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可怕的雷劫
loading...

沉寂許久的二黑,又一次發出了聲音,隻是跟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他的聲音,有些略微的發顫。


他一直寄居在洛生的體內,隻要洛生不刻意隱瞞,周圍的一切,他都能夠感知得到。


洛生微微一怔,隨即對蘇傾城說道:“你好好研究一下這功法,我出去一會兒,很快就回來。”


“嗯。”


洛生來到一處僻靜的地方,這才道:“你剛才說什麽?”


“我說……你難道跟五千年前……妖神族的那位至尊是同一個人?”


二黑凝重而嚴肅的問道。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麽。”洛生平靜的道。


雖然二黑如今依托著他才能生存,但這件事情,在時候未到之前,他並不想在任何人麵前承認。


聽到他的回答,二黑沉默了一會兒,又道:“你怎麽會有四九玄功這樣的聖級功法?”


“那你怎麽不問我從什麽地方學會的吞天訣?”


“你從什麽地方學會的吞天訣?”


“……”


洛生無言。


過了一會兒,他才說道:“我幼時曾經誤入一處奇異之地,我修煉的吞天訣和四九玄功,都是我從那奇異之地,偶然所得。”


二黑冷笑:“放屁!這兩部功法,根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


“什麽?”


此言一出,令洛生不禁皺了皺眉。


“吞天訣和四九玄功,雖然都是太虛界的絕頂功法,但並不存在於我們所處的這片天地,偶然所得?你胡編亂造能不能想一個好一點的理由?”


“不屬於我們這片天地,是什麽意思?”


“就是……”


二黑說到這裏的時候,聲音戛然而止,就在洛生臉色嚴肅的準備追問他到底什麽意思的時候,這天地之間,突然黑暗了下來。


緊接著皇宮上方,迅速凝聚出鋪天蓋地的雷雲,無窮無盡的雷芒在其中翻騰著,宛若紫色的神龍在飛,且隨時都有降臨下來的可能。


洛生瞳孔驟然緊縮,頭皮也是跟著發麻。


這雷雲當中蘊含的雷電,即便是對於修煉了雷神仙體的他來講,也是有著致命的威脅,以他目前所修雷神仙體的程度,還遠遠無法吸收這個層次的神雷。


當看清楚後,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他著實吃了一驚。


這種紫色的雷霆,名為紫光天雷,乃是修士路上一道非常可怕的大劫!是用以劈殺企圖破尊成皇的絕巔人尊修士,威力可怕至極!


他很想知道,二黑到底想要說出什麽樣的東西,才會招來如此可怕的天劫?!


那宛若神龍的紫光天雷若是降落下來,恐怕連類似陳詔這種人尊都是能夠瞬間轟得連渣都不剩。


此時此刻,整座皇宮內的人,都已經被雷霆驚動,各處都有修士升空查看,陳詔和一名灰發老者更是首當其衝的淩空騰起,眉頭緊皺的盯著那上方的雷雲,隨即心中一顫。


因為在那鋪天蓋地的雷霆之中,就連他們都感覺到了一種毀滅般的可怕波動。


洛生整個額頭上都冒出了汗水,他非常清楚,若是二黑剛才再多說一個字,那紫光天雷瞬間就會降臨下來,將二黑連同著他一起,轟成一團空氣……


“你還要聽麽……”


二黑弱弱的問道。


“給老子閉嘴!”


洛生怒喝道,他有些後悔出來跟二黑講話了。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頭頂之上的雷雲,雖然二黑止住了繼續說下去,但這眼下紫光天雷已經凝聚,還是有可能會向下垂落……


不僅僅是他,幾乎整座皇宮所有人,都陷入了濃鬱的不安之中。


蘇傾城也是聽到外麵的動靜,跑出來查看,當看到天穹上鋪天蓋地的烏雲之時,即便是以她的性情,臉色都是有些微微蒼白。


再這樣的天威麵前,所有人都隻有瑟瑟發抖的份兒。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無數道目光,都是緊張無比的盯著那天穹之上的烏雲,生怕它下一刻就會降臨下來。


好在,烏雲在持續了約莫一炷香時間過後,終究是沒有向下劈落,而是漸漸的從皇宮頂端散開。


天地之間,這才逐漸的恢複了明亮。


陳詔身旁,那名灰發老人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有些後怕的說道:“幸好那雷沒落下來,否則咱們這次,恐怕要死傷慘重。”


陳詔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顯得很沉默,他在思考皇宮上方為什麽會無緣無故的出現這樣可怕的雷霆,又在這麽短的時間內迅速散去。


修煉到他這一步,雖然可以淩駕於普通人,甚至是一般的修士之上,但是對於這浩蕩的天威,同樣是隻能保持著最大的敬畏,在剛才那樣的雷霆麵前,他們一樣和螻蟻沒有任何區別。


灰發老人見他不說話,忽然又道:“你覺不覺得這雷跟當年神君提過的天劫很像?”


聞言,陳詔頓時眼皮一跳,隨即說道:“是有些相似……不過神君說過,那種天劫,隻有突破到傳說中那個境界的時候,才會出現,就連他也隻見過一次……我們這小小的大乾帝國,偏安一隅,怎麽可能存在那種級別的修士?”


說到這裏,他的目光在下方的房屋之中掃視了一圈,緩緩的道:“而且,看這雷雲凝聚的方位,就在我們皇宮的正上方,這說明源頭就在宮裏。”


宮裏有不世強者?


顯然不可能。


二人百思不得其解,而就在這個時候,陳詔突然鬼使神差的朝著洛生居住的房屋方向看了一眼,可是馬上又收回了目光。


他搖了搖頭,自己真是有點魔怔了,怎麽可能與他有關?


“你在看什麽?”灰發老者問道。


“沒什麽。”


陳詔吐出一口濁氣,說道:“古籍記載之中,天地間有時候也會平白無故出現一些可怕的異象,想來剛才的雷雲,便是這些可怕異象的一種吧。”


“嗯。”


灰發老者點了點頭,又道:“你覺得這會不會是某種事情的預兆?”


聞言,陳詔先是一愣,隨即,一個瘋狂的念頭迅速在心中盤踞起來。


“莫非,這一趟百國大戰之後,我大乾帝國,要出現一位堪比神君的無上強者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