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破天三連斬vs劍一
loading...

尤其是那幾名深知此戰技威力的萬晟書院眾人,臉色均是不同程度的微微一變。


在幾人之中,除了那灰袍青年之外,其餘的男女修士,實力也就是和徐林不相伯仲,甚至是略有不及,他們中有人和後者交過手,因此對於這一道可怕的戰技,印象極深。


這一道戰技一旦施展,即便是他們想要接住,都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更何況是類似洛生這般,說讓他停下來,就真的停了下來!


想要做到這一點,恐怕連屹立在通天境八重天上的灰袍青年,都是不太可能。


正常情況下,也隻有化龍秘境的強大修士,才能如此輕描淡寫的化解徐林這一擊。


然而,洛生的境界,卻不過才區區通天境二重天罷了。


以這樣的境界,不要說毫發無損的接下徐林這一擊,哪怕是能夠在徐林這一擊之下活命,也已經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灰袍青年的眼神,先是微微的跳了一下。


“你使的什麽妖法?”


徐林雙目圓瞪,不敢相信的盯著洛生,他絕不能接受,自己最強的手段之一,竟然在洛生的手底下,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你的廢話太多了。”


洛生的內心,已經生出了一種不耐煩,說完這句話後,便是直接抽出腰間的長劍,猛地朝著徐林劈落而去。


“劍一。”


一股無形波動瞬間傳出,勢如破竹的殺向徐林,雖然他沒有使用赤霄神劍,但憑借著他對於劍道的理解,這一招,足以對通天境五重天的徐林造成巨大的威脅。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灰袍人影突然從後方閃掠而至,隨手便震爆了他劈出的這一劍,隨即緩緩抬頭,與洛生四目相對。


洛生皺了皺眉,望著那灰袍青年道:“你想為他出頭?”


灰袍青年淡淡一笑:“出頭談不上,不過我與徐林兄是多年的好友,他有麻煩,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那換你繼續吧。”


洛生麵色冷漠,對此並沒有在意。


雖然灰袍青年的境界遠勝徐林,足足達到了通天境八重天的地步,但在洛生的眼中卻不過爾爾,何況他此刻已經動了殺心,更加不可能輕易收手。


就算此人戰力再強,難道還強得過采花蜂不成?


聽到洛生的話,灰袍青年倒也不怒,臉上依舊掛著和煦的笑容:“這位朋友誤會了,我並不是要和你動手,而是希望你能看在我萬晟書院的麵子上,將剛才的事情揭過,大家交個朋友,化幹戈為玉帛,豈不是一件好事,你覺得呢?”


萬晟書院的名字,在這大乾帝國當中,便是猶如皇室一樣好使,因為它本來就是由皇室直接開辦的一所高等學府,就連陳皇的子女,都有大部分在萬晟書院修行過。


聽到這話,徐林嘴巴動了動,眼中湧上一抹不甘,仿佛不想就此放過洛生,但他也明白,後者的手段實在過於詭異,如果僅靠自己的力量,怕是不可能將其解決掉,因此,隻能是暫且將話咽了下去。


洛生的表情,並沒有因為灰袍青年的話而出現任何變化,依舊是麵若寒霜,過了半晌方才說道:“我這人做事,向來不喜歡看誰的麵子,此事與你無關,你最好少管閑事。”


他對灰袍青年還算客氣,不管怎樣,這人至少直到現在還沒有流露出什麽讓他不爽的反應,他也就沒有馬上翻臉。


不過聽到洛生的話,灰袍青年的表情,就開始變得有些陰沉了。


在他看來,從自己自報身份的那一刻開始,洛生就應該懂得見好就收,但後者不但沒有,甚至還讓他不要多管閑事。


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朋友的口氣,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


灰袍青年冷冷道:“徐林兄是徐家第三子,地位尊貴,他若是有個什麽好歹,你覺得,你能出的了這青州城?!”


“要麽你代替他動手,要麽,就給我滾!”


洛生的聲音,冰冷得不帶一絲感情。


“嗬嗬,好。”


聞言,灰袍青年終於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憤怒,目露殺機的望著洛生,道:“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說完,他直接抽出腰間的劍,狠狠一劍朝著洛生斜斬了過來。


洛生舉劍格擋,同時身形微微向後退去,對方手裏的劍品階遠遠高於他手裏的這把劍,看那上方閃爍著的光華,明顯是一件高階靈器,與之硬碰,並不是什麽明智之選。


洛生速度奇快,但那人的劍也不慢,雖然劍法過於花哨,但一劈一刺之間,都有著強烈的劍意從中散發而出,再加上兵器優勢,一時之間,他竟是有些處於下風的樣子。


“你的實力,看起來並沒有你的嘴那麽硬?”


灰袍青年冷冷一笑,帶著幾分嘲弄的說道。


洛生沒有接話,隻是一招一式的化解著他的攻擊,哪怕暫時被逼退,他的神色依舊半分未變,平靜無比。


蘇傾城的表情,原本因為洛生的落於下風而顯得有些擔憂,但當她看到後者眼神之中的那份平靜之後,卻又是悄悄的鬆了口氣。


眨眼間,洛生已經接下他整整一套劍法,雖然身體一直在往後退,但他的一舉一動都十分冷靜,絲毫沒有因為退後便顯出任何的狼狽之相。


而這樣的冷靜,也是令得那原本冷笑著的灰袍青年,臉色又逐漸變得難看起來。


他停下腳步,盯著洛生森然喝道:“我再出最後一招,你要是還能接下來,我就認輸!”


“來吧。”


洛生點點頭,頗有興致的看著眼前的灰袍青年,他很好奇,對方到底還能使出什麽樣的招數。


因為這套劍法的品階已然不低,如果他還有更加強大的手段,很可能就不會再是一般的劍法戰技。


莫非此人也修煉了劍道法術?


想到此處,他的內心,不禁有些期待。


對於一個劍修來說,任何強大的戰技,都比不上當年劍神所創的那套劍道法術更加適合他們,雖然洛生如今隻是將這套劍道法術修煉到劍一,但從他手裏施展出的威力,卻依舊是極度恐怖。


如果他能夠將‘劍二’修成的話,即便不用赤霄神劍,他說不定都能將采花蜂擊敗。


可惜,讓他失望了。


灰袍青年緩緩舉起手中長劍,雄渾的靈氣從體內奔湧而出,刹那間全部湧向劍身之上,頓時在其上方凝聚出了一層晶瑩欲滴的角質層,而後伴隨著他的一聲怒喝,猛然向著前方劈斬而下,一瞬間,便連續劈落了三次。


“破天三連斬!”


三道可怕的劍芒席卷而出,每一道,都足以令得一名高階通天境的修士焦頭爛額,三道劍芒夾在一起,甚至可以斬殺這個級別的修士。


劍芒未落,洛生腳下所站立的區域,便是出現了三道深深的劍痕,可想而知,當這三道劍芒真正落下來的時候,會爆發出多可怕的威力。


但洛生卻是微微皺眉,盯著那飛來的劍芒,搖了搖頭:“就這?”


此言一出,頓時令得所有圍觀之人,都是眼角抽搐了起來。


即便周圍大部分的看客都不是修士,但他們也能感受得到那三道鋒銳的劍芒究竟有多麽可怕,若是他們立在洛生所立的地方,恐怕此刻已經變成了一灘碎肉,根本用不著等那劍芒加身。


灰袍男子,也是因為洛生的這句話,而感到惱怒異常,不過很快他又冷笑了起來,在他看來,洛生隻不過是在死鴨子嘴硬罷了,因為他絕對不相信,有人能以通天境二重天的實力,接下他這一劍。


再加上,洛生手裏拿的,也隻不過是一柄普普通通的低階靈器罷了,並不是什麽厲害的兵器。


依靠這樣的境界和武器,洛生的死,幾乎已經成為了一種必然。


凝望著那飛來的劍芒,洛生的氣質,陡然間一變,仿佛直接化作了一柄出鞘的青鋒,整個人的身上散發出一股無比淩厲的劍氣,將周圍的空氣,都是切割得不斷扭曲了起來。


此時此刻的他,已經將他的劍道意誌全數展現了出來,以至於那三道飛來的劍芒,竟然都是在半空中出現了短暫的停滯,仿佛在遲疑著要不要再繼續將攻擊施展下去。


“劍一!”


與此同時,洛生再度將這一招施展而出,以他從秦然手中奪來的這把劍,融合他所有的劍道意誌,狠狠一劍對著前方削去。


他的這一劍,已經無限製的接近劍二的境界,雖然因為實力所限,使得他這一劍無法真正達到劍二的程度,但如果比起尋常的劍一,已是強大了太多太多。


一股無形波動作用在那三道飛來的淩厲劍芒之上,瞬間將其震碎在半空之中。


與此同時,洛生手中的長劍,終於是頂不住內部那種膨脹的壓力,寸寸的斷裂下來,隻剩下一個空空如也的劍柄還在手中握著。


而那灰袍青年,卻是直接張口吐出一大口鮮血,然後整個身體直接朝後橫飛了出去。


洛生扔掉了手中的劍柄,大步的向前走去。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