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暗夜中的偷襲
loading...

不過,這種波動並未持續多久,僅僅幾息時間,令狐詩雨的情緒便已經恢複正常,她看著坐在對麵,臉色古井無波的洛生,重新展露出微笑:“洛公子向來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們便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公子此番前來,到底是想購買什麽?”


“這件東西,怕是有些難找。”洛生沉吟了片刻,道。


如果換成另外一個人說這話,令狐詩雨恐怕會不以為然,但對於洛生,她自是不敢如此對待,認真詢問道:“是什麽?”


“玄空草,千年份的玄空草。”


洛生緩緩說道。


聽到洛生後麵的一句話,令狐詩雨秀氣的眉毛果然是微微皺了起來,搖頭道:“玄空草……能生長到五百年份已經是極罕見的天材地寶,尋遍幾座大山也未必能找出一株來,我們雲商樓年份最久的一株玄空草,也才三百多年。”


聞言,洛生不免有些失望,三百多年份的玄空草,和千年份的玄空草,從年份上來說相差不過三倍,但若是論起藥效,二者之間,可能是上百倍的差距都不止。


前世的洛生曾經找到過一株九萬年份的玄空草,對於當時已經達到聖人修為的他,同樣是有著一些幫助。


“洛公子如果需要,詩雨現在就去倉庫取來。”


洛生搖搖頭,三百多年份的玄空草,或許能夠讓他突破的時間縮短一些,但效果並不會特別明顯。


見狀,令狐詩雨也隻能作罷。


她沉思了一會兒,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明亮,脫口而出道:“對了,雲商樓雖然沒有千年份的玄空草,但是城主府裏,倒是有一株年份達到了八百年的玄空草……不過,那株玄空草在城主府也是一件寶物,並不會對外出售。”


“八百年份倒是差不多了……可是不對外出售,你就是告訴我也沒用啊。”


洛生翻了個白眼,並不對外出售,難道他還能去城主府強搶不成?


令狐詩雨微微一笑:“是這樣的,城主最近一直想打造一件防禦性的靈器,但赤雲城內最後一位有能力煉製靈器的煉器大師,幾年前就已經仙逝,洛公子若是有辦法弄來一件防禦型的靈器,我想他會很願意將那玄空草作為酬勞送給你的。”


“防禦靈器?”


聽了令狐詩雨的話,洛生先是一愣,緊接著心頭一喜,若是如此,他要拿到這玄空草倒是簡單了。


前世的洛生,乃是整個太虛界都聲名赫赫的神級煉器師,就算如今修為盡失,但想要打造出一件普通的靈兵來,也並非是什麽太難的事情。


他麵上不動聲色,語氣依舊平靜,道:“靈器如此罕見,更何況是防禦型的靈器,恐怕遍尋赤雲城也找不出二三件來,詩雨小姐認為我一個無名小卒能擁有這種寶物?”


“說不定公子有辦法弄來呢。”令狐詩雨輕輕眨了眨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他。


洛生沒有回答,隻是向她道了一聲謝謝,便離開了雲商樓。


在洛生走後,一名穿著華服的中年男子,來到了他先前待的貴賓室內。


“伯父認為他能拿得出來嗎?”


看著到來的中年男子,令狐詩雨這般問道。


“若換成其他人,肯定是不可能的事,但這洛家的小少爺並非常人,發生在他身上的那些事,有哪一件不是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依我看,倒是很有這個可能。”


衣著華貴的中年男子望著洛生離去的方向,喃喃自語:“如果他真能拿出一件防禦型的靈器,就可以肯定我們之前的猜測,他的背後,必然站著一位通天級的大人物。”


“若真如此,與他打好關係,說不定還能化解你的天生媚骨。”


聞言,令狐詩雨神色微暗,她笑著搖了搖頭:“算了,這些年我都已經習慣了,伯父不用太掛懷。”


“哎……”


中年人歎息著拍了拍她的肩膀,在這赤雲城內,他是少數幾個知道令狐詩雨真實身份的人,而因為一些原因,後者的身份一直都沒有被公之於眾。


……


洛生從雲商樓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有些暗了。


從雲商樓到洛府中間,隔著三條街道,距離並不近。


因為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洛生在回去的路途中,顯得比平時警惕了許多。


即使他遮掩了容貌,也還是有可能會被人發現行蹤,畢竟秦家既然都已經決定報複,肯定不會隻是嘴上說說。


在經過一處漆黑冷清的街道時,洛生突然汗毛一豎,他不顧一切的奮力移動,眨眼間便躲避出去數丈遠,但是,一支巨大而鋒銳的箭矢,仍舊擦著他的右臂劃過,霎時間鮮血淋漓,染紅了袖袍。


不等他回過神來,另一支鋒利的箭矢,又從那黑暗之處狠狠的破空而來。


“嗖嗖——”


接連幾道破空聲響起,令得洛生神色微凝,就在剛才短短的一瞬間,至少有三支箭從那暗處朝他射來,各自的角度極為刁鑽,令他有種避無可避的感覺。


他索性不再移動,盯死了那從左右急速破空而來的黑色箭矢,兩隻手閃電般向前伸出,牢牢的將之抓在了手中。


第三支箭,乃是對直朝著他麵門飛來,最是狠毒,他目光冰冷,身體奮力向後仰倒,那支箭矢嗖的一聲貼著他的鼻尖飛了過去,未曾射中。


“秦家的廢物們,就隻會偷襲嗎?!”


洛生盯著黑暗處一聲冷喝,左右兩手抓著兩支箭用力朝著它射來的方向擲去,兩道破風之聲頓時響起,其力道竟然不亞於真正的弓弩發射。


“啊——”


黑暗處頓時響起兩聲淒厲的慘叫,洛生聽聲辯位,快速朝前橫移了過去,下一刻,他一把揪住了一名躲在暗處的弓箭手,狠狠一掌擊在那人天靈蓋上,隻打得對方頭顱四分五裂,當場氣絕,連慘叫聲都沒發出。


另一人就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幕想要跳上房頂逃走,結果被洛生一把拽出,同樣是一掌拍死。


共有四名弓箭手埋伏在暗處,頃刻間已經被洛生擊斃了二人,剩下的兩名弓箭手見他竟然如此悍勇,皆是不約而同的吞了口唾沫。


僅僅是憑著這吞咽唾沫的聲音,洛生便牢牢鎖定了二人所在的位置,體內靈氣加速運行,片刻後,雙手同時朝著兩個方位點出。


‘噗——噗——’。


同一時間,兩道骨頭炸裂的聲音響徹而起,至此而後,漆黑空曠的街道上,便再無聲息!


……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