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降臨
loading...

“如此便好。”


一頭赤發的陳詔,臉上這才露出一縷滿意之色。


趙乾和趙皇二人,則都是有些尷尬。


他們好歹都是一國之君,但在眼前的赤發男子麵前,卻總是有一種被壓製的感覺,這個當然也和實力有關,因為趙乾很清楚,雖然自己也同樣是貨真價實的人尊強者,但如果真的動起手來,即便自己二人聯手,恐怕也不是陳詔的對手。


另外,他也確實需要借助對方的力量,才能夠真正的吃下青天學院,所以在和陳詔的博弈之中,總是處處受製。


“爺爺,爹。”


這個時候,殿外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趙沉魚走入大殿內,當看見主殿之中除了自己的爺爺和父親之外,竟然還有第三人的時候,她不由得眉頭一皺。


趙乾笑了笑,看著她說道:“沉魚快來,這位是大乾帝國的君王陳詔先生,趕緊過來見過一番。”


趙沉魚聞言,臉色頓時一沉,但還是向前走了過去,朝著那赤發男子施了一禮,道:“晚輩趙沉魚,見過陳詔先生。”


“嗯。”


陳詔笑著點了點頭,隨即打量著趙沉魚,片刻後說道:“果然是有沉魚落雁之容,無愧趙沉魚這個名字。”


對於陳詔的誇讚,趙沉魚不但沒有半分好感,反而是感覺到一種厭惡,因為一直以來,她都對自己的爺爺和父親聯合大乾帝國對青天學院下手這種行為,是非常瞧不起的。


而且眼前的這赤發男人,看自己的目光,仿佛還充斥著一種讓她極不舒服的色彩。


趙沉魚沒有理會陳詔的誇讚,轉而對趙乾和趙皇說道:“爺爺,爹爹,我有件事想跟你們商量一下。”


“什麽事?”


趙皇沒有笑,他隱約覺得,趙沉魚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對他而言不是什麽有利的事情。


“女兒認為,應該放了歸海、歸山兩位長老,以及青天學院的五十名弟子。”


此言一出,趙皇和趙乾,都是同時怔了一下。


趙皇麵色一冷,道:“你為何會有這種想法?青天學院廢了你六弟的修為,甚至到現在還被他們扣著,生死未卜,你作為他的長姐,說出這種話,難道不覺得羞恥麽?!”


趙沉魚道:“青天學院對六弟的所作所為,當然不能就這麽算了,但對六弟下手的人是宇文漠,我們要報仇也應該找他才是,而那兩位長老,還有那五十名弟子,全都是無辜的。”


趙沉魚歎了口氣:“爹爹,你已經廢了其中半數人的修為,他們此生都無法再成為一名修士了,為什麽非要趕盡殺絕呢?”


“住口!”


趙皇兩眼一瞪,喝道:“你失心瘋了不成?為何說話盡向著外人?!”


“我隻是覺得,冤有頭,債有主。”


“夠了!此事不必再提,我告訴你,那兩個長老和五十名弟子,我一個都不會放!我要把他們圈禁起來,挨個折磨,這樣才能消你六弟被廢的心頭之恨!”


趙皇袖袍一揮,怒聲道。


見狀,趙沉魚也是沉默下來,最後一語不發的轉身離開了宮殿。


“不好意思,讓陳兄見笑了。”


趙乾麵色尷尬的對陳詔說道。


“嗬嗬,很正常,女兒長大了,也就不好管了,這些我都能理解。”


陳詔笑嗬嗬的說道。


“對了,沉魚今年多大了?”


他忽然看向趙皇。


趙皇本來還處在憤怒之中,聽到陳詔的話愣了愣,隨即苦笑著搖頭道:“過了正月就二十六歲了,哪有點女孩子家的樣子,這樣下去,真不知道將來哪個男人敢娶她。”


“不礙事,優秀的女人,自然要更優秀的男人才能降住。”陳詔若有深意的說道。


“是啊,不過這南山帝國內,同代之中恐怕也找不出比我這大女兒更優秀的男子了。”趙皇點頭說道,語氣之中,卻是充斥著一種驕傲之意,畢竟不管怎樣,趙沉魚都是他最優秀的女兒。


陳詔淡淡一笑,沒有再言語。


……


距離洛生和趙沉魚見麵,已經過去了三日。


這一日,洛生正在學峰上的洞府內修煉,忽然,他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心悸。


這種感覺驅使他起身出去查看,卻發現在聖靈山的另外一端,正有一片黑壓壓的陰雲朝這邊不斷的擴散而來。


仔細一看,那片陰雲竟然全是由身穿黑色鎧甲的修士組成,煞氣滔天,隔著遙遠的距離,便令人心驚肉跳。


單一的黑甲修士,實力並不強大,但這群修士乃是類似於軍隊的存在,呼吸之間連成一體,即便是化龍大圓滿的修士,麵對著這樣的一群虎狼之師,也隻能暫避鋒芒。


不用他發出通知,院主以及學院中的諸多長老,也已經發現了這群來勢洶洶的、類似於軍隊的修士,早已騰空查看。


洛生身形一動,來到宇文漠身旁,皺眉問道:“院主,這群人……”


“是大乾帝國的軍隊。”


宇文漠凝視著那不斷迫近的黑雲,沉著臉說道。


聞言,洛生並未感到太多意外,隻是點了點頭,因為在他的預測之中,皇室和大乾帝國早就已經串通一氣,因此他們的軍隊來到南山帝國,倒也不是什麽稀奇的事情。


若不是皇室默許,這群修士根本就過不了南山帝國的國境線,便會被駐紮在那附近的皇室軍隊攔下。


洛生心念一動,提前將周天大陣運轉了起來,然後又將指揮權交給了宇文漠。


如今的他,雖然也擁有了操控這大陣的能力,不過因為境界的原因,他所能夠發揮出來的威力,暫時還比不上宇文操控陣法之時。


在那一群黑壓壓的大乾帝國軍隊迫近過來的同時,另外一邊的天空,也是響起了一道空間被撕裂的聲音。


三道人影從裂開的空間內走出,後方是無數的強者,其中不乏化龍秘境的高手。


至於那當先的三人,其中兩人赫然便是趙乾和趙皇,而另外一人,則是一位未曾見過的赤發中年男子,他靜靜的站在那裏,猶如一根擎天巨柱一般,身上散發出一種可怕的壓迫力。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