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是否是同一種?
loading...

“嗤嗤——”


然而就在準備用力的前一刻,洛生卻又突然皺起眉頭,隨即迅速鬆開了手。


他差點忘了,這鬼王藤在吸食能量的過程當中,絕對不能以外力強行硬拔,否則很容易引起它的力量反饋,讓蘇傾城和敖大力陷入極度危險之中。


唯一的辦法,便是先將這株鬼王藤斬殺。


這株幼生形態的鬼王藤,雖然實力遠不如達到大成之後的它,但其道行,恐怕也不會遜色於化龍秘境初期的修士,若是以前,憑借著赤霄劍,他或許還能有著幾分勝算。


然而此刻他體內靈氣枯竭,根本無法催動赤霄神劍之力,劍二也未修成,對上這種級別的對手,可以說是毫無贏的可能。


洛生想到了二黑,隨即又暗自搖頭,這家夥的神念力雖強,但本身境界不達人尊之前,神念力能夠引發的攻擊力還是太弱了,對這個級別的生物而言,沒有任何威脅性。


所幸,那鬼王藤智慧的並不是太高,在幾番攻擊都被洛生一一化解之後,也是讓它對後者產生了極大的忌憚之心,一時間不敢再發動新一輪的襲擊,為洛生贏取了思考的時間。


洛生靠在山壁之上,腦子飛快的轉動著。


忽然,他忍不住一拍額頭,怎麽把這東西給忘了?!


想到此處,他不再做任何猶豫,再次取出了赤霄劍。


雖然他體內沒有靈氣,無法催動此劍,但是他的身上,卻是有著比靈氣更加強悍的催動之物!


之前在靈都那座墓府當中,獲得的靈髓。


“化!”


洛生一聲大喝,須彌戒之中,原本安靜躺著的靈髓,頓時化作潮水一般,源源不斷的灌入赤霄劍之中。


隨著這種瘋狂的灌注,整個赤霄劍的表麵,也是散發出一股極為灼熱的氣息,將周圍的空間,都是灼燒得不斷扭曲,裂出一縷縷細微的黑痕。


與此同時,赤霄劍的顏色,也是變得血一樣的猩紅。


“劍一!”


洛生右臂青抬,一劍對著麵前橫掃而出,直接將整座山峰都是切割得斷裂開來。


“轟——”


巨大的聲音響徹在整個聖靈山之中,各個區域的妖王,都是目露驚異的朝著洛生所在的方向盯來。


山峰倒下去的瞬間,無盡的藤蔓根莖也是被茫茫劍氣一分為二,掉落在地,瞬間幹枯。


紮在蘇傾城和敖大力脖頸之上的藤蔓,也是迅速的抽了回去,逃命般的沒入地麵之中。


洛生這一劍,即便沒有徹底殺死鬼王藤,也絕對是讓它遭受了巨大的重創。


他沒有再進行追擊,立刻蘇傾城和敖大力取下,帶到安全的地方。


隨即,他才盤坐下來,休整了片刻,以恢複因為握劍而不斷發出顫抖的右臂。


剛才那一劍,足足耗費了他八百滴靈髓,幾乎是他在靈都墓府之中所得的三分之一。


這般劇烈的消耗之下,其威力也自然是可想而知,按照洛生的估計,他剛才那一劍,若是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絕對能夠斬殺化龍秘境第三變以下的修士。


剛才那鬼王藤之所以不死,是因為他剛剛隻是胡亂斬出了一劍,並沒有對著它的要害下手。


短暫的休整之後,洛生將赤霄劍收入須彌戒中,目光看向蘇傾城和敖大力。


二人神色蒼白,氣息虛浮,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


這聖靈山中妖獸橫行,雖然青天學院已經事先給這裏的幾尊妖王打過了招呼,但總有不聽招呼的妖獸,若是此刻碰到個幾隻,倒是有些不妙。


想到此處,他立即將蘇傾城抱起,用劍鞘挑起敖大力的衣領,勉強騰空,朝著青天學院的方向飛去。


因為此前靈氣消耗過大,這一段並非特別長的路程,洛生足足花了將近一個時辰,方才勉強走完。


落在慕容燕雲院子的那一刻,洛生幾乎已經站立不穩。


慕容燕雲聽到聲音,從竹屋內走出,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瞳孔緊縮了一下。


“怎麽回事?”


他快步走上前來,皺眉看著昏迷不醒的蘇傾城和敖大力。


洛生劇烈的咳嗽了一下,仿佛要將心髒都給咳出來一般,緩了一下才說道:“他倆中了鬼王藤的襲擊。”


“不光是他倆吧?”


慕容燕雲眉頭緊皺,目光盯著洛生的脖頸處,在後者的脖子側麵,同樣是有著一個血液已經凝固的血洞。


洛生搖頭,正要說話,卻是感到濃鬱的睡意不斷襲來,一波比一波強烈,最後終於是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意識。


……


“天璿,我視你為摯愛,你為何要殺我?!”


洛生雙目血紅,望著眼前的幽暗空間,厲聲質問道。


整片天地之中,隻有黑白兩色的混沌氣,此外再無別物。


那帶著憤怒的質問聲不斷回蕩在這片幽暗空間當中,越傳越遠,直至消失。


“為什麽不回答我,你說話啊?!”


洛生憤怒的咆哮著,手中出現一柄金色的利劍,逆奪天地之造化,仿佛是一顆燃燒的恒星熔煉而成,隨即狠狠對著茫茫天宇橫劈而下。


霎時間,天地倒轉,寰宇崩塌,整個世界都他這一劍之下崩碎開來。


黑暗中,逐漸凝聚出一道淡淡的女子虛影。


女子的容貌隱於混沌中,看不真切,但僅僅隻那驚鴻一瞥,便足以顛覆整個天地。


“啊!”


洛生像是遭到了毀滅般的打擊,突然捂著頭大叫了起來,下一刻,他的整個身體都是劇烈的燃燒了起來,化作一片虛無。


“為……為什麽?!”


洛生劇烈的喘著粗氣,猛地從床榻之上坐了起來。


目光呆呆的望著這間古色古香的屋子,過了片刻,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又做了一個夢。


“嘎吱。”


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慕容燕雲帶著一名白須白發的老者走了進來,見到他已經醒來,兩人都是微感錯愕。


尤其是後者,眼中更是閃過一絲驚異之色,驚道:“被鬼王藤刺中的人,至少也要七天才能夠醒過來,你竟然隻昏迷了三天?”


“我昏迷三天了?”


洛生微微皺眉,他自然是認識這名白發老人的,後者正是青天學院的丹堂長老,風雷子。


回過神來,洛生隨即對著風雷子拜謝了一番,想必自己能夠在三天內醒來,也是全仗著後者的護持。


沒想到,後者卻是擺了擺手,道:“你能醒過來全是你自己的原因,這鬼王藤無毒,但隻要是被它刺中的人,除非修為達到院主那般,否則必然會昏迷七天七夜,記載之中,你還是頭一個隻用三天就能醒來的人。”


洛生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麽,最終卻是什麽都沒有說。


事實上他這三天根本就沒有昏迷,一直都在做同一個夢。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平複下心情之後,這才問道:“那蘇傾城和敖大力呢?他們怎樣了?”


“還在昏迷之中。”


風雷子道:“他們二人被鬼王藤吸了不少精元,情況比你要嚴重一些。”


“會有什麽問題麽?”


“沒什麽大礙,服用一些補氣的丹藥恢複就沒事了。”


聞言,洛生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麻煩丹長老了。”慕容燕雲對著風雷子拱手謝道。


風雷子點點頭,留下幾顆丹藥之後,隨即離去。


慕容燕雲這才扯過一張椅子坐下,然後用一種怪異的目光看著洛生,道:“這鬼王藤危險之極,連我都不願意去招惹,又沒什麽太大的價值,你們是怎麽想到去對付它的?”


“哪個要是沒事去惹這種東西,一定是腦子有毛病。”


洛生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也是後來才感到傾城和大力有危險,趕過去的時候,鬼王藤已經將他們控製了。”


慕容燕雲皺眉:“你們去聖靈山尋找目標,為何沒在一起行動?”


“本來剛開始是在一起的。”


洛生想了想,便將在此之前發生的一些事情告訴了慕容燕雲。


對於後者,他沒有什麽好隱瞞的,除了唐紅璽綁架趙沉魚之外,在鏡子中碰到神秘生物的事情,他也是對其一交到底。


沒想到,慕容燕雲在聽完他的描述過後,神色卻是巨變了一下。


察覺到他神色有異,洛生不由得遲疑了一會兒,方才試探著問道:“長老莫非知道我說的那種東西?”


慕容燕雲緩緩搖頭,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表情逐漸變得嚴肅起來:“我不知道你見到的到底是什麽,但如果照你描述的情況來說,你見到的那種神秘生物,跟十年前覆滅我家鄉的那些東西,非常相似。”


聞言,洛生先是一怔,緊接著,眉頭也是不由自主的緊皺了起來。


他差點忘了,慕容燕雲和蘇傾城當初說過,他們的家鄉,也是被一種神秘的族群所毀滅,就是不知道,這種神秘族群,跟當初導致二黑隕落的東西,到底是不是同一種?


從二者的描述來看,並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與此同時,那原本隱匿在洛生丹田之中的二黑,在聽到慕容燕雲的話之後,其情緒,仿佛也是產生了劇烈的波動。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