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白發老翁
loading...

山頂之上,血霧飄散,一道道驚悚的目光,略顯呆滯的盯著那倒在血泊之中的青年男子,片刻之後,喉嚨皆是不受控製的微微滾動了一下。


他們完全沒有想到,眼前這個清秀的白衣少年,下手竟然這般果決狠辣,不但敢毫不猶豫的廢掉他們的修為,甚至,還敢真正的對他們下殺手!


要知道,雖說對於修士來講,廢掉修為的結局不比死亡要輕鬆多少,但實際上廢除修為和真的將一個人殺死,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性質。


大乾帝國,毗鄰南山帝國,中間隻有一座聖靈山阻隔,兩國長年累月下來,難免會發生一些摩擦,雖然沒有爆發過大規模的戰爭,但關係也並不是多麽和睦。


而青天學院和萬晟書院,分別代表了兩個帝國之間最高的教學係統,國與國之間不和睦,學院與學院之間,爭鬥自然也就不可避免。


在過去的日子裏,雙方弟子廢掉對方修為的事情時有發生,但因為二者皆有損傷,因此,倒也並未演變成學院與學院之間的戰爭,雙方都處在一種微妙的平衡當中。


然而放眼從前,無論多麽激烈的碰撞,也從未發生過直接將對方弟子斬殺的事情,最多是將修為廢掉,因為殺人,已經上升到了另一個層次的紛爭。


來自萬晟書院這些學生弟子們,自然是苦不堪言,一些心理比較脆弱的少女已經忍不住流出淚水來,多年苦修毀於一旦,從今天起,她們將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修士,隻是一個普通的女子。


蘇傾城目光冰冷,她本來也不是什麽善男信女,洛生讓她出手,她也就毫不猶豫的出手了,畢竟對麵這些少年少女,恐怕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很快,呂程帶著玄清子從遠處飛掠而來。


落下山巔之後,看到那躺在血泊之中,已經徹底沒了聲息的萬晟書院青年,他也是愣了片刻,隨即快步走到那名被踢碎丹田的青天學院弟子身旁,抓住其手腕,細細查看了一番,最後深深的歎了口氣。


丹田被廢,就是院主親臨都無力回天,更何況是他。


“長老,我是不是沒救了?”


聽到玄清子歎氣,那弟子的聲音,不禁有些發顫起來。


玄清子沉默,身為一個修士,修為被廢,這是一件多麽殘酷的事情,可他真的無能為力。


見狀,那弟子頓時如遭雷擊,臉色慘白到了極點。


“是這家夥起的頭?”


玄清子將視線轉移到那倒在血泊之中,早已氣絕的青年身上,問道。


洛生平靜的應了一聲。


“殺得好。”


玄清子點頭說道。


聞言,那些被廢掉修為的萬晟書院弟子,表情都是從悲傷變得有些憤怒起來,當著洛生這個殺神的麵他們不敢發火,但麵對玄清子,他們卻有這個膽量,因為在他們心中,後者是青天學院的長輩,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對他們做什麽。


“這位青天學院的前輩!你們的弟子殺了我們萬晟書院的人,這件事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


一名少年衝著玄清子,神色悲痛,悲憤的喝道。


玄清子掃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我在來的路上,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此事本就是你萬晟書院的人先辱我青天學院弟子,所以,我無需給你們什麽交代,無論將來鬧到什麽地方,占理的都是我們。”


玄清子的心中,十分平靜,萬晟書院是由大乾帝國的皇室開辦,真論起後備力量,其實要比青天學院更強,可這裏是南山帝國,大乾帝國的人想要到這裏來鬧事,先就要過趙皇那一關。


雖然如今學院和皇室的關係很不和諧,但在玄清子看來,趙皇在這種事情之上,應該還不至於向著外人……


聽到玄清子的反駁,那少年頓時啞口無言,但依然還是紅著眼睛,很不服氣的叫道:“不管怎麽樣,若前輩絲毫不作為!院主大人一定會來替我們討回公道的!”


“隨你們吧。”玄清子擺了擺手,神色淡漠,絲毫沒有在意前者的話。


“幹脆把這些小子全部宰了,以絕後患。”


洛生忽然在一旁說道。


他一說話,那些萬晟書院的弟子立刻全部都徹底噤聲了,目露驚恐的看著洛生,剛剛他們已經親眼目睹了洛生的殘暴,這名看上去跟他們歲數差不多的少年,是真能做出殺人滅口這種事兒的!


洛生淡笑道:“這裏是聖靈山,可不是什麽太平之地,在這裏殺了你們,完全可以推給妖獸。”


說著,他便向前走去,似乎真有動手的意思。


“算了,他們修為已廢,就饒他們一命吧。”


就在洛生出手的前一刻,玄清子終於還是出言將他阻攔了下來,他教書育人多年,麵對一群同樣是十幾二十歲的孩子,始終無法做到像洛生這般出手狠辣,不留餘地。


“大長老有點心慈手軟啊。”


深深地看了一眼玄清子,洛生終究是將內心的殺意壓製了下來。


在他看來,此刻梁子已經結下,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對方所有人全部滅了。


玄清子搖搖頭,隨即盯著麵前的一眾萬晟書院學生,朗聲說道:“你等修為被廢,乃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如果萬晟書院的人要因此來找麻煩的話,我青天學院,奉陪到底便是。”


“是嗎?可真是好大的口氣!”


不過,就在玄清子話音落下的下一刻,一道若悶雷般的聲音,突然在天空之中炸響,隨即,一名手握龍頭拐杖的白發老翁,咻的一聲落在了山頂之上。


老翁看上去得有九十歲左右了,模樣極老,一張臉像是一塊枯死的樹皮,當然他的真實年齡肯定還遠不止於此,因為修士的真實年齡,都比模樣要老得多。


見到這白發老翁,一眾修為被廢的萬晟書院弟子,立刻像是見到了救星一般,哭喊道:“大長老,我們所有人的修為都被那女人廢了,那個穿白衣服的還打死了馮陽學長,你要為我們做主啊大長老!”


白發老翁聞言神色一冷,眸光若冷電,牢牢的鎖定在洛生和蘇傾城的身上。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