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對峙
loading...

這幾日,青天學院中的氣氛,十分微妙。


皇宮之中有人破入人尊的消息,早已不脛而走,傳到了每一個學生的耳朵裏。


若單單隻是如此也就罷了,但隨著這段時間學院的異常封鎖,皇室和學院之間的對立關係,自然也是瞞不住諸多學員,早已成為了一件心照不宣的秘密。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自然少不了有學員想要離開。


而對於這些想要獨自離開的學員,學院方麵,卻並沒有立即答應放行。


這樣一來,各種各樣的微詞便無法避免,一時間,學院裏議論紛紛,人心惶惶,更有不少學生背後的家族有人來到學院之外,要求接走他們的後代。


隻有對這樣的情況,學院才會予以放行。


慕容燕雲的想法很簡單,但凡是能夠進入青天學院內院修行的學生,基本上都是外界的天之驕子,這樣的天才,在這種敏感時期如果流落在外,很可能會遭受不測。


這種不測的來源,可能是萬晟書院,也可能是皇室,他作為學院如今的主事人,必須要為他們的安全負責。


而這種善意的舉動,落在一些不明就裏的學生們眼中,自然是引起了很大的不滿。


慕容燕雲一個人坐在議事大廳之內,有些愁眉不展。


這幾天因為各種各樣的事情,他已經感到心力交瘁,焦頭爛額。


忽然,他神情一變,下一刻,直接踏出殿外,騰空而起。


與此同時,聖殿的兩位守護者,以及此前一直未曾離去的聽雨樓主,也是同時升空,目光緊緊的注視著那從天穹之上踏空而來的兩道身影。


兩道人影,皆是身著五爪金龍袍,其中一人,正是當今南山帝國的主宰者,趙皇。


而另一人,赫然是一名白須白發的老者,一眼看去,仿佛就是一名普通的老人,身上沒有一點強者氣息流淌,但卻令得聖殿的兩名守護者,都是瞳孔微縮。


慕容燕雲收斂心緒,對著二人微微拱手,道:“不知趙皇陛下駕臨,有失遠迎。”


趙皇淡淡一笑,並未說話。


那白須白發的老者凝視著慕容燕雲,片刻後方才不悅的道:“宇文漠呢?他為何不親自出來見我?!”


“院主大人正在閉關,如今我就是青天學院的主事人,前輩如果有什麽事,告訴我也是一樣。”


哪怕知道眼前的老者很可能就是皇室的太上皇祖,慕容燕雲仍舊不卑不亢,十分平靜的說道。


“你?”


老者聞言,哈哈一笑,緊接著,一道威嚴無比的目光盯向前者,喝道:“你還沒有資格和我對話!立刻叫宇文漠那老家夥出來見我!”


“雖然不知道你究竟是哪位,但這裏是青天學院,請你嘴巴放幹淨些!”


慕容燕雲毫不避退的直視著對方,冷聲說道。


“嗤——”


回應他的是一道鋒銳的目光,那老者的眼神就仿佛天外神靈一般,一目望來,能量風暴憑空出現,僅僅隻是這一道目光,恐怕就能直接殺死任何一名化龍第七變之下的修士。


慕容燕雲眼神凝重,右手一抬,周圍閃亮的陣法之中頓時迸發出一道熾烈的光束,光束嗖的一聲竄起,對上那老者的眼神,二者在空中僵持了片刻,竟是雙雙湮滅在空中。


但同一時間,慕容燕雲的臉色也是微微一白,身形不受控製的後退了數步,那籠罩在周圍的陣法,也是蕩漾出水波一般的紋路。


“陣法不錯。”


老者負手而立,淡淡的說了一句,而後目光一轉,笑道:“不過這種攻擊,你又能抵擋幾次。”


“你們究竟想做什麽?”


慕容燕雲沉聲說道,他自然也清楚,照眼前的架勢,哪怕有這護法大陣存在,可想要將二人真正阻擋下來,也肯定是毫無可能,畢竟設立這陣法的前輩,也不過是人尊之境罷了。


趙皇這個時候將話接了過去,淡淡的說道:“既然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你眼前的這位便是我的皇父,如今已是真正的人尊強者,此次我父子二人前來,便是為了招安青天學院,收你們作為我皇室的嫡係勢力。”


“招安?”


聞言,慕容燕雲和聖殿的二位守護者,臉上都是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真是笑話,青天學院在南山帝國立足上千年,比你趙家皇室存在的時間都長!若是有謀逆之心,五百年前這南山帝國皇權交替之時,便輪不到你趙家當家做主!這些年學院的存在,隻為了國家培養棟梁之才,若我們有反意,早就已經是這帝國的主人,何來招安一說?!”


一名守護者話語冰冷,反唇相譏道。


趙皇並不在意他的話,隻冷冷的說道:“局勢我已經說的很明白,拿下爾等勢在必行,如果你們執意不接受招安,那麽青天學院,便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了!”


慕容燕雲和兩名聖殿守護者皆是沉默,在院主還沒出關的日子裏,僅憑學院如今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和皇室抗衡。


聽雨樓主這時忽然騰空而起,竟是直接走出了護法大陣。


這一幕,令得趙皇父子二人,都是愣了愣。


趙皇眼神莫名,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方才戲謔的說道:“蕭禹……事到如今,你還敢跟我皇室作對?你就不怕整個聽雨樓都因為你這愚蠢的舉動而煙消雲散?”


“來之前,我早已解散了聽雨樓。”


聽雨樓主蕭禹,毫不在意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慕容燕雲還有兩位聖殿守護者,都是不由得沉默下來。


趙皇眼睛一眯,似是嘲弄一般,道:“那你倒真是舍得,為了一件跟自己毫不相幹的事情,居然將自己經營多年的地方都給毀了,蕭禹,不得不說,你果然很愚蠢。”


“像你這種被權欲衝昏了頭腦的人,永遠也理解不了我的高度。”蕭禹注視著趙皇,淡漠的說道:“未來我在修煉之上的成就,注定遠高於你。”


“是嗎?”


趙皇淡淡一笑:“然而如今,我已經摸到了那條突破的障壁,至於你,卻還遙遙無期。”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