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神秘力量
loading...

趙僟的實力,不過才堪堪通天境,而宇文漠卻是人尊級別的超級強者,在他這一指之下,趙僟體內的靈氣,都是在一瞬間便完全停止了運轉,像是燃盡的燈油一般,徹底枯竭下來。


“噗——”


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隨著體內靈氣的急速枯竭,趙僟的丹田也是轟然炸開,他顫抖著,緩緩低下頭,難以置信的盯著自己的腹部,許久之後,方才霍然抬頭,雙目巨震,盯著宇文漠,道:“你……你真的敢廢了我?!”


“如果你再不老實回答問題,甚至還會殺了你。”


宇文漠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注視著宇文漠那冰冷的目光,趙僟臉色慘然,從自己破碎開的丹田,他終於明白,這群人真的已經徹底反了,根本就不會因為他的身份而產生任何顧忌。


自己若是再像剛才那樣,恐怕真的會命喪於此。


“你想問什麽……”


趙僟兩眼無神的道。


“我青天學院那五十名學生,以及歸海、歸山兩位長老,到底是否被你皇室所擒?”


宇文漠凝視著趙僟,含怒喝問。


“這個……我不知道。”


趙僟臉色一變,隨即用力搖了搖頭:“我在眾多兄弟之中,地位並不高,所以一些最機密的事情,父皇並不讓我知曉。”


聞言,宇文漠卻是淡淡一笑,冷冷的道:“這我倒是相信,不過此事應該算不上什麽機密吧?你真的不知道?”


趙僟咬牙:“不知。”


“看來隻能對你使用搜魂術了……”


宇文漠悠悠一歎,從其口中說出的話,令得趙僟那原本就蒼白的麵龐,更加慘白了幾分。


如今他隻是修為被廢,但好歹腦子還是健全的,若是宇文漠真的對他使用搜魂術這種逆天的手段,自己即便僥幸活下來,恐怕以後智商也會出現問題。


想到此處,他連忙叫道:“不要……我說!”


“嘴裏再敢有半句假話,立刻取你性命。”


趙僟慘然的點了點頭:“我確實知道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之前隱約聽爺爺和父皇說過這件事……所以應該是他們做的吧,可是具體的細節,我是真的一點也不知道……你就是殺了我也問不出其他的。”


冷冷的凝視著趙僟的雙眼,片刻後,宇文漠終於繼續問道:“那皇室一般都會把抓來的人關押在什麽地方?”


“天麟都城內……就有好幾個監牢啊……”


“嗯?!”


宇文漠兩眼一瞪。


接觸到他的眼神,趙僟連忙又道:“不過既然是這麽重要的人,肯定不會關押在普通的監牢裏,所以……我猜他們有很大的可能被關在皇宮的地牢!”


聞言,宇文漠,以及諸多長老,都是不由得皺起眉頭。


如果趙僟所言非虛的話,想要將歸海、歸山兩名長老和那些學生解救出來的話,恐怕就沒那麽容易了。


因為這次趙僟被他們抓回來,必然已經驚動了皇宮內的趙家父子,皇室的護法大陣肯定不會再繼續處於休眠狀態,這種情況下,想要深入皇宮救人,幾乎是毫無可能。


就在宇文漠思忖著下一步應該怎麽辦的時候,天外突然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


“你們好大的狗膽,竟敢傷我子嗣!”


趙皇怒不可遏的聲音,從天空之上傳來,隨即,一道金色的掌印從穹頂拍下,狠狠的落向學院主殿頂部。


不過,掌印還未降臨,周天大陣之中,便是蕩漾出一股奇異的波動,將這股掌印抵擋了下來。


趙皇的身影,也是從空中落了下來,懸於學院之外。


宇文漠一步踏出陣法,眸光冰冷的注視著趙皇。


後者咬牙道:“把我的子嗣交出來!”


宇文漠淡淡一笑:“沒問題,不過你要先放了兩位長老和那五十名學生弟子。”


聞言,趙皇神色微變,但立刻又恢複了正常。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麽。”


“嗬嗬,一國之君,竟然敢做不敢為?”


宇文漠輕蔑的道:“你那不成器的兒子,之前已經什麽都說了。”


“這個廢物!”


趙皇氣得聲音發顫,脖子上青筋鼓起,怒罵道。


“有其父必有其子罷了。”


趙皇臉色一沉,道:“你敢對我的子嗣出手,難道就不怕我回去對那群家夥下手?!”


聽他提起此事,宇文漠的表情,終於變了變。


不過很快他便是說道:“所以今天你走不了了!”


說完,他便直接臨空一掌覆蓋了過去,要將趙皇鎮壓!


一旁,蕭禹也是同時出手,趙皇畢竟也是準人尊級別的修士,雖然宇文漠的境界高於他,但他如果真要逃走的話,並不是沒有可能。


然而,麵對著一名真正的人尊、一名足可與他死戰的強大修士,趙皇的臉上,卻是未曾呈現出半分懼色,甚至於,那張威嚴的臉龐之上,還浮現出了淡淡的不屑。


宇文漠眉頭微皺,但攻擊不止。


“轟——”


可就在他祭出的掌印即將抓住趙皇的刹那,虛空之中突然撕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縫,裂縫中傳出一股可怕的波動,直接便是將他的掌印生生的震爆而去!


同時,蕭禹向他打出的攻擊也是直接煙消雲散。


趙皇冷冷一笑,轉身便走入了空間裂縫當中,消失不見。


裂縫又再度愈合起來。


諸多目睹這一切的長老,均是感到一陣寒意從背後升起。


宇文漠緊緊皺眉,眼中露出一種凝重之色。


他和趙乾父子都分別交過手,對他們的氣息十分熟悉,而剛才出現的那股波動,卻讓他隱約感到有些陌生。


並且,從其撕裂空間降臨下來的一股力量,便是直接將他和蕭禹二人聯手施展的攻擊輕易化解的一幕來看,恐怕那出手的人,未必就是趙乾。


哪怕,後者也是人尊級別的強者。


蕭禹皺眉,望著宇文漠:“難道除了趙乾,皇室之中還存在著另外一位人尊級別的修士?”


顯然,他也同樣是察覺到了這一點。


“先回去再說。”


宇文漠呼了口氣,剛才發生的事情,令他生出一種不祥之感。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