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洪厲對九皇子
loading...

趙皇那威嚴的臉上,掛著一種莊重、肅穆之色,在其身後,九位身穿蟒袍的皇子整齊跪伏,臉上均是帶著一種深深的悲意,就仿佛為他們創下這如畫江山的老太上皇,真的早就已經駕鶴西去了一般。


祭拜先人,此事原本沒什麽好說的,但洞知真相的玄清子、慕容燕雲等人,看到這一幕,心中都是忍不住暗罵了起來,若非他們早便是知道趙家的老太上皇未死,恐怕也會被這番作為給蒙騙過去。


祭拜典禮完畢,壽宴方才真正開始。


君王的壽宴,所燒製的菜肴自然都是人間絕品,味道自不必說,很多菜肴的原材料都是一些極其罕見的妖獸肉,這些妖獸肉的妖性早已被祛除,隻保留下了它蘊含的能量,故而對於修士亦是有著很大的好處,洛生也是忍不住多嚐了幾口。


不過眾人也都知道今日麵對的是什麽局麵,因此動筷的時候也時刻留意著周圍,所幸的是,目前看來,皇室倒是沒有對他們動手的意思。


酒過三巡,趙皇身旁,一名秀麗端莊的妃子忽然說道:“這大喜的日子,不如我們找點什麽節目來看看吧?”


說話的人乃是趙皇最寵愛的妃子麗妃,她的話,自然是得到了幾位皇子的讚成,隨即,一名身穿蟒袍,看上去約莫四十歲左右的男子起身,目光在前來參加壽宴的人群之上一一掃過,最後停留在青天學院一行人的身上,說道:“久聞青天學院天榜之上,每一位天才都是人世間的天之驕子,今日得以一見,如果不能一睹風采的話,實在是一大憾事。”


周青崖、洛生等人,都是微微一怔。


玄清子起身,朝著那皇子微微拱手,道:“大皇子說笑了,你的實力已經達到化龍秘境,我帶來的這些學員,實力最強的也不過才堪堪通天境罷了,怎麽能與你相爭?我看此事還是算了吧。”


他的拒絕合情合理,畢竟青天學院帶來的這十個學員當中,境界最高的就是天榜第一的周青崖,但也隻是剛剛突破到通天境三重天而已,而境界最低的敖大力,甚至隻有玄位境下極位的修為,根本無法與對方一戰。


那大皇子笑了笑,並不打算就此放棄,又道:“我既然這麽說了,自然不會以強欺弱,九位皇子之中,除了我,我二弟、三弟之外,剩下的六人,最年長的也不過才二十五歲,老九今年更是隻有弱冠之齡,讓他們和你們學院的天驕們對戰,這總可以了吧?”


“這……”


玄清子不由得眉頭微皺,來之前,他根本沒有考慮過對方會突然來這麽一招,要知道,比武之時拳腳無眼,雙方又都是修為強大的修士,若是一個不慎,就很可能會弄出人命。


在玄清子猶豫間,趙皇也是淡淡的開口道:“我也有多年未曾見識過青天學院驕子們的風采了,看在我百歲壽誕的份上,大長老能否滿足我這個願望?”


“好吧。”


連趙皇都開口了,玄清子也隻得點了點頭。


畢竟對方貴為一國之君,今日更是正值百歲誕辰,若是連這樣的要求都給拒絕了,倒是有些太不遵從皇家的意願。


說到底,雙方還未曾撕破臉。


見玄清子點頭,廣場的中央,也是迅速清理了一塊空地出來,並且搭建起了一個三丈高的比武台。


那大皇子看了一眼末座的少年,說道:“九弟,你先去領教領教青天學院天才們的高招吧,他們可都是你的同輩人啊,切莫不要讓我皇室丟臉。”


“放心吧大哥,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


少年哈哈一笑,隨手將身上的蟒袍脫下,然後縱身一躍,直接飛掠進了那比武台上。


“你們誰去應戰?”


玄清子望向洛生等人,那九皇子的修為境界乃是玄位境上極位,這般實力,帶來的學員當中,也都大概具備。


“弟子願意前往。”


這時,一道聲音響起,說話的人正是天榜第十的洪厲,這次他也跟隨長老們,一同來了皇宮。


“小心一些。”


玄清子點點頭,後者也是縱身一躍,身形穩穩的落在了比武台之上。


洪厲的境界,乃是玄位境上極位頂峰,說起來比那九皇子還要高出一些,而且天榜前十,各個皆是有著匹敵通天境修士的戰力,因此表麵上來看,這一場比武,他們有很大的幾率獲勝。


然而,比武開始才不到一炷香時間,洪厲便是被九皇子狠狠一記摔碑大手擊中,身形狼狽的從那比武台上栽落了下來,口中溢出鮮血。


這一幕,令得所有正在觀戰的赴宴之人,都是不由得發出一片嘩然之聲。


“就這也能代表南山帝國的最高水準?”


九皇子來到台邊,盯著下方的洪厲皺眉,似乎沒有想到自己的對手竟然這麽不堪一擊。


洪厲咬了咬牙,還要再上,然而卻被玄清子喝止了回來。


“大長老對不起,我給學院丟人了!”洪厲低著頭,連帶聲音都是有些發顫起來。


“人沒事就好。”


玄清子擺了擺手,對於洪厲的失敗,並未責備。


趙皇笑了笑,說道:“看樣子,我皇室的後代,比起青天學院的天驕們,似乎要更勝一籌?”


眾人附和,畢竟這裏是皇室的主場,沒有人敢拂逆趙皇的話。


“九皇子固然很強,但要說比青天學院的學生們更強,卻是有些言之過早吧?”


然而,這時候卻忽然有一個淡淡的聲音打斷了那些附和的言語。


許多人露出驚訝,目光忍不住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想看看是誰敢這麽跟趙皇說話,卻發現說話的乃是一名相貌極為俊秀的男子,頭發半黑半白,端坐於青天學院的長老席中,看起來十分陌生,此前倒是未曾見過。


趙皇也是微微愣住,隨即,那一道威嚴的目光注視著慕容燕雲,道:“本皇說錯了?”


“不敢,隻是九皇子不過才擊敗了我青天學院的一人罷了,如果以此便是隨意判定孰強孰弱,是否有些太不合適了?”


慕容燕雲神色淡然,絲毫沒有因為趙皇的眼神壓迫便有半分讓步。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