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3章死性不改啊
loading...

天機閣的昭告天下,相當於從某種程度來講叫做官方認證,在洞天福地中差不多得是最權威的點評了,也就是說,十大寇中的疾風盜確實泯滅了,雖然可能還有些殘餘在流竄,但在陳天揚和秦木宇兩大高手都死盡了的情況下,疾風盜已經成為了曆史。


一時間,洞天福地裏掀起了一片軒然大波,鬧得沸沸揚揚的,雖然以往也不乏大寇被圍剿團滅的情況下,但像疾風盜這樣滅的時間如此之短,可以說是相當的罕見了。


曾經向缺這個名字消失殆盡了有一段時間後,又重新躍然而上了,頗有一時風頭無兩的意思。


不過按理來說他應該往上提一提的,但向缺摘下這兩顆項上人頭以後,他在青雲榜上的排名卻一動沒動,這就有點讓人看不懂的節奏了。


雖然都知道他不可能是親自參與斬殺陳天揚和秦木宇的人,必然是有一些手段在埋伏,但不管怎麽說,他卻是這次圍剿的參與者,實力可能還是青雲大典時那樣,可這種運籌帷幄的手段,可也是個加分項啊。


但是,天機構並沒有重排青雲榜,仿佛自動的忽略掉了向缺在圍殺疾風盜中所展現出來的功勞。


幾家歡喜幾家愁,有人高興,就得有人憂。


一天前還笑得後槽牙都露出來的開元城少城主等人,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表情也變得僵硬了,郭權,陳鋒和譚華等人的心裏就跟吃了蒼蠅拌屎一樣的難受。


青山宗裏,傳來了陣陣摔杯子的動靜。


青雲宗裏有人冷哼了幾聲。


天池山洞天的城池中,有些人的臉上泛出了笑意。


青山宗駐地,一個獨棟的小院裏,向缺慵懶的靠在椅背上,麵前的桌子上擺著熱氣騰騰的火鍋,三位弟子殷勤而熟練的下著羊肉片,摘著青菜。


“師傅,你是不知道啊,這幾天你沒露麵的日子裏我們受了多少的白眼,那些青山峰的弟子看我們就跟自己都懷孕了似的,臉上全是想吐的表情啊,嗬嗬,我現在真想呸他們一臉,瞧不起sei呢?”季常端著調好的醬料送到向缺的麵前,小聲問道:“蒜末和辣椒有點少了,您吃吃合適麽?”


向缺拿起筷子夾起一大簇的羊肉在醬碗裏裹了一層後塞到嘴裏,慢條斯理的含混著說道:“做了我的徒弟,就要耐得住寂寞,受的了白眼,當這些委屈過後,你們就會發現自己才是站在金字塔上笑看風雲的那一個,眾人笑你們太傻太瘋癲,你也在笑,卻是笑他們看不懂”


袁桔驚歎的往鍋裏扔著青菜,說道:“師傅真是出口成章啊,不但功夫了得,還能做得一手好濕,簡直是洞天福地裏青年一代的人中龍鳳啊”


向安看了看兩條舔狗,覺得自己再不下嘴的話,恐怕要在向缺這裏被扣掉點印象分了,於是連忙說道:“我聽說現在城池裏來了很多大派的女弟子,其中不乏聖女,世家小姐一類的,很多人都在暗地裏偷偷打聽著師傅”


向缺眨了眨眼睛,說道:“是麽,都打聽什麽,怎麽說的?”


“她們都在問,您和青雲南回峰主的婚約到底還作不作數,如果不算,可以考慮一下聯姻……”


向安這話還真不是舔出來的,在疾風盜被剿之前,其實很多勢力中就有這個風聲透了出來,向缺不管怎麽說都是青山宗的師叔,還任劍守,雖然跟峰主這種純粹的高管級還差了一些,但未來肯定是不可限量的。


主要他還是個劍種!


而在疾風盜寇被覆滅之後,這種想要找青山宗聯姻的門派,世家就更躍躍欲試了。


“踏踏,踏踏踏”小院外,傳來一陣腳步聲,青山峰的一個弟子走了過來,見到正在吃火鍋的向缺,就愣了愣,隨即說道:“門外有人要求見您”


向安斜了著眼睛說道:“見到青山師叔,劍守大人,你就是這麽說話的?關峰主就沒教導過你們什麽叫做宗門禮儀和規矩麽?”


那青山峰弟子臉色忽然一白,然後低著腦袋拱手說道:“青山峰弟子見過劍守大人,門外有人想要求見,來人是大商皇城的”


“什麽人?”


“大商皇城的!”


向缺無語的說道:“我是問你男人還是女人,年紀大還是年紀小的,你剛才不是已經說過是大商來人了麽”


青山峰弟子臉色通紅的說道:“請見的是一個男子,很年輕,但他身後應該是站了個女的,不過頭上戴著麵紗,看不清楚”


“大商?沒什麽太大的印象啊,沒說有什麽事嘛?”向缺狐疑的問道。


“那到沒有,不過來人說還請劍守大人一定相見”


“行,領過來吧……”


片刻後,這青山峰弟子領著兩人走進了小院,前麵是個青年,跟他們年齡都相仿,一身英氣逼人,麵容剛毅,身子站得跟一杆標槍似的,目不斜視的看著向缺,拱手說道:“見過青山劍守大人”


向缺皺了皺眉,說道:“我並不認識什麽大商中人,你們來……”


那男子忽然一轉身,將身後給讓了出來,一個身材明顯特別婀娜,渾身上下都充滿了貴氣的女子往前走了兩步,伸手摘掉了腦袋上扣著的麵紗,說道:“好久不見了,沒想到再見,卻是這種情形,你已經是青山宗的師叔,劍守了,我更沒想到你會在青雲大典上鬧出那麽大的事來”


向缺看著徐徐摘下麵紗的顏如玉,脫口而出一句:“哎呀臥槽!”


顏如玉愣了下,惱怒的瞪了他一眼說道:“還是這麽不著調,幾個月了都不能改改麽?”


“你是來自大商的?”向缺愕然問道。


顏如玉背著手,淡淡的說道:“不然你以為當初在琅琊城外的時候,景雲觀主為什麽會投鼠忌器不敢追殺你?”


“難怪,難怪呢”向缺打量了她幾眼,發現幾月不見這女人好像較之當初那時顯得氣質更加雍容了一些。


他不知道的是,有很多年裏,顏如玉都一直沒有袒露過自己的身份,以一介常人之態行走於洞天福地各處。


如今,顏如玉已經名正言順的進入了大商國的決策者行列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