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聽雨樓主
loading...

盯著那些突然現身的錦衣衛,青天學院的諸多長老,臉上皆是露出了忌憚之色。


若論實力,他們並不遜色於這些錦衣衛,但錦衣衛代表了皇室的最高威嚴,一旦動起手來,那便是徹底無法善了了。


“拿下。”


趙皇淡淡的開口,毫不猶豫的下令,看起來,是真的準備將青天學院一幹人等,盡數的拿下。


“且慢。”


玄清子冷喝了一聲。


他畢竟是青天學院的大長老,在南山帝國也是擁有著極高的地位,在他一言喝止之下,房頂上那些躍躍欲試的錦衣衛,身形也都是微微一頓。


目光看向趙皇。


趙皇才是他們的主人,一旦趙皇再次下令,誰也不能阻擋他們出手。


“你有什麽話說?”


趙皇看著玄清子,眼中掠過一道冷漠的光芒。


“陛下,你真的打算對青天學院動手?”


玄清子的聲音當中,少了一分尊敬,多了一分說不出的意味。


他的這種轉變,自然也是落在趙皇的眼裏,後者麵色不變,平靜的說道:“大長老誤會了,我隻是要將洛生拿下,此人屢次辱我皇室威嚴,必須受到嚴懲。”


“不過,我並不會傷他的性命,隻是懲戒一番,一年以後,讓宇文院主親自來領人吧。”


說著,便是直接探出一隻手,臨空抓向了洛生。


空氣中頓時凝聚出一隻如同寶石般的晶體大手,那是靈氣壓縮到一種極致之後形成的產物。


在這隻晶體大手的籠罩之下,洛生的整個身形都是刹那間僵在了原地,一動也不能動。


不僅是他,包括玄清子和慕容燕雲的身軀,都是同時被定住,雖然不至於像他這樣四隻手腳都無法動彈,但也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定在了原地,無法再移動分毫。


見狀,洛生不由得眼神一沉,準人尊級別的修士,的確遠不是他目前所能夠抗衡的。


心念一動,他便準備以神念破開須彌戒,先取出赤霄神劍再說。


不過,就在他剛剛生出這樣的想法時,忽然有一道無形的波動從遠處探來,竟然是直接解除了他身上的禁錮。


與此同時,玄清子和慕容燕雲的行動能力,也是跟著恢複了過來。


“嗯?”


趙皇眉頭一皺,長身而起,視線盯著不遠處的天空,片刻之後,背負著雙手,淡淡的道:“我皇室的事情,聽雨樓也敢插手麽?”


隨著趙皇的話音落下,一道狂放不羈的聲音也是爽朗的在這片天地之中響起。


“哈哈哈,趙坤,看來你當了皇帝之後,這架子倒是比以前大了不少,不過聽雨樓從來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不會忌憚對方是誰!”


當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一道背負著長琴的人影,也是落在了東麵的一側房頂之上。


那人影乃是一名白發男子,看起來約莫四十歲左右的年紀,溫玉一般的容貌之中,帶著幾分桀驁不馴的神色,按理說,這個年齡的人不應該還帶著傲氣,但這名白發男子,身上卻是傲氣十足。


白發隻是揮了揮手,兩側房頂之上的錦衣衛,便全都像是被颶風席卷一般,紛紛栽落下了皇宮後院。


一些人盯著白發男子露出驚訝的神色,疑惑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夠如此輕鬆的將這麽多錦衣衛解決掉?


要知道那些錦衣衛當中,可是有著化龍秘境的修士存在!


但在白發男子的手中,卻是毫無還手之力。


不過,當一些老輩人認出那白發男子的身份時,卻是瞬間明了,難怪他敢在皇宮之中如此張狂的行事,沒想到是他。


也隻有他,才有這個魄力,有這個實力。


趙皇未曾開口,他緩緩的升空而起,來到了左側的房頂之上,盯著對麵那背負長琴的白發男子,道:“你也知道今時不同往日了,如今的你,還有資格這般和我說話?”


他的語氣之中,透著一種無比的自信,以他的修為,也應該有這種強大的自信。


“嗬嗬,不要以為突破到了準人尊便是能夠為所欲為,你信不信,你我交手,還會是當年那般光景?!”


白發男子的聲音異常平淡,然而說話的時候,卻同樣是透出一股強大的自信。


沒有人吱聲,天地間所有的目光,都是在這一刻鎖定在那屋頂之上的兩人身上。


一些老輩人的思緒,恍惚之間,仿佛在這一刻回到了數十年前。


那道殘陽如血的晚霞,兩名當世天驕,決戰聖靈山巔!一人手握青鋒,一人身背古琴。


那一戰,整個南山帝國都是為之震動,可怕的靈氣波動籠罩了整座山脈,甚至連聖靈山的主峰都是被二人完全打碎,直到今日,那山峰的頂端,都是禿兀兀的一片。


沒有人知道戰鬥的過程是什麽樣的,隻知道最後,那個背著長琴的男子,完好無損的從聖靈山上走了下來,而那手握長劍的男子,卻是受了不輕的傷。


這一戰,徹底奠定了背琴男子帝國第一天才的名聲,可也正是從那以後,他的修為卻逐漸的被那手握長劍的男子超過,很多人都為此感到惋惜。


但,這並不妨礙他成為一代傳奇強者。


昔日的那兩人,如今再一次相對。


一個做了聽雨樓的樓主,另外一個,卻是繼承了南山帝國的皇位,手握生殺大權,處於權力的最頂端。


“你想與我一戰?”


趙皇淩空虛踏,負手而立,言語之間,其背後的空間都是微微的扭曲著,那種無形之中蔓延出的可怕力量,令得在場所有化龍秘境的強者,都是忍不住感到頭皮發麻。


玄清子和慕容燕雲,同樣是露出了無比凝重的眼神。


人尊的實力真的太可怕了,哪怕趙皇僅僅隻是準人尊而已,就往那一站,都是讓他們生不出半分抵抗的意誌。


前者身上所具備的力量,和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


那是一種規則的力量!


然而,那背負長琴的白發男子,卻是未曾受到半點影響,站在屋頂之上,依舊是意氣風發,氣定神閑。


很多人暗暗驚異,難道聽雨樓主,也是人尊級別的強者?!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