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後患
loading...

見到這一幕,洛生方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重新收回了神念。


他睜開眼睛,看著周圍,雷池上方並沒有強者存在,剛才的異象即便被人看見,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問題。


隻是他發現,那道幼生形態的紫光天雷被他所吸收之後,雷池之中的那些青煞雷,也是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衰退下來。


邊緣處的一些小型青煞雷,體型變得比之前更小了,而中間的那些車輪般粗細的青煞雷,內部流淌的雷電元素,則是明顯遠遠不如之前那般凶悍了。


看來,這道幼生形態的紫光天雷,就是這黑炎雷池雷力的來源。


隻要他離開這裏,再過個一年半載,黑炎雷池無法誕生新的雷元素,雷力就會越來越弱,最多過個幾年,這地方就會徹底消失。


唯一讓他有些遺憾的是,這一次他未能使用青煞雷將雷神仙體提升到入門圓滿的境界,此刻他的雷神仙體,還是處在入門大成的階段,較之之前雖然有所增長,但距離進階,卻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


不過,能夠收伏一道幼生形態的紫光天雷,無疑是比雷神仙體進階更加值得高興,不說這東西的成長性,就即便是現在的幼生形態,交戰之中猝不及防放出來,恐怕就連初階化龍秘境的修士,都得瞬間遭受重創,甚至直接殞命!


這一趟,當真是來對了。


他迅速浮上雷池表麵,心中微有歉疚,他下去這整整七天,想必蘇傾城必然是為他提心吊膽,寸步不離的守候在雷池邊上。


然而,當他走出雷池之後,迎接他的除了雷池四周那無數道震驚的目光之外,卻並沒有蘇傾城的身影。


他微微皺眉,正疑惑間,一道人影朝他跑了過來,正是此前同行到此的馬原。


馬原的氣息比起七天前無疑是強悍了太多,看來,他搏成功了,借助這黑炎雷池的幫助,他已經成功將境界突破到了通天境一重天。


“馬老哥,和我同行那姑娘去哪兒了,你知道麽?”洛生問道。


馬原的表情有些躊躇,見狀,洛生心中生出一種不妙,皺眉道:“怎麽了?”


“跟你一起來的那個姑娘,昨天被人給帶走了。”


“你說什麽?!”


洛生臉色一沉,眼中透出兩道雷電光芒,那股可怕的氣質,令得馬原生出一種窒息般的感覺,就連呼吸都變得不暢了。


“她被一個背著金絲大環刀的男子帶走了!就在昨天晚上!”馬原戰戰兢兢的說道。


洛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迅速收斂了殺機,可心中卻是有著一團滔天怒火升騰而起,將要破體而出!


他怎麽都沒有想到,那家夥竟然會找到這裏來。


早知如此,當初就該直接追上去把他徹底鎮殺的!


“他們往哪兒去了?!”深吸了一口氣,洛生壓抑著怒火問。


“西邊!那背著金絲大環刀的男的好像受著傷,跟你一起的那個姑娘打斷了他一條胳膊,兩人就一直往西邊打過去了!”


聽到這裏,洛生心中稍稍安定了些許,看樣子蘇傾城也並非毫無還手之力,隻是無論如何,他都要盡快找到她。


畢竟不管怎麽樣,蘇傾城如今也才通天境四重天,那背刀男子即便受了傷,也是貨真價實的化龍秘境修士,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他迅速破空而去,仿佛化作了一道犀利的閃電,速度快到了極致。


馬原眼角抽搐,雖然從昨天晚上蘇傾城和那背刀男子交手的時候他便知道洛生也並非是自己先前所想的玄位境修士那般簡單,但此刻看到洛生化作一道閃電而去,仍然是讓他內心震駭莫名,這……真的是一個通天境修士能夠具備的速度麽?或者說他這般年輕,就已經修煉到了化龍秘境?!


在場的諸人,也均是目瞪口呆。


洛生對蘇傾城的氣息十分熟悉,加上他的神念極度強大,不斷捕捉著空中殘留著的一些細微的戰鬥痕跡,一路朝著西邊飛行,最後神色一動,終於在一處宅院之前停了下來。


宅院的上方,寫著龍府兩個字。


他隱約記得,此前在那拍賣行中,拍賣師曾經稱呼那背刀男子作龍大哥。


想到這裏,他直接一腳蹬碎了大門,衝進宅院之中。


偌大的宅院內,立刻衝出幾名修為不弱的通天境修士,均是作家丁打扮,不由分說的齊齊向他攻來,看樣子都是那背刀男子的手下。


洛生神情冰冷,麵無表情,眼中突然有著劍影一閃,宅院中霎時間赤光衝霄,所有衝上前來的家丁,腳步都是瞬間僵硬在了原地,下一瞬,頭顱橫飛,鮮血濺起三尺高!


洛生手握赤霄神劍,大步流星的走入了主廳之內。


宅院之內富麗堂皇,雖然比不上皇宮,但其奢靡程度也是有些令人咂舌,可想而知這姓龍的平日間到底搜刮了多少人的須彌戒。


今天便為民除害!


洛生原本想在見到背刀男子的一瞬間便出手將其雷霆斬殺,但在府中轉了一圈之後,除了幾個打雜的下人和丫鬟之外,什麽也沒有見到。


這些人都是普通人,連元輪境的修為都沒有,洛生自然不會將怒火遷到他們的身上,他找來一個丫鬟,稍稍嚇唬了一下,這丫鬟便嚇得趕緊將他主人的行蹤告訴了洛生。


“原來你叫龍剛……”


洛生眼中寒光掠過,不再與這丫鬟糾纏,直接朝她所說的地牢方向衝去。


他並不在乎有詐,或是地牢之中有什麽機關之類的,一個化龍第一變的修士,再怎麽算計,難道還真能把他給坑了?!


何況,事實上那丫鬟也根本不敢說出半分蒙騙他的話語,洛生根據她提供的信息,準確的找到了地牢的位置,隨即收斂氣息,鬼魅一般走入了其中。


其實到了此刻,他的內心反而比剛才忐忑了許多,他當然不是忌憚那龍剛,而是有些擔心,蘇傾城在這個期間已經遭受了什麽非人的待遇。


走入地牢,隻聽深處傳來隱隱的對話聲。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