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妖尊墓府
loading...

上一世的洛生,收過一個叫張子陵的關門弟子,這名弟子精通尋龍點穴、岐黃禦風之術,乃是太虛界中這一脈的創始人,但洛生自己本身卻是未曾學過點穴之術,因此,此刻也是無法通過岐黃之術來測算出墓穴的具體位置。


“要不要把清萱學姐叫來?”


二人裏外找了一圈未果,蘇傾城忽然問道。


“沒用。”洛生翻個了白眼,道:“你當妖尊是大白菜麽?妖尊布下的結界,至少也要本身達到化龍秘境的修為,才有可能以岐黃之術推測出來。”


若是一位妖尊布下的結界,輕易便被一個小修士推算了出來,那一身修為,簡直是全部修到狗身上去了。


正在洛生思索著到底應該怎麽辦的時候,他的體內忽然響起一個淡淡的聲音:“姓洛的,要是我幫你找到墓穴的進口,你要怎麽感謝我?”


“你有辦法?”


洛生愣了愣,隨即在心中回應道。


“嘁,我沒辦法我會說出來麽?”


洛生微微一喜:“那我答應你,如果你幫我找出墓穴,以後我絕對不會再隨便鎮壓你。”


“這算是什麽狗屁感謝?”


“那你要如何?”


“也簡單,如果在妖尊墓穴之內發現什麽有助於我恢複的東西,你必須要全力幫我搞到手,而且未來如果再遇上其他有助於我恢複的,你也要盡量幫我獲取!”


“這聽起來有點虧啊。”


“不幹拉倒!”


“好吧,我答應了,趕緊把位置告訴我。”無奈之下,洛生隻得答應了二黑的條件。


“這還差不多。”


二黑哼了一聲,喝道:“給我開!”


隨著他的喝聲落下,洛生腳下的土地,竟然真的在這一刻朝下沉陷了下去。


蘇傾城不明就裏,察覺到不對,立即拉著洛生躍上了空中,踏在樹梢之上,目光凝重的盯著下方。


“墓穴就在下頭。”洛生望著她笑道。


“在下麵?”蘇傾城愣了一下。


“嗯,應該是的。”


洛生點頭,心頭同樣是略感驚訝,沒想到那二黑倒也有些本事,竟然如此輕易的破解了那妖尊設下的結界,要知道,這樣的能力,即便是如今的他,也是未曾具備啊。


二人來到那沉陷下去了的土地邊緣。


這裏出現了一個一丈見方的大坑,當中有一坡青色的石台階,一直通往漆黑的地底。


洛生將赤霄神劍取出,方才踏到了青色的台階上。


“你小心跟著我。”


他回頭對蘇傾城說了一句,隨即毫無保留的將神念擴散而出,籠罩住四麵八方,而後一步步的順著台階走了下去。


初時,下方光線很暗,但是走完台階,來到墓室門前後,周圍便出現了許多燃燒著的長明燈,將整個墓室照亮。


洛生站在原地看了看四周,不由得咂了咂嘴。


雖然妖尊的智慧和人類沒有任何區別,但它的本體始終是妖,因此這墓穴之中的布置,也十分簡陋,甚至還不如之前在靈都之中破開的那道化龍秘境修士的墓穴。


除了一條通往前方的墓道之外,兩邊沒有堆積任何寶物,也沒有耳室之類,就是一條路走到底。


“你先退到一旁。”洛生對蘇傾城說道,後者照做之後,他才試探著將一隻腳放在了墓道之上。


“轟——”


頓時,黑色的火海從墓道之中憑空生出,散發著可怕的高溫,而後像是浪潮一般的朝著他所站立的地方狂湧而來。


還好洛生早有準備,立刻朝著一旁撤退,躲過了第一波襲擊。


整個墓道周圍的空氣,都被這黑色的火浪灼燒得不斷傳出爆裂聲,甚至連周圍的空間,都是在那恐怖的高溫之下,不斷的扭曲著,仿佛要碎裂開來。


洛生的表情,顯得無比凝重,這黑色的火海乃是玄陰之火,可以燒死一切人尊之下的修士,沾上半點便是無法撲滅,即便是真正的尊者,一個不慎,被這玩意沾上,都會相當淒慘。


二人之前走過的那段青色階梯,都是在這黑色火浪的衝刷之下,徹底融化成為了空氣。


約莫十數息過後,黑色火浪逐漸消散。


看著那臉色有些蒼白的蘇傾城,洛生遲疑了一下,說道:“要不然你先上外麵等我吧?接下去不知道還會遇到什麽樣的危險。”


蘇傾城搖了搖頭:“既然來都來了,我又怎麽會獨自離去?繼續走吧。”


洛生知道她也是個倔強的女子,便沒有再多言,抬腿繼續朝墓道內走了進去。


黑色的火浪隻是第一波機關,再繼續往裏麵走,必然有著更加可怕的東西存在。


洛生握緊赤霄神劍,施展出雷神仙體,神念也是毫無保留的向四麵八方覆蓋,時刻留意著周圍的動靜。


“大膽走吧,這條墓道沒危險。”


這時候,二黑那懶洋洋的聲音再度響起。


“你能確定?”


洛生皺起眉頭,雖然這家夥似乎有些能耐,但眼下的情形,可是出不得半點紕漏,否則他與蘇傾城兩人,都是逃不過是死在這裏的結局。


“當然,現在我也寄居在你身體裏,你要是掛了,我不也活不成了?”


“好吧。”


最後,洛生選擇了相信二黑。


但是,他依然沒有放鬆警惕,依舊是一步一探,絲毫都不敢懈怠。


不過,也真就像是二黑所說的那樣,整條墓道走完,除了剛才進門的時候那團黑色的陰火之外,的確是沒有再遇上其他的危險。


走到這條墓道的終點之後,洛生的眼前,也是出現了兩條不同的道路,一條通往左邊,一條通往右邊。


“走哪邊?”


洛生征詢二黑的意見。


“左邊。”


皺了皺眉,其實在他的感覺之中,走左邊的危險,似乎要更大於右邊,當然,這也隻是他的一種感覺。


“你就聽我的吧,本魔君知道你不簡單,但是死人……哦不,死妖的事兒,我打包票你絕對沒我懂得多。”


聽到他的聲音這般自信,洛生便選擇了再一次相信他。


然而,就在他和蘇傾城剛剛踏上左邊的一條路時。


“我靠,壞了!”


二黑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令得洛生的嘴角,忍不住劇烈的抽搐了起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