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青玉耳墜
loading...

“你……你怎麽也會有這塊令牌?!”


王騰無比震驚的看著洛生,眼神中的震動,比起此前采花蜂掏出這塊令牌之時的表情,還要更甚幾分。


“你說呢?”


洛生淡淡的笑了笑,原本陳詔將這塊令牌給他的時候,他還以為這就是類似於通行證一類的東西,但是從王騰見到此令之後的表現來看,恐怕這令牌的作用,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原來洛兄是皇室宗親……”


王騰苦笑了一下,卻又同時鬆了口氣:“早知如此的話,我就不必如此擔心了。”


“這個你倒是猜錯了,我不是什麽皇親國戚,跟你們大乾帝國的君王,也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這怎麽可能?這赤鐵令,隻有陛下最親近的人才能夠擁有,否則,絕不可能獲得此令,除非是……”


王騰說到這裏,忽然看了洛生一眼,眼神顯得有些異樣。


洛生道:“你不用緊張,我這令牌確實是陳皇給我的,但是裏麵的情況有些複雜,我一時半會兒很難跟你解釋清楚,總之我和陳皇的關係,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好吧……”


王騰這才點了點頭,隨後又道:“但這采花蜂既然也有赤鐵令,說不定還真是跟陛下有著血緣關係,而且關係很近,此刻他死於非命,事情有些難辦了……”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是這個道理,陳皇也不可能不講道理吧?”洛生冷哼了一聲,道。


王騰不敢接話,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


洛生留下來的目的便是將采花蜂這個大禍害除掉,如今既然已經成功得手,那麽再繼續停留在此,也是沒有任何必要,因此第二天,他便和蘇傾城一起向王騰辭行,而後離開了摩越城。


采花蜂一事,對於洛生來講,並未被放在心中,別說他是什麽皇親國戚,哪怕他就真是陳詔的兒子,洛生昨晚也不可能會饒了他。


“昨天你施展的那種變化之術……”


而在前往大乾帝國帝都的路途中,蘇傾城忽然看著洛生,有些欲言又止。


“你想學?”


“不是……”


蘇傾城搖了搖頭,神色落寞的說道:“我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見到過我的爹娘了……我想……你能不能變成他們的樣子,滿足我這個心願?”


洛生怔了怔,沉默了一會兒,隨即說道:“恐怕有些難度,因為我並沒有跟你爹你娘接觸過……甚至連他們的樣子也不知道。”


“那算了吧……”


蘇傾城顯得十分失望,輕輕搖了搖頭。


看著她的樣子,洛生有些於心不忍,問道:“當年你的家鄉被那神秘異族入侵的時候,你爹和你娘是什麽實力?”


“應該是人尊吧。”


洛生笑了笑:“那說不定,你的父母還未曾徹底消散呢。”


“為什麽這麽說?”


“隻要修為達到化龍第七變以上,就能夠開始逐漸凝聚天魂,就算死了,也會有帶有完整意識的靈魂保留下來,你的父母當年既然成就了人尊,必然已經凝聚出真正的天魂,隻要不是被針對性的追殺,你將來,說不定還有機會見到他們的。”


“真的?”聽到洛生的話,蘇傾城那死灰一般的眼神當中,又再度展現出了神采。


“我騙你做什麽?”


洛生聳了聳肩,見他一臉認真的樣子,後者臉上的陰雲,這才逐漸的消失,重新展顏。


……


按照計劃中的時間,兩人最終在天色將暗未暗之時,如願以償的抵達了大乾帝國的帝都——青州城。


此刻正是青州城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候,城中張燈結彩,燈火通明,百姓們吃完晚飯,攜著家人三三兩兩的漫步在喧囂的大街上,場景十分祥和,到處都顯出一派富足安康的景象,氣氛比在摩越城的時候,好了太多太多。


不過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兒,因為青州城本來就是大乾帝國的帝都,若是連帝都都治理不好的話,那這個國家基本上也就廢了。


由於時間還早,兩人並沒有急著去尋找客棧,而是攜手在城中四處的閑逛了起來。


逛了一陣過後,洛生才知道,今天他們似乎正好趕上一個什麽燈會節日,所以這街道上,才會這般熱鬧。


“好看嗎?”


在一個不起眼的小攤前,蘇傾城拿起一枚金青色的青玉耳墜,在耳朵上試戴了一下,淺笑著看著洛生問道。


“好看。”


洛生正在專心的尋找著什麽,聽到蘇傾城的話,頭也不抬的應了一聲,他的心思,完全沒有在這個上麵。


每次路過這種不起眼的小攤,他都要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麽蒙塵的寶物,不過這個小攤位上出售的都是一些麵具、耳墜、發簪一類的裝飾品,並沒有他所想的那些東西。


“哼……”


洛生這敷衍的態度,也是令得蘇傾城有些忿忿不平,帶著怨念的輕輕哼了一聲。


後者的舉動,總算是引起了洛生的注意。


他抬起頭,望著那正一臉不忿的看著他的蘇傾城,訕訕的笑了笑,說道:“你剛才說什麽?我沒注意聽。”


“我問你,這個耳墜好看麽?”


蘇傾城用手指輕輕挑了挑耳朵上的青玉耳墜,眼神當中,透出一絲幽怨之色。


洛生認真的看了一下,隨即點點頭道:“好看。”


這一次,他倒並不是敷衍蘇傾城,而是真的覺得好看。


實際上這青玉耳墜並沒有什麽特別的地方,就是個普通的小裝飾品,可是以蘇傾城的容貌氣質相襯,無論什麽樣的小裝飾品在她的身上,都會顯得十分奪目,不亞於珍貴的金銀珠寶。


蘇傾城這才淺淺的笑了笑,隨即將耳墜取了下來,遞給攤主道:“老板,請幫我包起來一下,謝謝。”


“好的姑娘。”


攤主笑著準備將耳墜接過,但就在這時,一道風風火火的身影突然擠開人群,在經過他們的時候,不小心撞了蘇傾城拿著玉墜的手肘一下,頓時將其手中的青玉耳墜撞得掉落在地,啪的一聲,摔成了粉碎。


“讓開讓開!都給我讓開!”


那人一邊往前用力拱著,一邊蠻橫的叫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