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斬龍剛
loading...

目睹自己的老婆被殺,龍剛胸中憋著一口怒火,這股怒火雖然強大,但卻無法持續多久,在覺察到無論如何也傷不到洛生之後,他內心的憤怒再度化作了對洛生的滿腔恐懼,畢竟上一次,後者就已經給他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此刻他重傷未愈,昨日又被蘇傾城斷了一臂,戰力已經大不如前,與洛生相戰起來,自然是捉襟見肘。


幾下猛攻逼退洛生之後,龍剛突然調轉身形,狠狠一刀劈落,茫茫刀氣橫貫而出,但卻並不是要殺向洛生,而是轟向地牢的牢門。


這間地牢是他當初花費了很大的功夫才建立起來的,就連通天境九重天上的修士都能夠困死,但在他奮力一刀之下,卻是瞬間支離破碎,牢門炸開,塵埃漫天。


龍剛的身形,迅速消失在門口。


洛生自然不會在同一個地方犯兩次錯誤,身形一動,背著蘇傾城瞬間追擊而出,他早料到龍剛可能會逃之夭夭,因此早已用神念鎖定了他的位置,此刻背上雖然負著一個人,但速度卻絲毫不緩。


倒是那龍剛,雖然是化龍秘境的強大修士,但是此刻身受重傷,加之慌忙之下速度反而是不如平常,沒多久便在距離府邸不遠的地方被洛生追上,堵在一條死胡同之中,再也無法逃脫。


“旋風霹靂斬!”


龍剛怒聲咆哮,一刀劈下,兩側的房屋瞬間被摧毀,狂霸刀氣縱橫百丈,外界慘叫連天,也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路人死在他這一刀之下。


洛生麵色一沉,眼中殺意衝起,手中赤霄神劍用力向前一斬,將那茫茫刀氣抵在半空,同時一隻手向前探出,化作一道蓋世絕倫的金色大手,直衝著那龍剛鎮壓而去。


後者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看著那遮天蔽日一般朝自己籠罩過來的金色大手,一時間竟是駭得忘記了抵抗,等他反應過來之時,猛覺身上一沉,仿佛有百萬鈞的巨力同時從四麵八方壓落過來,將他的骨頭都要捏碎一般。


“怎麽……怎麽可能?!”


他震駭莫名,驚恐到了極點,這般法天象地的手段,就連他這樣的化龍秘境修士都是無法修成,在他印象之中,隻有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尊級強者,方才有可能具備這種可怕的神通!


那白衣青年的雙眼,猶如神靈一般,不帶絲毫感情的俯視著他這化龍秘境的修士,在他滿腔的恐懼和驚惶之中,一道赤光浮現,直接將他的脖頸和頭顱分割而開。


至此,這名修為達到了化龍第一變、即便是在這黑魔域之中,也是凶名赫赫的強大修士,便是徹底從人世間消亡了。


洛生並沒有馬上把劍收回,而是轉身走到大街上查看了一番。


剛才龍剛那一道刀氣,至少有十位無辜的路人慘死。


他返回龍府之內,將府中的修士盡數廢掉修為,這才背著蘇傾城遠去。


又是整整十天過去,整個黑魔域之中,都已傳遍白衣秀士的無敵之名,不少大勢力的主人都在四處打聽他的下落,希望能夠結交一番,甚至是將其拉入自己的陣營之中。


因為從種種跡象表明,洛生的實力確實隻是通天境,但他卻能夠逆天斬殺化龍第一變的龍剛,其恐怖的天賦和戰力足以讓所有人都不敢小覷,這樣的人物,恐怕沒有人能夠不動心。


即便是三大勢力的主人,對於‘白衣秀士’之名,亦是早已如雷貫耳,並且譴人在黑魔域之中到處找尋他的居住地,但都是一無所獲。


自從龍府之外一戰,洛生就像是從黑魔域完全蒸發了一般。


事實上這段時間,洛生一直都待在一間不起眼的客棧之中,深居簡出,專心為蘇傾城療傷。


她的傷勢雖然不重,但功力卻消耗得非常可怕,丹田內靈氣近乎徹底枯竭,若是當初洛生再晚到一步,恐怕她即便是不死在龍剛夫婦的手中,也會力盡而死。


好在,有洛生的全力護持和照料,再加上蘇傾城底子深厚,又修煉了聖人級功法四九玄功,性命總是無恙的,在一番靜心調養之後,便是逐漸恢複如初。


“要突破了?”


感知到蘇傾城體內傳來的那種奇異波動,洛生眉頭一挑,有些驚訝的道。


“嗯,應該是這一次與他們力竭而戰的原因,說起來,倒是因禍得福了。”蘇傾城輕輕點了點頭,道。


提起此事,洛生不禁心生慚愧,說道:“我為你護法。”


“好。”


像是看出了他的心事一般,蘇傾城微微一笑,也不多言,迅速進入了修煉狀態之中。


以她現在的底子和實力,衝擊通天境第五重天幾乎是水到渠成之事,幾乎不存在衝擊失敗的可能性,但洛生還是寸步不離的為其護法,生怕再出現類似於之前的情況。


不過,盡管這段時間他已經深居簡出,但他擊殺龍剛的事情,畢竟已經在整個黑魔域都掀起了狂浪,在蘇傾城療傷完畢,又閉關衝擊三日之後,還是有人打聽到了他的下落。


當幾道氣息不弱的修士踏入這家客棧之後,洛生便知道對方多半是衝著自己來的。


他不動聲色的打開門走出去,而後又將門閉上,坐在了外麵的門檻上。


幾名修士均是身著統一服裝,從樓梯上快步走來,當看見拐角處的門口坐著一名青年時,本來未曾在意,但其中一人卻突然定住腳步,朝著洛生定睛一望,目光這才有些驚疑起來。


洛生的名字雖然沒有在黑魔域之中流傳,但他的形象卻是被許多人親眼目睹過,此刻洛生沒有穿平常習慣穿的白衣,可眉宇之間流露出的那股氣質卻是沒有改變。


再加上這裏本來就是一處普通人慣住的簡易客棧,很少會有修士到來,卻有一個如此年輕的通天境強者坐在這裏,他的身份自然呼之欲出。


領頭那人,乃是一名高階通天境的修士,在盯著洛生看了一會兒之後,便朝著後者拱了拱手,問道:“請問閣下是不是……”


他話還沒說完,便看見洛生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