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總有些事難以理解
loading...

修道的日子總是這般迅速,眼一閉一睜,幾年過去了。


李長壽說要閉關十二年,並非是隨意說的。


飛升的狀態很難停留太久,那畢竟是直接接觸大道所顯,是煉氣士最難得的機緣,李長壽預計自己最多隻能停留三四年。


這已是十分難得。


然而讓李長壽沒想到的是,他這次渡劫前的積累……確實夠厚。


飛升狀態,持續了整整七年!


閉關第一年就達到了自己的預期,自金仙境一品邁入了二品;


而後又陷入悟道之中,久久不能停息。


何為【道】?


這當然不是‘自然規律’四個字就能簡單解釋的;


李長壽到此時,最需悟透的,反倒就是這個最簡單的問題。


所幸,他並非毫無頭緒,聖人道承在修行功法上的優勢,在金仙境之後,完全得以體現。


——前方的路,太清大道已為他指明!


除此之外,李長壽還可以通過其他方法,‘旁敲側擊’、‘側麵論證’。


李長壽對上輩子的一些科學理論,也有些模糊的印象,比如有些無法直接觀測到的粒子,可以觀察它們與其他可觀測粒子的【互動】……


這種思路,其實也可以用在悟道上。


李長壽並不知此刻混元金鬥之外發生了什麽,但他依然能通過元神,與自己的紙道人保持一定的聯係……


小瓊峰應是無事的,躲在自己師妹和師父身邊的紙道人並無異樣。


自己寫的牌子、留下的紙條,應該已順利被東木公和敖乙看到,天庭、龍宮都沒有打擾自己修行。


不過,閉關越久,外麵可能出現的變數,也就越大。


李長壽給自己定下的十二年之期,自然不能有任何拖延。


九年時間匆匆而過……


李長壽盡數接納了突破金仙劫後的重重感悟,無極道基結出的道果,實可謂無比豐厚。


他也不好意思,一直在雲霄仙子的法寶中混吃混喝混睡,雖然在此地呆著安心又舒適,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於是,他開始參悟自創功法《龜息平氣訣》的金仙進階版。


總是改良版、改良版的叫著,多少有些不太妥帖;


李長壽在為這套隱藏、模擬氣息的自創功法大幅度進階的同時,也給它改了個名字——


《金龜平氣訣》!


嗯,重點是突出‘平氣’二字。


邁入金仙境後,想改善這般功法並不容易,因為這門功法原本就已是十分出色,在自己天仙境時,已能瞞過普通金仙的探查。


但在李長壽全心投入、努力思索之下,又打開了幾個思路,將這門功法再次向前推進了一大步……


天仙版的《龜訣》原理,隻是從自己的道軀與元神入手,模擬出不同的氣息波動,從而達到迷惑敵人和友軍的效果。


但對於大法師、雲霄仙子這般,一眼能窺破自己之道的高手,這點偽裝就如同毛玻璃一般。


雖然看著模糊,但一眼就能知道大概。


而今,李長壽從【道】入手,憑借金仙境對大道感悟加深,將自己的【道】全力隱匿了起來!


至於效果如何,李長壽離開混元金鬥,問一問雲霄前輩就可知曉。


何為跟腳?


藏起來的才叫跟腳,暴露在旁人眼中的,應該叫做簡曆。


在洪荒這種充滿了凶險和際遇之地,若自己跟腳人盡皆知,那也就真的離死不遠了。


當然,在這個基礎上,李長壽還要保留足夠多的底牌,以應對今後會更複雜的局勢……


總的來說,李長壽現如今的自保能力,確實上升了一大截。


嗯,麵對聖人或者大能時的存活率,從千分之一上升到了百分之一的層次,確實是一個質的飛躍……


七年飛升,兩年總結;


後麵的三年,李長壽一心撲在了《金龜平氣訣》上,並趁著最後的空當,加強了兩門遁法。


優先加強的遁法,自然還是土遁和水遁。


像雷遁這般,渡劫時立下了大功的遁法,‘普適性’和使用頻率並不算太高,遠不如優先提升土遁與水遁,提升自己本體和紙道人的存活率。


當然,搞肯定是要搞的,堅持遁法優先原則,一萬年也不能動搖!


另外,大法師那裏還有一門乾坤遁法,李長壽也記在了心上。


稍後若是自己再有什麽功勞,而大法師要給自己賞賜時,可以把這門功法搞過來修行上,安全係數也能再次增進一些。


金仙境,怎麽也要有點不一樣的追求!


乾坤可以簡單理解為‘空間’,當然這般解釋有些片麵。


乾坤遁法便是直接穿梭空間、定向定點挪移,普通金仙修行起來都會十分吃力。


洪荒之所以盛行‘板磚’之風,與高階神通稀少且難以煉成,普通靈寶到手稍微煉化,就能直接扔出去發揮出不錯威能,有密切的關聯……


十二年之期一到,李長壽決定出關,不能繼續賴在混元金鬥之內。


且在混元金鬥之中,自己與紙道人的聯係十分微弱,總在此地呆著也有些不太放心……


出去前,李長壽調整好了《金龜平氣訣》。


【深層偽裝】:金仙境二品;


【中層偽裝】:天仙境初期;


【淺層偽裝】:真仙境中期;


【外層偽裝】:元仙境二階。


度仙門普通元仙弟子的身份,對李長壽來說,此時依然頗為重要。


畢竟成不成金仙,也隻是在聖人一根手指碾下來時,聖人老爺的手感稍微有所不同罷了。


成就金仙之前,聖人老爺的手指摁下來,估計是【沒什麽感覺】。


現在……


估計已經能是【微微一硬】。


在自己能夠初步自保的實力前,度仙門弟子、人教小法師、海神這三個馬甲還是要保持分離,後兩者都是前者的掩護。


又自查了三遍自身的狀況,檢查一次自己幾年前就已經重新佩戴好的碎玉、銅錢等小物件,修複了刻畫在道軀上的巫族秘籙……


防推演工作同樣不能落下。


做完這些,李長壽對著周遭喊道:


“多謝前輩相助!


還請前輩放弟子出去,弟子已無礙了!”


“你好了?”


雲霄仙子溫柔的話語聲傳來,李長壽頓時精神一陣,渾身上下頗感舒暢。


少頃,這不見天日之地出現了一束光亮,李長壽敏銳地察覺到,一縷柔和的仙力包裹在自己身上,將他拖出了此地……


略微鹹腥的海風撲麵而來,海浪拍大礁石之聲、海鷗展翅鳴啼之聲,竟是那般悅耳。


看著麵前的蔚藍大海,藍天白雲,李長壽倍感親切。


他立刻轉過身來,對著正在一旁蒲團上起身的雲霄仙子,深深地做了個道揖……


李長壽心底不由浮現出,雲霄仙子與混元金鬥為伴,坐在這沙灘上,看日升、隨月落的畫麵,心底也有了幾分觸動。


“你悟道可安穩了?”


雲霄柔聲問著,“這才十多年,著實太過短暫。


我知道友你諸事繁忙,但自身修行才是最主要的。”


“已是安穩了,”李長壽笑道,“一直在前輩這裏叨擾,總歸是有些不妥。


大法師已回去了?”


“不錯,玄都師兄當日便回了兜率宮中,將你托付於我。”


雲霄輕輕頷首,那雙眸子帶著幾分玩味,仔細打量著李長壽,笑道,“這應當,是道友與我初次相見吧。”


李長壽:……


倒是忘記給自己施展降魅力光環了。


“這個,弟子以化身走動,也有諸多隱情,還請前輩勿怪。”


“嗯,我本打定主意,若你出來時,還是那般老者模樣,便直接將你扔出島外。”


李長壽頓時一陣幹笑。


“說笑罷了,”雲霄目光看向旁處,“此前道友助我兄妹,這次我以護關償還道友人情,今後咱們也算因果兩清了。”


李長壽心底頓時明白雲霄仙子之意,雖有少許鬱悶,但也知這是好事。


李長壽忙道:“前輩言重了,弟子還要多謝前輩為弟子守關。”


雲霄又道:“無事,大法師當日臨走前曾叮囑,讓我們三姐妹不要外傳有關你之事,免得為你惹來麻煩。


你如今為天庭奔波,與西方不斷交手,倒也頗為不易。


此事我已應允了下來,也叮囑了兩位妹妹,你不必擔心。”


自家大法師果然夠貼心!


“既如此,晚輩便告辭了,”李長壽又做了個道揖,再次感謝雲霄仙子為自己護關。


雲霄坦然受了這一禮。


當下,李長壽駕雲轉身,朝著島外非去。


本來還想問雲霄仙子能不能看出自己的境界,但找不到合適的語境,也隻能作罷。


“道友……”


雲霄仙子突然一聲輕喚。


李長壽立刻轉過身來,略微躬身,執弟子之禮,道:“前輩請吩咐。”


“若你無事時,也可來三仙島小坐,”雲霄淡然道,“大法師對你之才智讚不絕口,我也想與道友論道一二,不知是否會有啟發。”


李長壽心底頓時有些納悶,但立刻笑著回答‘下次一定’,與雲霄再次告別,轉身朝海麵遁去。


這裏並非三仙島,但離著三仙島應該不遠;


李長壽施展風遁,身形隨風飄搖,轉眼便是飛出數千裏,朝南洲俗世而去。


繞路隻是為了避開海族與龍族開戰的‘戰區’,免得遇到什麽麻煩。


李長壽心底總是有諸多不解。


剛剛告別時,雲霄仙子突然喊住自己……


這……


明顯不符合雲霄仙子的脾性。


她不想沾染因果,也知因果之害;


這次為自己護關,算是還上了此前的人情,兩人就此了斷因果,這在李長壽看來完全合理。


但,最後為何又突然喊住自己,給了自己可以隨時出入三仙島的由頭?


這般邀請可不是小事……


三仙島也非一個小小金仙就能隨時去的……


莫非有什麽算計?


李長壽心中一陣思索,並嚐試站在雲霄的角度去分析、考慮,但得出來的結論,要麽不合邏輯,要麽就不合情理。


罷了,今後且看吧。


這般高人行事,自有她的道理。


李長壽飛出三萬裏,立刻找了個小島躲藏了起來,檢查身上的寶囊,部分寶囊在天劫中損毀,但好在都有備用。


這半天時間,李長壽做了三件事。


首先,是給自己易容化妝,真身藏入了紙道人體內,稍後便憑此回返度仙門。


而後,便是用神念與敖乙交流一番,問詢自己閉關時四海的變化,並對敖乙提起天庭封賞的那批神位,讓敖乙提前通知龍族一聲,請龍族確定備選的龍。


陛下給的旨意應該快凝好了;


自己稍後回返度仙門,就用紙道人去拜見玉帝陛下,並去通明殿看看。


第三件事……


李長壽主動聯係了師妹。


他擔心自己外出十多年,靈娥急於求成、過早去升仙渡劫。


但李長壽沒想到的是,自己開啟了靈娥身旁帶著的紙道人,聽到的是……


“碰!”


“哈哈,胡了!本師叔又贏了!”


小瓊峰剛翻修過的皇家棋牌室中,靈娥、酒玖、江林兒、熊伶俐,正笑語不斷、不務正業,絲毫沒有什麽擔心擔憂的氛圍。


李長壽:……


如果不是靈娥的修為境界已是歸道七境,跟李長壽預料的差不多,他當真就要直接跳出來,對靈娥展開一場別開生麵的說服教育了。


酒玖師叔穩穩地邁入了天仙境,成為了小瓊峰高級吃貨團中,修為境界僅次於江林兒小師祖的成員。


李長壽趁著她們洗牌,對靈娥傳聲道了句:


“我回來了,已無事,不必擔心。”


靈娥妙目睜大,下意識站起身來,激動之餘帶翻了身後的椅子,又抬手掩住櫻唇,轉身來回搜尋李長壽的身影。


李長壽道:“還在路上,不要暴露了,繼續玩耍吧。”


酒玖也納悶道:“靈娥你怎麽了?輸到靈石不夠了嗎?師叔給你一些就好啦,別哭呀!”


“沒、沒什麽。”


靈娥迅速鎮定了下來,埋怨一聲:“師兄這次真是的,一閉關就是這麽久,剛才我都出現幻聽,還以為他在喊我呢。”


酒玖嘿嘿笑了聲,擠眉弄眼地道了句:“可是想他,想的緊了?”


靈娥臉蛋泛紅,卻是輕輕頷首,嗯了一聲,大大方方認了下來,讓酒玖反倒沒辦法繼續打趣。


江林兒一邊摸牌,一邊安慰道:“成仙之後閉關自是會稍久一些,煉氣士的道侶,總不可能如俗世夫婦那般,沒日沒夜的膩在一起。”


熊伶俐在旁重重地點頭:“而且俗世的夫婦每到晚上,都要把自己孩子打昏呢,跟山中道侶可不一樣了!”


酒玖和江林兒聞言頓時笑出聲來,反倒是靈娥眨眨眼,一臉茫然。


李長壽在旁聽了一陣,心情也舒暢了許多,收斂仙識,關閉紙道人,心神回歸本體。


先回去吧。


穩妥起見,李長壽祭起一隻紙道人,先控製著這隻紙道人,小心翼翼地出了荒島。


這隻紙道人的外形是個妙齡少女,施展水遁趕往西北方向,這讓……


讓暗中盯著此地的某對姐妹花,齊齊的歪了下頭。


“是他嗎?”


“這是化身,肯定就是那些紙人,他本體應該就藏在這紙人中。”


“上,我們去前路等他,縛龍索拿了嗎?”


“拿了拿了。”


“記得,稍後一定要全力出手,這家夥滑溜的很,一不小心就直接溜了。”


“嗯!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