了搖頭,實話實說道。


化龍秘境的修士,尤其是已經在這個境界走出了一段距離的修士,並非是那麽容易對付的,如果本身實力不達到一定的高度,即便是手持神兵利器,也很難真正將其殺死。


因為,對方即便擋不住他以靈髓來催動赤霄神劍,隻要不腦子短路,也可以選擇退走。


而用靈髓來催動赤霄神劍的消耗無疑是恐怖的,他又能施展幾次那樣的攻擊?若是幾下攻擊全部打空,反而會讓自己陷入被動的局麵之中。


就在蘇傾城對這個答案微微有些不滿意的時候,洛生忽然看著她道:“我一個人雖然沒有把握,但如果有你在旁邊,便有絕對的把握了。”


“我?”


蘇傾城不禁怔了怔。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