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靈宗宗主
loading...

“宗主!”


見到這背對著他們而立的赤袍女子,林豐的臉上也是露出無比的恭謹之色,當即下拜道。


洛生眉頭一挑,他倒是沒有想到,黑魔域三大勢力之一的靈宗宗主,竟然會是一個女子。


“你先下去吧。”


那女子的聲音淡淡的響起,十分恬靜,聽起來相當年輕,並不像是一名老嫗。


“是!”


林豐依言告退,頓時,山頂之上,隻剩下洛生,蘇傾城,還有那背對著他們而立的靈宗宗主。


在林豐離開後,靈宗宗主終於緩緩轉過身來,頓時,一張雖然稱不上絕色,但也頗具姿容的麵龐,出現在洛生的視線之中。


但從模樣來看,她看上去隻有大概二十七八歲左右,當然,這不可能是她的真實年齡,如果眼前的女子就是靈宗的創教宗主的話,那麽她的歲數,起碼也該在二百歲往上了。


化龍秘境的修士,要活到這個歲數並不困難,但是一般來說,達到這個歲數的化龍秘境修士,各方麵也已應該開始老去,類似於她這般,依舊保持著青春狀態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洛生平靜的和她對視著,沒有任何言語,那靈宗宗主見狀,則是輕輕一笑:“果然是少年英傑,傲骨嶙峋,二位先屋裏請吧。”


說著,便轉身走入了後方的竹樓之內。


洛生也不多疑,拉著蘇傾城大大方方的跟了進去。


竹屋之內,十分簡陋,隻有一些修煉所需的藥材堆積在地上,還有幾個蒲團,除此之外,便再無其他任何東西,看來,這裏應該是她練功的地方。


“請問宗主找我有事麽?”


坐在蒲團之上,洛生十分直接的問道,他見對方沒有馬上言明目的的意思,索性便提早發問。


靈宗宗主一愣,她沒想到洛生會如此直接,沉吟了一下過後,說道:“難道就不能是想和你這位名動黑魔域的少年英雄交個朋友?”


“以宗主的身份地位,應該沒必要為了我這樣一個無名小卒如此大費周章吧?”洛生平靜的道。


靈宗宗主掩嘴輕笑,搖頭道:“你可真是謙虛了,如今這黑魔域之中,要說誰是第一號風雲人物,恐怕非你莫屬,我隻不過譴了幾個手下出來找你,這應該還算不得大費周章吧?”


洛生沒有言語,對方的話當然不是實情,因為他此前挑選住處的時候,是經過了重重考慮,多方盤查,最後才選定那一家客棧的,為的就是不想被人發現行蹤,但林豐他們幾個,仍然還是找到了他,這說明後者甚至是整個靈宗在這件事上麵,絕對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的。


若非如此,其他宗派和勢力同樣譴人出來找過他,為何卻找不到?


見他不說話,靈宗宗主終於收起了笑容,正色道:“好吧,你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聰明。”


“看來宗主早就已經聽說過我?”


“那倒不是,不過我時常關注黑魔域之中其他幾塊區域的動向,月前,南部地區的所有幫會勢力突然在三天之內被人全部掃平,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已經找到了你洛生的名字。”


靈宗宗主望著他道:“後來你從幽冥教的拍賣行買走羽靈輕紗,將化龍秘境的龍剛重傷,並且擊斷他一條手臂,這些事情,我全都暗自關注過。”


“再後來,你竟然闖入他的家中,將他和他的妻子盡數鎮殺,名動整個黑魔域過後,我才真的動了必須要見你一麵的心思。”


洛生笑了笑:“那看來你的情報還是有些不準確,其實他的那條手臂不是我斬下的,而是她。”


“她?”


靈宗宗主頓時驚訝的看著蘇傾城,她當然能夠一眼看出後者的實力,不過通天境五重天罷了,而且看氣息,恐怕才剛剛突破不久,這樣的實力,竟然也能廢了化龍秘境修士的一隻手?


仿佛是看穿了她的心思,洛生淡淡的說道:“宗主不用懷疑,我才不過通天境四重天而已,同樣能把龍剛夫婦擊敗,難道我的朋友就沒有這個實力麽?”


靈宗宗主沉默,她當年跟這二人一般歲數的時候,雖然也已經突破到了通天境,但要說戰力,恐怕十個自己,都是遠遠比不上眼前的二人。


“其實這些,應該都不是宗主想要見我的主要原因吧?”


洛生忽然說道。


聽到他的話,靈宗宗主不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隨後搖頭歎道:“恕我直言,你的表現,真的一點也不像一個二十歲不到的人。”


一旁的蘇傾城,也是神色莫名的瞥了一眼洛生。


洛生神色如常,並不在這個話題上解釋任何。


靈宗宗主凝視著洛生,終於問道:“我想知道,你和陳皇有什麽關係?”


這個問題,令得洛生眉頭一皺。


靈宗宗主說道:“我在四大部分都有不少眼線,我聽說當初在衙門內的時候,你曾經拿出過赤鐵令。”


“赤鐵令隻有陳詔最親近的人才有資格擁有,難道你是他的親眷?”


“不是。”


洛生平靜的搖了搖頭:“我擁有赤鐵令,是因為一些不能說出來的原因,這個,和宗主無關,至於到底是什麽原因,便請宗主不要再多問了。”


“如果,我非要知道呢?”


靈宗宗主的身體微微前傾,身上散發出一股迫人的氣勢,雙眼緊緊的盯著洛生的眉間。


以她化龍第七變的修為,莫說是在這黑魔域,哪怕是放眼整個大乾帝國,都絕對算得上是超一流的強者,尋常的通天境修士在這股壓迫之下,恐怕瞬間就會屈從。


然而洛生的表情,卻沒有任何波動,甚至連眼皮都是不曾抬一下,隻是古井不波的看著麵前的靈宗宗主,語氣平緩的道:“宗主剛才的話,是在威脅我麽?”


“你走吧。”


下一瞬,靈宗宗主身上的氣勢陡然弱了下來,隨即,看著洛生輕輕搖了搖頭。


她像是非常疲憊的按了按額頭,擺手說道:“既然你不是陳詔的親眷,便請你離開吧。”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