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雲商樓
loading...

“你小子太魯莽了!一旦上了擂台,就算我和你娘想插手也是無能為力!”


洛府內廳,洛山一臉怒色的道。


洛母神色擔憂:“你爹說的對,那丫頭的修煉天賦的確極高,年紀輕輕就已經凝聚了九重元輪,最關鍵是她對你已經起了殺心,洛兒,你要是和她對上,凶多吉少啊!”


二人帶著責備的聲音回蕩在廳內,洛生摸了摸鼻子,道:“爹,娘,你們就覺得我一定會輸?”


“難道不是?”


“是這樣,之前我的境界一直在一重元輪,這些年一直都沒有進展,但昏迷了幾天之後,我發現我的實力居然變強了很多,到底為什麽我也不清楚。”


洛母一愣:“真的?!”


“是真的,我現在的實力大概在九重元輪左右吧,馬上就要凝聚元丹了。”洛生想了想說道。


洛山皺眉:“你這小子,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跟我們說笑?!”


“我沒說笑,不信你們看。”


無奈之下,洛生隻得將丹田之氣微微外放,頓時,一股強大的波動以他為中心,如潮水一般向外擴散,在空氣中發出一陣爆裂的聲音。


“這股氣勢……居然真的是九重元輪的實力!”洛山瞳孔一縮。


實際上洛生已經非常收斂,因為吞天訣的聲勢如果真的全部釋放出來,哪怕他現在隻是九重元輪境,也勢必淩雲衝霄,驚天動地。


“我怎麽會做白白送死的事情?”洛生道。


洛父洛母對視一眼,緊張的神色終於緩和下來,被喜悅所取代。


“太好了,這麽說起來,倒還真是因禍得福了!”洛山大笑一聲,無比的爽朗,隨即又鄭重其事的道:“不過,即便如此你也不能掉以輕心,那秦二丫頭的實戰經驗比你強得多,真對上的話,你恐怕還是輸多勝少。”


洛生沒有反駁,畢竟之前的洛生從小到大幾乎就沒跟人動過手,實戰經驗基本為零。


“這樣吧,反正先前定的比武時間是十天後,這十天我親自指導你,全力幫你提升戰鬥水平。”洛山說道。


洛生自然拒絕了,開玩笑,純以戰鬥經驗來說,就算是當今天下最巔峰的強者,都未必敢說比他更為豐富,何況一個小小的秦家二小姐?


……


“婉兒,你幫我去集市上買一下這些幾種藥材,我今晚要用。”


洛生隨手寫了幾種級別較低的藥材名字,準備煉製一種低階的淬體藥水,因為這具軀體實在是太弱了,必須要淬煉一番。按照他的猜測,這些藥材在赤雲城應該能買到。


婉兒看了看洛生寫的東西,美目逐漸睜大:“鐵膽草,龍鱗花,金剛樹枝……少爺,這些藥材在集市上買不到呀!”


“買不到麽?”


“嗯!買不到!”


洛生摩挲了一下下巴:“那在哪兒能買到?”


“婉兒也不清楚,但這些都是很名貴的藥材,街麵上應該是沒有的,不過今晚雲商樓有一場拍賣會,少爺可以去那裏碰碰運氣。”


“拍賣會?行,我知道了。”


……


雲商樓,赤雲城最大的交易市場,無論是兵器靈寶、靈藥藥材,還是修煉功法,各種戰技,都可以在這裏輕易的購買到,當然,前提是要有足夠多的金錢。


此刻,樓內熱鬧非凡,喧囂之聲不絕,尤其是第三樓,更是人滿為患,因為最吸引人注目的拍賣環節,便是在三樓舉行。


不過,洛生走進大廳後,並沒有急著上去,而是在底樓的自由貿易市場閑逛了起來。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今天上午才獵的黑犀象牙,材質堅固,遠勝金鐵,用來打造武器堪稱極品,小兄弟要不要看看?”


“地火藤甲,堅韌無比,刀槍不入,穿在身上可硬抗刀劈劍刺,隻要三十個銀幣,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兒了啊。”


“雷掌,人級中品戰技,可大幅提升修士攻擊力,物美價廉,機不可失!”


逛了好一陣,洛生也沒有找到自己所需的那幾種藥材,正在他有些失望之時,忽然身旁飄過一陣香風。


“這位小哥,請問有什麽可以幫您嗎?”


洛生偏過頭去,隻見一名約莫二十歲上下的曼妙女子,正凝望著自己,眉目含笑。


女子身著黑色的衣裙,身段婀娜,容顏俏麗,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成熟性感的味道,尤其是那一雙筆直修長的大腿,吸引了周圍無數的目光,洛生甚至能清晰的聽到不遠處的攤位上傳來吞咽口水的聲音。


不過對於他來說,眼前的性感女子並無太大吸引力,目光自然的打量了對方片刻,隨即點了點頭:“我需要購買幾種藥材,不知道你們這裏有沒有。”


見洛生神色自若,眼中渾沒半點異樣的色彩,黑裙女子也是有些意外,畢竟她十分清楚,自己的美貌與性感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是多麽致命的毒藥,曾經就有人僅僅因為跟她說了一句話,就……身不由己。


“是哪幾種藥材呢?”女子聲音溫柔。


“鐵膽草,龍鱗花,金剛樹枝。”


聽到這幾種藥材的名字,黑裙女子看向洛生的眼神不由多了幾分正色,道:“鐵膽草和龍鱗花,我們雲商樓的倉庫就有儲備,但是不多,而且價格很高,至於金剛樹枝,我們這裏也沒有存貨,但今晚的拍賣會上,會有一截金剛樹枝出現。”


“購齊這三樣藥材需要多少錢?”


“鐵膽草和龍鱗花分別是八百和一千金幣,金剛樹枝的價格會更高,按照我們的估計,今晚那截金剛樹枝最終會以三千到五千枚金幣成交。”


“這麽貴?”


洛生一怔,他入主的這個軀體的主人雖然是個家族少爺,但也遠遠拿不出這麽多的錢財。


“一部靈級上品的戰技能賣多少錢?”


“靈級上品的戰技?”黑裙女子一驚,隨即謹慎的看了看周圍,小聲道:“這裏說話不方便,小哥請跟我來。”


洛生點點頭,便跟隨黑裙女子從一旁的樓梯上行到二樓,穿過陳列各種商品的櫃台,進到了一間與外界隔絕的屋子裏。


“請您在這裏稍等一下,我去請鑒寶大師。”


黑裙女子為洛生倒了一杯香茶,便快步離開了房間。


洛生坐了下來,取出先前在家中隨手繪製的一套低階戰技,這是一種拳法,名為天荒三式,一共就三招,是他目前所能回憶起的最低級的一種戰技,即便如此,這實際上也是一種天級戰技,但洛生失去了往日的修為,所以也隻能將之描繪成靈級上品的品級。不過,如果換成其他人,即便原封不動的將之描摹下來,也不具備那種意境,斷然無法用來修煉,更別說達到靈級上品。


很快,黑裙女子帶著一名白須白發的老者,快步來到了房間內。


老者原本一臉鄭重,但看見洛生年輕得有些過分的麵孔,不由得微微一愣,旋即有些懷疑的道:“你有靈級上品的戰技要出售?”


洛生點了下頭,將那張揉得皺皺巴巴的紙放在了桌上。


見狀,老者頓時臉一沉,道:“雲商樓的規矩,要是有人故意搗亂,可是要打斷一條腿扔出去的。”


“你看了再說。”


老者哼了一聲,這才盯向那張紙。


不過隻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就變了,變得無比的凝重。


他雙手捧起那張皺皺巴巴的紙,眼睛死死的盯著上方的圖案和紋路,過了半晌,突然倒吸一口涼氣:“竟然……真的是靈級上品的戰技……小友,剛才老朽多有冒犯了,請不要見怪!”


洛生麵無表情,道:“這個能賣多少金幣?夠換一株鐵石草,一朵龍鱗花,一截金剛樹枝麽?”


老者驚呆了,他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洛生,似乎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的問題,倒是那黑裙少女,壓著心中的震驚,笑道:“小哥說笑了,這套戰技至少可以賣到二十萬金幣,如果用來拍賣的話,將會更多……”


“不用了,就給我剛才說的那三種藥材就是。”洛生道。


“這……”


饒是黑裙女子也算是見過世麵的人,此刻也是被洛生這種闊綽給鎮住了。


最後,即便洛生一番推辭,雲商樓也還是在給齊了他所需的三種藥材之後,另外付給了他三十萬枚金幣。


……


雲商樓頂層的天台上,一名黑裙女子和一名衣著華貴的中年人正在交談。


“還記得他的容貌嗎?”


中年人小心的收起那套‘天荒三式’,對身邊的黑裙女子詢問道。


黑裙女子點頭:“記得,模樣很清秀,大概也就十七八歲,相貌……倒有點像洛家的那個少爺,不過不可能是他。”


“他再來的話,立刻通知我!”中年人極為鄭重的說道。


他心中無比震驚,靈級上品的戰技啊,竟然隨隨便便就被拿出來賣錢了,這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如果不是偶然得之,那麽其背後,一定有著一股恐怖的勢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