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戰背刀男子
loading...

背刀男子的眼神之中,充斥著濃濃的貪婪,他活了大半輩子,還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件靈器,能夠具備洛生手中那把劍那樣的可怕威能。


他背上的這把金絲大環刀,乃是達到了高階靈器級別的強悍寶物,對戰鬥可以起到很強的增幅作用,他本身的實力隻是化龍第一變,但如果使用這把刀,便能夠與化龍第二變的修士抗衡,甚至連化龍第三變的修士,都可以略作爭鋒。


然而,這把刀身上流淌出的那種氣息,和洛生手中那赤紅色的長劍相比起來,簡直連垃圾都算不上。


見到洛生沒什麽反應,他再度冷冷的道:“小子,你應該不是黑魔域中的人吧?能在這般年紀修煉到這種境界,並且手握重寶,的確很不簡單,估計你身後也是有著一些厲害的勢力,但我告訴你,在黑魔域之中行走,從來不看身份背景,隻認誰的拳頭大!如果你認為我不敢動手殺了你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洛生古井無波的道:“就憑你一句話,我就要把寶物給你?”


“那你想如何?”


“想要寶物,就自己來取吧。”


洛生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即回頭對蘇傾城道:“你先去外邊等一會兒。”


“小心點。”


蘇傾城有些擔憂,她雖然知道洛生曾經在通天境二重天的時候就斬殺過化龍秘境的采花蜂,如今實力大增,對付眼前的背刀男子應該更不在話下,但後者畢竟也是化龍秘境的強者,實力恐怖異常,交手之中要是一個不慎,後果就不堪設想。


“放心,一個化龍第一變的修士,還難不倒我。”洛生平靜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那背刀男子也是眉頭一挑,但卻出人意料的沒有出言譏諷,因為他自己也感覺洛生的確有幾分實力,至少在使用那把劍的時候實力不弱,否則也不可能輕而易舉的便將地上的幾人斬殺。


要知道,這幾人之中,可是有著通天境八重天的修士在,卻仍然是被他一劍劈殺!


當然,要說洛生能夠威脅到自己,他卻是更加的不相信。


“錚!”


一道劍鳴聲衝天而起,雄渾的劍氣猶如地底岩漿,赤紅的外表之下散發著可怕的高溫,將四周的空氣都是燒灼得不斷發出劈裏啪啦的爆炸聲,對準那背刀男子的麵門狠狠轟殺而去。


雖然不能過多的依賴赤霄神劍,但和這種人生死戰,他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隻用自身實力。


見到劍氣飛來,那背刀男子也是閃電般的取出背後負著的金絲大環刀,一聲怒吼,用力向下劈落,一道白茫茫的刀氣便鋪天蓋地席卷而來,瞬間震碎了洛生打出的劍氣。


對於厲害一些的修士來說,使刀的很少,但在這黑魔域之中,這種修士似乎還不在少數,先前的狂刀,眼前的背刀男子,使用的兵器都是刀。


嚴格來說,刀同樣是一種極強的兵器,絲毫不遜色於劍,但卻很少有人能夠將其修煉到至高境界,哪怕放眼整個太虛界的修煉曆史,能夠以刀稱雄天下的人同樣是寥寥無幾。


當然,這並不能否認刀這種兵器的強大。


“看刀!”


背刀男子大喝一聲,身形鬼魅般的從原地消失,而後又刹那間浮現在洛生的麵前,對準洛生的頭頂便是狠狠的連出數刀,刀刀狠辣至極。


洛生手握赤霄劍和他戰在了一起,鏘鏘的碰撞聲不斷傳出,猶如樂器在演奏,周圍空間鼓蕩,二人的交手,已經達到了能夠影響天地氣息的程度。


“好小子。”


一陣激烈的交鋒之後,那背刀男子神色微沉,洛生的赤霄神劍鋒銳如初,甚至光芒比剛才更甚,而他手中的金絲大環刀卻是出現了許多缺口,眼看著就要徹底毀在洛生的劍下。


這還是他實力遠比對方強大的緣故,否則這般劈殺之下,恐怕一個照麵,洛生手裏的劍就會擊斷他手中的刀。


“給我死!”


背刀男子怒吼,化龍秘境的可怕氣息瞬間彌漫整條巷子,他一躍跳起十丈高,手中的金絲大環刀狠狠向下壓落,茫茫刀氣縱橫百丈,將周圍的所有建築物都是盡數摧毀,就連洛生所立身的地麵,都是出現一道長達數十丈的刀芒裂縫。


刀氣未曾臨體,便已經形成了這般強大的破壞。


洛生的表情,也是十分的凝重,這一刀的威能,恐怕已經能夠和一些化龍第二變,甚至第三變的修士相比,即便是他,想要完好無損的將其接下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劍一!”


洛生終究還是沒有使用靈髓作為輔助,也沒有再像之前那樣強行使用劍二,眼前的這個對手,還不至於讓他拚成那種程度。


一道無形波動湧出,與那長達百丈的可怕刀氣在空中激烈相撞,下一刻,洛生的雙腳直接陷入了大地至少三寸,將堅硬的地基都是硬生生踩塌了下去,周圍裂開無數縫隙,碎石飛濺。


若非他體魄強大,這一次對碰造成的衝擊力,恐怕就會讓他陷入重傷之中。


即便如此,他也是喉嚨一甜,嘴角溢出一絲猩紅的血跡。


而那背刀男子,則是在刀氣和劍氣相撞的刹那,整個人直接向著後方橫出了數百丈,這樣恐怖的對碰造成的衝擊力,即便以他化龍秘境第一變的修為,也是有些吃不消。


洛生身形一動,猶如破碎虛空一般,眨眼間出現在背刀男子的麵前,手中的赤霄神劍狂風驟雨般向下劈落,將那身形還在急速後撤,一時間有些穩不下來的背刀男子逼得手忙腳亂,難以招架。


要不是他經驗老道實力強大,恐怕洛生這幾下還真有可能將他直接劈殺在空中!


“小輩你欺人太甚!”


背刀男子大怒,強行穩下身形,掄起手中的金絲大環刀對著虛空中的洛生狠狠一陣狂砍,出道數十年來,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怒不可遏,竟然在一個通天境的小修士手中受傷,這要是傳出去,恐怕那些認識他的人,每一個都會笑掉大牙!


必須要將洛生斬殺!才能一雪前恥!


然而,又一番激烈的劈殺之後,他發現自己在和洛生的戰鬥當中竟然是很難占到絲毫的便宜,對方所修煉的功法仿佛能夠無窮無盡的吸納天地靈氣,雖然自己的境界遠勝過他,但想要在這方麵將洛生壓製,卻依舊是極為艱難。


又打了一陣,洛生突然收招,正在他竊喜以為對方快要支撐不住了的時候,一道可怕的神念攻擊突然泰山壓頂般碾壓過來。


那股恐怖的神念令他頭皮發麻,想要躲避已經是來不及,隻能立刻做出招架,以神念硬接洛生的攻擊。


這樣做的結果,便是靈魂深處傳來一股可怕的劇痛,下一刻,背刀男子又一次橫飛了出去,他感到頭昏目眩,仿佛要昏死過去。


洛生剛才那一道神念攻擊,正是許久不曾使用的雷吟功,要不是久戰不下,他幾乎都已經快要忘記這一道能夠在戰鬥之中出其不意的神念戰技了。


可惜這道戰技的品級還是低了一些,否則以他的神念強度,這一擊絕對可以讓背刀男子暫時失去戰鬥能力。


背刀男子落下地麵,幾個踉蹌之後,方才勉強站穩,隨後急速搖頭,想要將腦子裏傳來的那股眩暈之感拋開。


但是,效果並不理想。


再加上洛生又追擊下來,對他展開了痛打落水狗的策略,令他不得不在無盡的屈辱之中,選擇了暫且逃走。


遠處,一些剛剛從拍賣場內跟出來,原本打算搶奪洛生所拍羽靈輕紗的通天境修士,見到這一幕後都是默默的離那白衣勝雪的女子遠了一些,當做什麽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的溜之大吉。


洛生追擊了一陣,終究還是放棄了要將背刀男子斬殺的想法,黑魔域之中混亂不堪,蘇傾城雖然實力不弱,但此時畢竟還無法和化龍秘境的修士抗衡,萬一後麵再出現一個化龍秘境的修士要來搶奪羽靈輕紗,情況就有些不妙了。


想到此處,他狠狠的對準背刀男子逃走的方向連出數劍,隨後也不管到底劈沒劈中,直接轉身回撤。


在轉身的同時,他似乎聽到遠處傳來一道慘叫的聲音。


回到原地,蘇傾城立即走上前來,秀眉微蹙的看著他,道:“你受傷了?”


洛生擦了擦嘴角那一絲已經凝固的鮮血,笑著說道:“一點小傷而已,沒什麽大礙。”


“下次別那麽逞強了啊。”


蘇傾城有些無奈,輕輕搖了搖頭,她知道洛生其實還有一些厲害的底牌沒有用,但後者隻要不遇到那種強大得無法抗衡的對手,似乎就永遠不可能把他的底牌給亮出來。


“再突破個一兩重天,和這種級別的修士交手,應該就不至於那麽艱難了。”


洛生笑了笑,沒有正麵回答蘇傾城的問題,因為他喜歡那種苦戰的感覺,在他看來,隻有不斷經曆真實的戰鬥,實力上漲的速度才會加快,這也是他離開皇宮,來到黑魔域的根本原因。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