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第四層
loading...

“唰——”


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那紫色玉帶卻像是受到了什麽驚嚇一般,突然間急速後撤,眨眼間便後撤到了距離他十丈之外的地方,懸浮在空中,似是有些驚疑不定。


洛生發怔,原本他這一擊隻是窮途末路之下的回擊,因為他深知那紫色玉帶的可怕,就算吞天訣再強,如今的他畢竟也才修煉到第三層,根本不可能擋得住紫光天雷,即便,後者還未真正的成長起來。


“的確是紫光天雷,但是為什麽會這麽弱?”


洛生眯起了眼睛,雙目凝視著那條紫色的玉帶,那種氣息他十分熟悉,絕不會有假,因為他曾經親身經曆過。


可是在他記憶中,即便是剛剛誕生的紫光天雷,也絕對可以劈殺覆雨境的人尊,為何眼前這道會弱成如此境地?


“難道這是還未成型的幼生期紫光天雷?”


猛然間,洛生想到一種可能,緊接著,一顆心髒便是撲通撲通的狂跳了起來。


“既然如此,跟我走吧!”


洛生一聲大笑,將九種不同屬性的靈氣凝聚在一隻手上,突然向前伸出,覆蓋向那十丈之外的紫色玉帶。


“禁!”


與此同時,他施展出龍吟道喝,一股奇異的力量瞬間加身,令那紫色的玉帶都是微微的顫抖了起來,被一股無形之力暫時定在了空中。


洛生身形一動,下一瞬,便是出現在那紫色的玉帶之前,而後以吞天訣靈氣向前籠去,想要將其收入手中。


不過就在此時,那紫色玉帶突然一個劇烈掙紮,猛地掙脫了龍吟道喝的束縛,同時奮力橫移,立刻便是出現在數十丈開外。


以洛生目前的境界,如果比拚速度,自然不可能是這道幼生形態紫光天雷的對手。


不過從剛才發生的一幕來看,這未成形的紫光天雷,似乎對於他的吞天訣很是忌憚。


然而,卻也僅此而已,如果想要真正將其拿下,還差了一些。


一番思量之後,洛生決定先不忙著繼續動手,免得等會兒耗盡了精力,便再也沒有得手的希望了。


他對這道幼生形態的紫光天雷誌在必得,因為這種級別的天地雷霆,若是能夠將之鎮壓,收為己用的話,作用將會是可怕的。


因為這東西,一旦成長到極致,幾乎可以殺死‘皇’之下的一切對手!


當年天璿聖地之中,有一位太上長老,名號儒聖,號稱可知一切周天之事,能辨一切周天之物,他曾經頒下過各種各樣的排行,其中一道排行,便是將這太虛界中三十三道最可怕的天地雷霆都盡數收入了其中,號稱‘雷霆榜’。


這紫光天雷便名列其中。


洛生渾身氣息內斂,盤坐在地,準備試著將吞天訣衝擊到第四層。


吞天訣第四層,對應的是通天境這個境界,前世他在達到通天境七重天的時候,方才將吞天訣成功修煉到第四層。


而目前的他,這一世雖然各個方麵都遠遠不及前世,但他曾經修煉過一次這部功法,有了豐富的經驗,所以要在目前的境界將吞天訣修煉到第四層,也並不是不可能。


最主要的是,他不想放過眼前這道幼生形態的紫光天雷!


洛生的修煉,一直持續了整整三日。


這三日之中,一批又一批修士遠道而來,赴死一般躍入雷池,想要借此淬煉肉身,但九成九的人都是未能如願,大都死在了雷池之中。


在這個期間,蘇傾城數次躍入黑炎雷池之中查看,她感知到了洛生的氣息,在池底方向,但以她目前的修為,根本無法靠近那裏。


幸好,洛生的氣息始終都不疾不徐的運轉著,這說明他的性命至少無恙。


按照洛生的猜測,想要將吞天訣修煉到第四層,至少也要十天左右的時間,然而事實上,未用十天,僅僅七天後,池底便宛若有一輪太陽炸開,刹那間將整個黑炎雷池都染上了一種霸道的鎏金之色!


洛生長身而起,他不再擔心那幼生形態的紫光天雷逃走,直接一掌覆蓋向前方。


一隻金色的大手憑空出現,猶如佛陀之掌,速度雖然不快,但卻令人有一種避無可避的感覺。


在這隻金色大手的籠罩之下,那紫色的玉帶,也是劇烈顫抖了起來。


事實上以洛生的境界,無論施展什麽攻擊,哪怕是以靈髓催動赤霄神劍,也不可能傷到它分毫,但這吞天訣功法的霸道,幾可碾壓天地萬物,對世間的一切都是具備著可怕的克製性,它雖然強大,但如今隻是幼生形態,甚至都還未完全成型,遇上了這種對自己有著克製性的功法,根本無法抗衡。


在一陣劇烈的顫抖之中,那金色的大手,一把將之握在了掌心之中。


金色大手緩緩消散,一條紫色的玉帶,也是落入了洛生的手中。


剛才這一招,名為龍象般若掌,乃是他將吞天訣修煉到第四層後自行領悟的功法神通,出掌之際,幾如法天象地,芥子納須彌,可將平平無奇的手掌化作佛祖之手,一掌蓋去,猶如泰山壓頂,敵人根本無所遁形。


紫色的玉帶,實際上是雷電所凝,即便是尋常的化龍秘境修士,也是觸之即死,但洛生修煉的吞天訣剛好能夠克製它,因此落在洛生的手中,它異常老實。


洛生幾乎沒有怎麽猶豫便將這條紫色玉帶直接送入了丹田之中,這一幕要是被人尊級別的強者看見,恐怕都得驚掉下巴,道一聲狠人。


紫色玉帶在進入洛生丹田之後,洛生的神念也是一同湧入了丹田之中,他也擔心這東西在他體內搞什麽破壞,但實際上,他明顯是多慮了。


紫色玉帶進入他的丹田之後,立即被無窮無盡的吞天訣靈氣所包圍,根本不敢有任何造次的舉動,身形一動,便乖乖的掉到最底部,縮在那裏瑟瑟發抖,就連其表麵彌漫的紫色雷電,都是深深的斂入了體內,不敢再釋放出來。


旁邊,宛若一朵蓮花般熊熊燃燒著的紅蓮業火,也是和它一樣,規規矩矩的占據著一個狹窄的角落,不敢有半點越軌之舉。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