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爭執
loading...

此刻的洛生,早已失去了妖神之體,這般直接的吞噬這妖尊精血,下場和常人其實也沒什麽兩樣,並不會出現類似於血脈相融的情況。


但他和一般修士不同的是,他修有聖級功法《吞天訣》。這一門功法最霸道的地方,便是可以吞噬吸納天地間一切奇形怪狀的能量,妖神族的精血雖然霸道強橫,但僅僅隻是一滴妖尊煉化出的精血,還不至於將他撐死。


而且,他雖然失去了妖神之身,但靈魂卻和上一世相同,因此對於本族一切族人的血液,都有著一種莫名的壓製性,那妖尊精血進入他的體內過後,便是立刻老實了下來,那般模樣,倒是有種孫子見到爺爺的感覺。


直到洛生以吞天訣靈氣將精血籠罩,準備真正開始加以煉化的時候,它才開始源自本能的激烈反抗起來。


“啊——”


這一刻,即便是以洛生的忍耐力和承受力,口中也是忍不住發出低沉的嘶吼,如同一條發怒的蛟龍在咆哮。


他的全身經脈如同被烈火灼燒,又好似有千萬根牛毛細針一齊紮在他渾身上下的每一個毛孔之中,痛入骨髓,可以說難熬到了極致。


這巨大的痛苦,幾乎要將洛生的整個意識都是徹底擊潰,在其丹田之內,也是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故。


那一滴赤紅燃燒的妖尊精血,即便是用吞天訣靈氣來全力煉化,起到的效果也是微乎其微,說到底,他的吞天訣方才修煉到第三層,想要以此來煉化素來以血脈力霸道逆天聞名的妖神族妖尊精血,無疑是太過麵前。


他的整個丹田都是劇烈蒸騰了起來,體內的靈氣更是不斷咕嚕咕嚕的冒出氣泡,仿佛陷入了沸騰。


丹田內的變故,也是迅速將那沉睡的二黑驚醒,後者震驚的看著周圍那些焚天煮海的靈氣,以及那一滴赤紅如火的精血,忍不住眼神一跳,驚悚的問道:“我靠,你這家夥到底在搞什麽鬼?!”


他發現,那滴赤紅精血當中所散發出來的能量,竟是連他都感到一陣心中發毛,他實在想不通,洛生這麽會把這麽危險的東西弄到自己的身體裏。


“閉嘴!”


洛生煩躁的吼了一聲,隨即眼神微變。


這一刻,他的身體內部終於是開始承受不住這種劇烈的能量,七經八脈都接連出現了一道道細微的裂縫,仿佛要破碎一般。


“雷神仙體!”


洛生的心中響起一道低沉的喝聲,這一刻,終於是將這雷神仙體召喚而出,借助這煉體神通的作用,他體內的經脈也是得到了可觀的強化,暫時止住了碎裂的勢頭。


然而,這也隻是一時之功,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被雷神仙體所強化的經脈,已是再度變得傷痕累累……


洛生努力的讓自己從那種非人的劇痛當中保持清明,而後神念一動,狠狠的朝那懸浮在他丹田之內的赤紅精血轟擊了過去。


原本洛生隻是略作試探,並沒有奢望這能起到什麽效果,畢竟那隻是一滴精血,並非是什麽獨立的生命體。


卻沒想到,那狂躁不安的精血在接觸到他神念的刹那,便是立刻安靜了下來,再也不敢發出任何動靜。


“嗯?”


洛生稍稍一愣,思索片刻,旋即暗自鬆了一口氣。


這滴妖尊精血和他上一世同出一源,他的神念力量,自然是能夠對其產生壓製的效果。


畢竟,一個隻是尊者,另一個,卻是妖神族的神明。


“竟然被一滴血搞成這樣……”


洛生觀察了一下體內經脈的傷勢,不禁皺了皺眉,他還是低估了這滴血的狂暴性。


此刻他的體內,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怕是毫不過分。


不過,眼下他已經找到了這滴血的弱點,要將其徹底煉化,也隻是遲早的事情了。


“這滴血不簡單啊。”


此時,二黑的聲音再次帶著一種詫異的響起。


“怎麽個不簡單?”


洛生在心中淡淡的道,此刻精血被他壓製,他也就能夠分神出來與二黑對話了。


“妖氣衝天!”二黑的聲音,透著一種凝重:“不知道你從什麽地方搞來這麽危險的東西,但我勸你還是趕緊把它弄出去吧,否則最後被撐死的一定會是你。”


“是麽?我看你是害怕我死了,你自己也逃脫不了吧。”


“我……好吧我承認,可這東西真的太危險了,要是它在你體內爆發,我肯定也得跟著你一塊兒遭殃。”


“這個你不用擔心,你沒看它已經被我徹底壓製住了?”


聞言,二黑便沉默了下去,內心卻對洛生的身份,產生了更大的好奇。


見他不再說話,洛生也是全神貫注的投入到了精血煉化的過程當中去。


不得不說,這滴精血當中蘊含的能量真的很可怕,按照這樣的煉化速度,約莫一個月的時間能夠煉化完畢,皆是,他的實力也會瘋狂暴漲,一舉突破到通天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洛生全力運轉雷神仙體和肉身之力,以求在煉化精血的同時,讓他的其他方麵也得到統一的強化,因為,哪怕是真正突破到通天境,仍然還是不足以應付他現在所遭遇的麻煩,他的修煉一途,任重而道遠。


在這般日夜不停的煉化和修煉之中,洛生的身形也仿佛是與這天地,逐漸的融為了一體。


一個月的時間,匆匆而過。


青天學院長老院。


氣氛無比僵持。


“在過去的一個月當中,姬家來過七次,皇室也派人來了兩次,無一例外全被玄長老給趕了回去,老夫想知道,作為學院的主事人,大長老你如此做,可否為我等想過?為整個青天學院的學生們想過?!”


一處長老席之上,一名須發皆白的冷麵老者,盯著那首席長老席上端坐著的玄清子,冷哼一聲後,終於是發出一道厲聲的質問。


玄清子神色平靜,絲毫沒有因為那冷麵長老的質問而產生情緒上的波動,他看了一眼下方座位上的諸多長老,淡淡的道:“歸雲長老剛才說的話,是否也是諸位心中所想?”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