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狂刀
loading...

這一幕,頓時令得屋內的諸多風月女子驚聲尖叫了起來,紛紛吃驚的看向門口的方位。


門外,一名白衣青年飄然而立,黑發披散,眉眼鋒利,宛若刀鑿斧刻般棱角分明,他平靜的站在那裏,身上自有一股無形的威勢散發而出,壓迫得屋內所有人都噤聲。


包括那衙門的老爺,也是被這突然出現的年輕人給弄得愣住,過了片刻,方才逐漸回過神來,皺眉打量著洛生,道:“你是什麽人?為何擅闖我的府衙?剛才的動靜,是你弄出來的?”


此刻他已經恢複了作為官家老爺的氣度,凝視著洛生,言語之間,頗有一種質問的味道在裏麵。


他已經看出,洛生是一名中階通天境的修士,實力倒的確不弱,但與他相比起來,卻還有很大的差距。


洛生的眼睛,冷冷的在屋內掃過,此刻的屋中,除了這個腦滿腸肥的老爺、以及那十多名風月女子、剛才被他擊飛的侍衛之外,還有一名約莫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帶給他一種有些危險的感覺。


此人的眉宇間,散發出一種極為濃烈的煞氣,那是親手殺死過無數人之後,方才能夠逐漸凝聚起來的煞氣。


他坐在與衙門老爺相對的地方,周邊也是有著數名風月女子侍奉,由此便可看出,他和前者的地位是相等的。


洛生盡力壓下心中的怒意,冷冷的望著那衙門老爺,道:“你隻顧自己在此尋歡作樂,卻不管轄區內的百姓們生於水火,拿著朝廷的俸祿,卻不做事,難道不覺得心中有愧嗎?!”


此言一出,衙門老爺頓時眉頭一皺,旋即兩眼瞪了起來,盯著洛生道:“你算個什麽東西?也敢跑到我麵前來胡言亂語?!活得不耐煩了?!”


他是這裏的主人,再加上有官爵在身,代表著朝廷的意誌,說這種話自然頗有威嚴之意,一時間,屋內的氣氛變得非常緊張,那些風月之地的女子們,則是目光崇敬的望著這腦滿腸肥的衙門老爺,在黑魔域這種混亂的地方,男人的長相並不重要,唯有實力,才最為重要。


在她們看來,那白衣飄飄的長發青年,頂多隻是個中看不中用的銀槍蠟頭罷了,不少風月女子心中,都是生出淡淡的憐憫之意,但卻沒有人感到惋惜。


上一個敢這般對衙門老爺說話的人,現在墳頭的草隻怕都有二尺高了。


“幹脆拖下去,砍了算了。”


對麵那一臉煞氣的中年男子隨口說道。


“行,就依狂刀兄所言。”


聞言,衙門老爺也是露出淡淡的笑容,擺擺手說道,那說出的話,卻是異常殘忍。


不過聽到他的話,洛生倒是眉頭一挑,隨即看向那一臉煞氣的中年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這才道:“你就是狂刀門的門主?”


不知為何,接觸到洛生那種奇異的眼神,狂刀的心中,竟是沒來由的生出一股寒意。


他殺人如麻,手上人命無數,加上又是從最底層掙紮起來的,可以說是滾刀肉裏麵的滾刀肉,天塌了都不會感到害怕,但在眼前這個年齡不大的白衣青年麵前,他卻是有種後背發涼的感覺。


但很快他便回過神來,微微點了點頭,繼而聲音冰冷的道:“我就是狂刀,你找我?”


“轟!”


回應他的是一記凶悍的天荒神拳,洛生的拳頭仿佛化作了一顆燃燒的星辰,將四周的空間都是震得微微扭曲起來,那狂刀也是在第一時間感覺到一種深入骨髓的危險來臨,多年來的浴血戰鬥,讓他本能的感覺,眼前的少年不可敵!


但對方的拳勁已至,他就是想躲也已經來不及,不得已之下隻得運足了真氣,狠狠一拳朝著洛生拳頭飛來的方向對轟而去。


“嘭——”


宛若兩顆隕石激烈相撞,雙方的拳頭在空中對撞起來,爆發出巨大的衝擊波,將周圍的十數名風月女子都是掀得直接飛了出去,唯有那腦滿腸肥的衙門老爺,還能穩穩坐在原地。


“啊……”


狂刀喉嚨中發出一聲低低的嘶吼,身形在衝擊波的爆炸之中急速向後倒退,他的這隻手骨已然折斷開來。


“這小子厲害的緊,一起上解決了他!”


狂刀又驚又怒,立刻看著那腦滿腸肥的衙門老爺道。


後者一呆,隨即咬咬牙,謔的起身,不由分說抬手便朝洛生轟殺而去,事實上,洛生表現出來的戰力著實驚住了他,讓他一時間忘記了上前援手。


他心中很驚訝,狂刀的實力雖然不如他,但也是貨真價實的高階通天境強者,而洛生的實力卻不過中階通天境,中間的差距可以說非常巨大,然而洛生竟然能夠在與狂刀的正麵硬碰之中,占據絕對的上風。


洛生神色冰冷,這衙門老爺的實力,比起狂刀更高,足足達到了通天境九重天巔峰的程度,雖然比不上大公主,但他如果真想將其鎮壓,也得耗費一番手腳才行,而在這個過程中,狂刀很可能會伺機逃走,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直接掏出了赤鐵令。


“什麽……?!”


衙門老爺明顯是認得赤鐵令的,當洛生將這令牌掏出來的瞬間,他便是立刻渾身一顫,就連聲音都是有些發顫起來。


“見此令,有如陳皇親臨,跪下!”洛生冷冰冰的喝道,他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會有狐假虎威的時候。


衙門老爺的嘴唇哆嗦了兩下,他能夠辨別赤鐵令的真偽,那種可怕的氣息不會有假,因此,在略作猶豫之後,他便是雙膝一彎,朝著地上跪了下去,渾身發顫的對著洛生叩首。


洛生沒有理會他,目光死死的鎖定著一旁的狂刀,眼中殺意橫生。


和衙門老爺不同,狂刀是黑魔域之中真正的滾刀肉,他已經看出,洛生對他存了殺意,那麽無論他逃或不逃,對方都不會放過自己,既然如此,還不如果斷逃走,因為隻有這樣,才會有一線生機。


“給老子讓開!”


狂刀一聲怒喝,手中突然從出現一柄碩大的血紅大刀,不由分說狠狠一刀朝著洛生的頭頂猛劈下來,將後者逼退數步,隨即身形迅猛一動,直接朝著門外的天空掠去。


另一道白衣倩影適時出現,連出數招,死死將之牽製在屋頂,令其無法走脫。


然而,數招過後,狂刀卻是一聲獰笑,看著眼前的蘇傾城和下方追擊而來的洛生,喝道:“就憑你們兩個乳臭未幹的小毛頭,想抓我,還嫩了點!!”


話音未落,他的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勢,一顆巨大的血紅色骷髏,突然從他的頭頂嗖的一聲飛起,完美的融合進他手裏的血刀之中。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