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傳功
loading...

“洛兒,你……”


洛母眉頭緊皺,雖然沒有說什麽,但那眼神當中的不解和疑惑,已經讓洛生有種跳進黃河洗不清的感覺。


有些底氣不足的將婉兒抱到床上平放下來,他咳嗽了一聲,方才解釋道:“剛才有人來暗殺我,婉兒不見小心中了毒箭,如果不馬上把體內的毒血吸出來的話,她就沒命了。”


聞言,洛母也是一怔,隨即上前捏住洛生的手,上下看了看,神色關切的道:“那你呢?你有沒有受傷?”


從洛生的口中得到肯定的回答後,洛母終於鬆了口氣,接著又看向床榻上昏迷的婉兒,眉頭又是一皺,她走上前仔細查看了一下其傷情後,眼神更是凝重了幾分:“好烈的毒,要是再晚一步,婉兒就徹底沒命了。”


“剛才我封住她的穴道後,已經把毒血差不多都吸出來了,但是還有一些餘毒吸不幹淨,恐怕再吸也沒用,得用專門解毒的藥材才能徹底化解,不過現在,婉兒的性命應該暫時無恙。”


洛母望著他,半晌後,有些詫異的道:“洛兒,你怎麽懂得這麽多的?”


洛生心頭一動,但麵不改色:“前陣子在家看了一些醫道方麵的書,學了一些簡單的止血和解毒方法,沒想到今天就用上了。”


洛母聞言,這才點了點頭,走出門外,去查看那幾具屍體。


洛生心中有些不安,跟了出去。


“這些殺手……都是你解決的?!”


看到這些屍體,洛母瞪大了雙眼。


洛生遲疑了一下,點頭道:“之前忘了跟你們說,我前兩天又突破了。”


“又突破了?!”


洛母震驚的看著他:“這麽說你達到靈海境了?”


“差不多是吧,不過也不光是我自己修煉的結果,主要還是那株玄空草的功勞。”洛生微微沉吟,將一些事情選擇性的說了出來。


不過他當然沒有將賦靈這種事拿出來講,隻是說他數日前在街上瞎逛,無意間見到了一件被當成破爛售賣的防禦靈器,就把它買了下來,正好城主想要一件這樣的靈器,便拿去跟他交換了。


“八百年份的玄空草……”


洛母先是驚歎了一聲,而後點頭說道:“這麽說來,倒是你的機遇。”


洛生點頭,取出剩餘的幾根玄空草嫩芽,遞了過去:“娘,這東西對你和爹也有不小的作用……”


他話還沒說完,洛母就將其推還給了他,眼中滿是慈愛的神色:“謝謝洛兒,不過你的修行路還長,這玄空草富有奇效,以後還會用得著的,我跟你爹都這麽大歲數了,修行之事,順其自然就好。”


聞言,洛生也不好強求,問道:“爹那邊怎麽樣?不會有什麽危險吧?”


“應該沒什麽,那姓秦的明顯是在調虎離山,目標主要是你。”


洛母搖了搖頭,話音未落,一道身影便從洛府外麵飛掠而來,踏著房頂落下院中。


看到院裏的場景,洛山同樣是驚了一下,等洛母將事情大概說了一遍之後,他才稍稍鬆了口氣,拍了拍洛生的肩膀:“人沒事就好,秦義那老家夥,這次算是把咱們陰了一把……這仇必須得報,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微微一笑,洛生朝秦家上方的天空盯了一眼,代價麽?這一次,秦家算是真正的激怒了他,對其身邊的人下手,這是他最不能夠容忍的事!


……


“考慮好了?”


看著麵前的黑裙女子,洛生笑問道。


令狐詩雨搖了搖頭:“不是……我……聽說洛家遇襲,特地過來看看你有沒有出事。”


“一群跳梁小醜罷了。”洛生淡淡道。


令狐詩雨咬了咬嘴唇:“我能幫上什麽忙嗎?雖然我在令狐家沒什麽話語權,但秦家這種家族,還是有辦法治他們一下的。”


“不必,現在洛秦兩家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麵,過不了多久,秦家必會從赤雲城徹底除名。”洛生平靜的說道。


聽著他話語中的那種自信,令狐詩雨麵色有些複雜,她猶豫了一會兒,低聲說道:“公子……我這次來是……”


“對了,你們雲商樓有沒有能解毒的藥材。”洛生忽然問。


令狐詩雨神色一驚:“解毒?你中毒了嗎?”


“不是我,是我的貼身丫鬟吧,但也算是洛家的人,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洛生摸了摸鼻子,道。


令狐詩雨這才點點頭,沉吟片刻,又問道:“這毒厲害嗎?”


“很烈的毒,能毒死靈海境的修士。”


“毒死靈海境修士的毒……雲商樓倒有一些解毒的奇藥,應該有用,我一會兒給你送過來。”


“多謝了。”洛生道。


“沒事。”令狐詩雨搖搖頭,神色掙紮了下,終於把想說的話說了出來:“洛公子,我想成為修士。”


“可以,你先把藥材送過來,等此間事了,我說話算話。”


洛生點頭。


於是很快,令狐詩雨便將一些解毒的藥材送到了洛府,憑借著這些藥材,洛生總算將婉兒身上的毒全部化去,接下來,隻需要好些調養一段時間,便可痊愈。


“你跟我來。”


洛生對那有些緊張的令狐詩雨說了一句,而後走出了房間。


令狐詩雨乖乖跟在後頭,洛生帶著他來到了一處僻靜的所在,而後,以吞天訣靈氣將整個區域全部籠罩了起來。


除非修為達到化龍秘境,否則絕對不可能聽到他二人的對話,而在這赤雲城內,應當是沒有這個級別的修士存在。


“在傳你功法之前,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注視著麵前的嬌俏人兒,洛生平靜的道。


“公子請說。”


“若日後你修煉有成,我遭遇重大危機,你應當怎樣處理?”


“當然是站在公子這邊。”


“可若是幫我,會讓你付出巨大的代價,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呢?”


“這……”


令狐詩雨微微蹙眉,低頭猶豫了片刻,再一次抬起頭來的時候,眼神已經變得十分堅定:“如果公子真的有辦法解決我身上的難題,且讓我成為修士,將來真有那一天的話,我會義無反顧!”


“好,你立個誓言。”洛生道。


“我令狐詩雨在此發誓,將來如果公子有什麽需要,我定當全力相助,哪怕因此而丟掉性命,如果做不到,必被五雷轟頂,不得善終……”


“行……差不多就行了。”


洛生擺了擺手,他並不是那種施人恩惠就要別人以性命回報的人,可是這部功法的主人將其交給他的時候說了,如果以後他要傳功給一名女子,必須讓對方發誓,一生忠誠於他,將自己的一切都交到他手裏,不得違抗他的任何意誌……


想到此處,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張足以魅惑眾生的妖嬈麵孔,五千年了……也不知道那狐媚子現在還在不在世上?


“攝魂天功……這是什麽功法?”


感受著那突然如潮水般湧入腦海中的信息,令狐詩雨不禁一呆,隨後有些茫然的問道。


“厲害的功法,照著上麵的方式修行,就能徹底控製你的天生媚體。”


“這個……好像是妖怪修煉的功法呀?”從那些文字當中,令狐詩雨總算看出了一些端倪。


“不是妖怪功法,是妖族功法。”


洛生無奈的點了點她的額頭,糾正道:“你在赤雲城呆得久了,跟你解釋起來有點困難,將來你自然會明白的。”


“哦……”


令狐詩雨微微點頭,倒也沒問這是什麽級別的功法,但心中的喜悅卻是無法掩蓋,洛生的身上充滿了秘密,而從他平時的表現來看,也完全不像是故作高深的樣子。


說不定,那令父親和青天學院的長老們全都束手無策的問題,真能被眼前這俊俏的白衣少年解決呢?


想到此處,她看向洛生的目光,不由得多了一種傾慕的色彩。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