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陳詔現身
loading...

見此情形,灰袍青年身後那幾名萬晟書院的人,紛紛臉色一變,立即圍攏過來,將他的去路擋住,不讓他再繼續向前。


“你想幹什麽?!”


一名身著黃衣的女子皺眉喝道,看向洛生的眼神之中,充滿了警惕。


洛生停下腳步,目光淡然的看著那吐血的灰袍青年,後者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神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怎麽都沒有想到,自己這通天境八重天的實力,竟然在跟洛生的對碰當中,吃了一個如此之大的虧。


擦幹淨嘴角的血,灰袍青年的眼神中,浮現出一抹不甘之意,仿佛不想就此罷休。


自己最強的一些手段還並未使出,他相信,如果真的和洛生交手,自己一定能夠將其擊敗。


洛生自然也是感覺到了灰袍青年眼中彌漫的戰意和不甘,當即微微一笑,道:“再給你一次機會。”


灰袍青年,神色一沉,卻沒有再多說什麽,下一刻,他的眉心當中,竟然是綻放開了一顆詭異的眼睛。


那眼睛之中,縈繞著一團藍色的光芒,有些類似雷電的氣息,但遠不如洛生的神雷之眼那般純粹。


洛生微感詫異,他倒是沒想到,後者竟然也修煉了類似於他神雷之眼的攻擊手段,不過在他看來,對方的第三隻眼應該是一種品階不低的戰技,而不是他這樣從功法之中衍生出來的神通。


就在他準備召喚出雷神仙體,使用神雷之眼和灰袍青年碰一下的時候,突然,一道洪亮的聲音,從街道的中心處傳來。


“都停下來吧。”


隨著這個聲音的響起,那灰袍青年凝聚出的攻擊,竟然是直接消散了下去。


他的臉上不禁現出震駭的神色,就連額頭上的那隻妖眼,也是隨著這道聲音的響起,迅速的湮沒。


洛生同樣是心中一震,不過很快他就知道了來人是誰。


陳詔穿著一身紫色的龍袍,一頭赤紅的長發盤在頭頂,在數十名侍衛的簇擁之下,緩緩朝著二人所立的方向走來。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見到此人的出現,滿街百姓都是瞬間朝著地上跪了下去,以頭磕地,不敢直視陳詔的臉。


即便是徐林,以及萬晟書院諸弟子,包括那灰袍青年,神色也是巨變了一下,隨即連忙跪在地上磕頭。


雖說修士享有特權,但他們不過隻是一些通天境的小修士,自然還遠遠不到可以見到皇帝不下跪的地步。


在場的人之中,除了陳詔和簇擁著他到來的侍衛之外,隻有洛生和蘇傾城二人未曾跪下。


“大膽!見到陛下竟然不下跪?!”


一名禦前侍衛對著洛生和蘇傾城怒目而視,恐怖的威壓,瞬間朝著二人襲擊而來。


那禦前侍衛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化龍秘境的地步,但若是想要憑借威壓將洛生壓住,恐怕就連陳詔都做不到,更何況是他?


洛生麵無表情,心念一動,吞天訣靈氣向外撐開,一股無形的波動瞬間擊潰了飛來的那道威壓。


見狀,灰袍青年,徐林等人,臉上都是露出了冷漠的笑容,洛生在他們麵前托大也就罷了,竟然不知天高地厚,見到陳皇也敢不下跪,這已經屬於欺君之罪,可想而知,他的下場會是什麽樣。


見到自己發出的威壓竟然直接被洛生擋了回來,那禦前侍衛也是目光一凝,正要拔刀相向,陳詔便是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擺了擺手,笑著對洛生說道:“我這幾天盼星星盼月亮,你可算是來了。”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不管是誰,眼神之中的震驚都已經達到了極致,尤其是灰袍青年和徐林等希望洛生被陳詔收拾的人,目光當中,更是流露出一種無法接受的震動。


洛生麵色平靜的點了點頭,道:“此前我遇到一些事情,讓陛下久等了,抱歉。”


“無妨,來了就好。”


陳詔微微一笑,隨即,一股無形的波動從他的仙台之中掠出,朝著洛生襲去。


這股波動,即便是化龍大圓滿的修士都無法察覺到,但對於修煉了吞天訣的洛生來說,卻可以輕易的感知到。


他知道,陳詔這是在看他體內的紅蓮業火還在不在。


此人,也當真算得上是行事謹慎,對他一個通天境的修士種下紅蓮業火,竟然還會不放心的查看一番。


於是,洛生索性就將隱匿全部打開,丹田內的金色靈氣迅速演化為普通的靈氣,隻留下一朵紮根在他體內的紅蓮業火。


至於二黑,他絲毫不擔心後者會被發現。


片刻之後,陳詔的試探波動緩緩收回,臉上的笑容更是濃鬱了幾分,道:“倒是沒想到會在這燈會之上碰到你,你剛才已經跟我大乾帝國的英傑們交過手,感覺如何?”


“還行。”


洛生並不托大的說道,畢竟在他的眼中,無論是灰袍青年還是徐林,真的最多也隻能算是還行,畢竟他們的年齡已經在三十歲上下,若是年輕十歲,能夠達到這種境界,才當得起英傑二字。


灰袍青年,以及幾名萬晟書院眾,還有那徐林,聽到洛生的話,都是氣得咬了咬牙,但當著陳詔的麵,卻又不敢發作,畢竟他們已經察覺到,這個白衣白袍的青年,恐怕和他們的陳皇,有著一些不淺的關係。


在沒有弄清楚對方的身份之前,還是不要再與他發生衝突了吧。


“以你的能耐,倒的確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陳詔淡淡的一笑,點了點頭,竟是沒有否認洛生的評價。


見狀,灰袍青年等人心中,再度向下沉了沉。


“先跟我回宮?”


陳詔笑嗬嗬的看著洛生問道,隨即,又看了一眼在他旁邊的蘇傾城,眼中頓時掠過一抹驚豔之色。


幾乎每一個人見到蘇傾城的第一時間,都會產生相同的反應,因此當陳詔露出這種神色的時候,洛生並沒有太過於在意。


他點了點頭:“陛下安排就是。”


“那這位小姐?”


“她叫蘇傾城,是跟著我一起來的,我帶著她一起進宮,應該沒有什麽問題吧?”


“嗬嗬,當然沒問題。”


陳詔笑了笑,說話的同時,又看了蘇傾城一眼。


後者不語,洛生則是在接觸到陳詔眼中的那種神態之時,眉頭不可察覺的微皺了一下。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