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水中亡,火中生
loading...
季寒月一身大紅的鳳袍,站在臨淵閣最高的平台上。

身後是圍欄,下麵是幽深的湖水,她手指痙攣的緊握著手中的一支簪子,簪子上麵還帶著血跡,頭上的鳳冠不知道丟在何處,秀發零亂的散飛在空中,映的她容色雪也似的蒼白,狼狽不堪!

一個內侍帶著幾個宮中的侍衛,堵住了她的路。

“奉太子令,捉拿刺客,生死不論!季寒月,還不束手就擒!”內侍麵無表情的尖著嗓子,大聲的喝斥道。

曾經的溫柔體貼、至死不渝,變成了生死不論?

“我沒有刺殺太子!”季寒月猛的抬頭,用力的平息自己的顫抖,努力讓自己冷靜,“我要見太子!”

今天是她大婚嫁入東宮的日子,儀仗隊護著鸞轎,從東宮正門進來,舉國同慶。

大禮之過,她被送入洞房,堂姐季悠然給她送上一杯茶水,喝了之後她就有些困意,不知不覺睡著了,醒來時,卻見太子滿身是血倒在床上,伸手捂胸氣憤不已的瞪著她,而她手中握著一支帶血的簪子。

八寶鳳簪,東宮太子妃正裝上的簪子!

有人大叫“刺客”,大批侍衛衝了進來,宮人們四散,她惶然之下被陪嫁的丫環斜雨拉著逃了出來,被追到此處時,斜雨不知所蹤,隻剩下她一人,前有追兵,後無退路。

季寒月咬了咬牙根,血腥味在口中漫延,再次重申道:“我沒有行刺太子殿下!”

“妹妹,你行刺太子,我可以做證。如果不是我,太子殿下現在連命都沒了!”得意的聲音從一邊傳來,是季悠然。

看著笑嘻嘻緩步走過來的季悠然,季寒月的瞳孔驀的放大,腦袋中如受重擊,到此時,她還有什麽不明白的,咽下喉嚨處的一片血腥,眼眸之中幾乎噴火:“季悠然,是你在害我?”

她是喝了季悠然送上的茶才暈睡過去的!

“對,是我!”季悠然看著季寒月,眼底盡顯舒爽得意,假惺惺的歎了一口氣道:“妹妹,其實真不怪我,是太子讓我這麽做的!你擋了太子的路,今時不同往日,你父親也沒了,太子要你何用?”

“我……我爹爹呢?”季寒月手中的簪子“當啷”一聲落地,渾身顫抖,她眼下不想追究太子的背棄,她隻希望父親沒事!

母親早亡,父親是她和妹妹兩個人的唯一的依靠。

“你父親勾結叛逆被亂箭射死,你行刺太子逃跑的時候,不小心墜入臨淵閣,你妹妹也在叛逃的路上被殺死了,你們這一房全是謀逆,所以全死了。”

季悠然咯咯的笑著,眼角俱是得意的笑意

,今時今刻注定是季寒月的死期,她心情好的不想再偽裝自己了。

季寒月腳下一軟,一隻腳重重的跪到了地上,發出清脆的骨頭撞擊的聲,疼的她一抽搐,但更疼的卻是她的心,五髒六腑似乎都攪爛了似的!

人生至痛,莫過於此!

抬起頭,看向季悠然那張刻薄、惡毒的臉,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裏溢出來:“為……什麽?”

緩緩走過來靠近跪坐在地上的季寒月,季悠然媚眼如絲,捂著嘴笑的越發的得意:“太子從來不喜歡你,他看中的是你父親手中的兵權,你父親不識抬舉,不願意把兵權當成嫁妝給太子,他又何須留著一個沒助力的嶽家?”

季寒月的眸子猛的抽緊!

父親曾經暗示過太子娶她的心意不單純,若她不願意嫁,在沒有正式成親之前,他可以從中周旋,但她從來沒有真正的聽進去,對太子沒有半點提防。

是她看錯了人,連累了父親和妹妹的性命,每一口呼吸都疼的仿佛的剜著她的心。

“你看看,這是什麽?”季悠然很享受季寒月的痛苦,咯咯嬌笑道。

慢吞吞的揚了揚衣袖,伴隨著清脆的玉器的撞擊聲,一枚血紅色的鐲子出現在季寒月的眼中,鐲子很精致,下麵綴著的是兩顆淚滴型的綠寶石,看起來既別致又精巧:“這是從你妹妹的手腕上砍下來的,我讓人把你妹妹的屍體扔在亂葬崗了,估計這會已經被野狗吞食撕碎了!”

這是她娘留下的遺物,一隻給了她,另一隻給了她妹妹季煙月。

“煙月!”她聲音暗啞的嘶吼,她的妹妹,那麽乖巧的一個女孩子,居然落得這麽一個慘烈的下場。

“季寒月,我早就是太子的人了,你知道嗎?”

“你父親被亂箭射死的命令,是太子親自下的,我拿了太子模仿你的字寫的信,把你父親騙到太子書房的,你父親也算是強悍的,射成了一隻刺蝟居然還沒死透,最後砍了首級才死的,以後這爵位就是我父親的了,我才是伯府嫡長女……”

……

一句句話,殘忍的描述著至親之人死時血淋淋的場景,如同鋒利的鋼刀,狠狠的剮著季寒月的心!

字?兩個人曾經互相模仿字體,也因此兩個人都可以把對方的字,寫的惟妙惟肖,甚至連一點點小的習慣也一樣。

原本以為這不過是小小的閨中之樂罷了,沒想到卻害了父親的性命!

心口處的痛楚幾乎炸裂,四肢百骸都在痙攣,季寒月死死的瞪著季悠然,眸色宛如滴血,狠戾陰鷙!

這一刻眼前的季悠然仿佛成了太子裴

洛安那張偽善的臉,她手一按地,半跪的身子驀的站了起來,猛的撲過去一把抱住季悠然,毫不猶豫的就裹著季悠然往下跳。

既便是死,她也要拉著他們一起下地獄!

將軍之女,縱然她平日也是養在深閨,身手卻比一般的深閨弱女要敏捷許多。

不過她快,侍衛的動作更快,一個侍衛衝過來,一把拉住了季悠然的腳,把她硬生生的拽了回來。

另一人按住季寒月的手用勁一折,劇烈的痛楚中,季寒月的手骨被折斷,然後被他們狠狠的推了出去。

圍欄之下是冰冷的湖水,耳邊是季悠然尖利瘋狂的嘶叫聲:“把這個賤人拉起來,千刀萬剮。”

季悠然方才雖然死裏逃生,臉頰上卻被圍欄狠狠的刮破了一塊皮,血色淋漓的披麵下來,宛如厲鬼!

“立我血誓,以此詛咒!”

季寒月喃喃的道,狠命一咬,舌根立時盡斷,唇角狂溢鮮血,至死都瞪著高高的臨淵閣。

大紅的嫁裳鋪開,墜入濃黑冰冷的湖水中,滅頂之災……

邊境某處的一座虎牙大帳中,傳令官急匆匆的進門,手中的折子恭敬的遞了上去:“爺,京城有變!”

侍衛接過折子,放在寬大的虎案後攤開。

一隻修長的手伸過來按在折子上麵,骨節森森,膚色如玉,好半響,幽冷的聲音傳出:“準備行程,是時候回京了!”

火光衝天而起,燒的人幾乎窒息,抬眸處滿眼都是火光,衝天而起,有一根木梁就在眼前倒落了下來。

她緩緩的睜開眼睛,眼前一片恍惚,紅色的大火仿佛記憶深處的染血的洞房,一時間不知身在何處……

“小姐,快走!”一個人影裹著溫漉漉的被子,把門撞開衝了進來,拉起摔倒在地的少女,轉身衝了出去。

季寒月被拉扯著不由自主的跟著衝出了門口,身後一根又一根的柱子倒了下來,一片火光籠罩著這個荒僻的園子。

大片的記憶瘋狂的衝擊她的腦海,她腳下一軟,重重的摔倒在地,捂著胸口劇烈的咳嗽起來。

曲莫影,季寒月的姨表妹,工部侍郎曲誌震的四女兒,被貴妾扶正的於氏苛待,小時候因病沒人看護,發燒燒傷了眼睛,自小便在城外莊子上養著,過幾日是曲太夫人的壽旦之日,曲太夫人特意把她接了回來。

沒想到才回府兩天,住著的院子就火起了。

“小姐,小姐,您沒事吧!”前麵的人把襦濕被子一扔,回過身急切的問道,是她的丫環雨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