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秦家崛起!大帝相見!
loading...

“秦氏崛起,誰也擋不住了……”


“這還了得……”


“浩然大聖,不知秦氏族中可有尚未婚配的天驕少年,老夫這一脈有幾個女娃娃生的十分水靈,知書達理,雖不算什麽天驕,卻也是合格的道侶啊!”


有人直接找到秦浩然那,想要尋求旁支聯姻,借此扯上幾分關係。


日後便可在天玄界橫著走了。


“浩然大聖,我族中也有好些個容貌不凡的少女,秦氏可還缺些端茶倒水的丫鬟……”


“浩然大聖……”


頓時間,滿堂喧嘩。


…………


秦羽看著麵前懸浮的十枚玉牌,舔了舔嘴唇,心滿意足。


正要大手一揮將他們收到自己的儲物空間之內,卻見其中兩道玉牌化作黑白兩道流光直接遁入秦羽體內。


兩道流光速度極快,入體便消失不見。


尋找到秦羽靈台的位置,二話不說便如兩條細長的小蛇,攀附在其上,化作兩道虛化的身影。


“誒!怎麽還有一個?”兩道身影剛剛顯化身影,還來不及打量身處的環境。


便第一時間發現了身旁的身影。


頓時一驚。


“你是……虛生?”白色人影認出了對麵之人,驚呼道。


“你是南源?我靠……”黑色人影見對方一語道破自己身份,細細打量一番,發現對方是自己的熟人。


“你怎麽落到這種地步的?”白色人影南源吃驚地問道。


麵前的虛生大帝,本是萬古之前,鎮壓了好幾個時代的天驕人物。


要知道,即便是在久遠之前,還允許出現大帝的時候。


多少個時代,也就那麽一兩個人能踏入帝境。


正巧的是,當年那個時代,北冥界唯一兩位帝境強者,就有他一個。


他們倆,都是從底層修士修煉上來,一路過關斬將,一次次險中求生,經曆了無數艱難險阻,最終證道大帝,成為一代傳奇。


他們爭了一輩子,鬥了一輩子。


稱帝之前爭機緣,稱帝之後爭氣運。


可惜到了最後,誰也沒贏了誰。


“沒想到,我們兩個再見之時,居然都是如此境地!”虛生長歎一番,看著麵前一輩子的宿敵,心裏浪潮湧動。


沒了怨懟和意氣之爭,反倒多了幾分通病相憐的感觸。


“當年,我為了追尋更遠的道路,不顧天下人反對,一意孤行,擅自開天門,卻沒想到……唉!”虛生回憶起往事,曆曆在目。


“你的事,我倒也聽說過,隻是……沒能等到結局。”南源輕聲道:“當年我聽聞你試圖衝破天地極限,突破大帝之境,當即就坐不住了!”


“我離開故土,試圖通過其他手段超脫自我,可惜啊……天道是公平的!你身死道消,被天道直接抹殺肉身,隻留下一縷殘靈。我也好不到哪裏去!”


兩人聞言,皆沉默了好一會。


忽然想起什麽,眼睛一亮道:“得到我們傳承的這個小子,具備前無古人的驚天氣運。我方才便是被那股氣運之力驚醒的!”


“我也是……我真靈本在沉睡之中,就是被那道連接彼岸的氣運之橋驚動,才醒過來。”


“實在不敢相信,這世間還有氣運如此恐怖之人!”他們不禁唏噓。


二人都曾是無敵於世間的大帝,論及氣運,他們從未弱於人後。


可今日所見,卻讓他們自愧不如。


秦羽的氣運……著實恐怖!


“我有預感,若一直跟著這小子,我們早晚可以找到重塑肉身神魂,超脫自我的機緣!”虛生忽然道。


“要是這等氣運的天驕都無法助我等超脫,那便真是天要亡我,我無話可說!”南源點頭深感同意。


“隻是他目前的境界修為太過薄弱,雖然天賦異稟,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啊……”虛生觀察了一下秦羽如今的境界,歎道。


“無數紀元都等過來了,又哪裏差這些時間。我們等得起……”


“說的是,有你我在暗中保護他,足以令其安全成長起來!”二人信心十足。


兩尊大帝暗中保護,即便隻是殘靈,也能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威能。


“若有人敢對他不利,斷我等超脫機緣,我跟他拚了……”


體內住了兩尊古老存在,秦羽並不知曉。


他隻是見那兩道光華直接遁入他體內,一陣傻眼,細細感受,發現大量的信息在腦海中浮現。


卻是兩位大帝境強者的修行感悟,和傳承功法!


信息量龐大,一時之間難以完全洞察,卻也足以令其放心下來。


這可是大帝傳承,要是就這樣找不著了,他得心疼死。


他將其餘的傳承收入空間之中,轉頭看向老者。


這一看,可把他嚇了一跳。


隻見原本還活蹦亂跳的老頭,這轉眼之間便身體虛化,快要消散。


“前輩……你怎麽了?”


老者含笑擺了擺手,說道:“我這道殘靈存活的唯一意義,便是將那些傳承交付給他們的主人。”


“如今,也該離開了!”


他目光如炬,瞥了眼秦羽額間,似乎直接看到了他的靈台。


看到其中的兩道黑白身影。


“老頭……”二人注視到他的目光,紛紛看著他,眼中隱隱有些悲戚。


“你們倆……動作還真快!”老者低聲笑道。


“走了……走了……”


話音落下,如同一陣風吹過,老者的身影化作青煙,消散不見。


秦羽靈台深處,兩尊大帝殘靈麵色肅然,緩緩彎腰一拜。


無數紀元的守候,當得此禮!


“前輩……”秦羽心中微微悵然,久久無語。


四周的空間在老者死後開始扭曲,變幻。


但隨後他發現他並未出現在原來的地方,身邊也沒有其他人,而是一片無邊的陣法之中。


腳下神芒勾畫,綿延無數距離,儼然是一幅通天徹地的神奇大陣。


秦羽不知為何自己會出現在此,卻明白,若是想要離開此地,隻怕唯有通過這大陣了。


念頭及此,他緩緩盤坐而下。


神識放出,散落至遙遠之地。


將腳下陣法的每一筆每一劃都在內心勾勒了一遍又一遍。


冥冥之中,自有一股感悟在心間誕生!


……


【作者題外話】:今天第二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